相对无语

This category contains 51 posts

麻木的感官

在拉稀摆带”的日子里,只能以葡萄糖+盐水度日,好怀念那香喷喷的“榛子饭”,充满“土之味”的回锅肉。当我再重装上阵,拖着疲惫的身躯打拼的时候,饭菜却不如想象的那样香甜。感官麻木了吗? 然而,这是一个感官的时代,我们一直依赖脖颈以上的部分体验、领会和感悟这个世界。美食,全方位地去挖掘它的色香味意形;旅行,方式、目的和场所缤纷的多元化;家什,手感、质地和材质搜肠刮肚地考究…..身体在spa艺师的奇妙手法中飘飘然,眼目在充满制服诱惑的waitress中乐逍遥,心灵在五光十色中迷离。你希望生活就是一次极致的饕餮盛宴。 一觉醒来,包围着你的还是冷冰冰的钢筋混凝土的城市森林。衣食住行仍然千篇一律,那些细微的、私角度的、生机盎然的经历,正在被一种粗暴的消费文化所吞噬,没有人在乎你那点私人的感受。

风雪难归路

晶莹剔透的雪花很容易勾起人们浪漫的情怀,但当大雪无情地阻断回家过年的热切时,人们唯一盼望的是太阳快出来。 已经八十五岁高龄的外婆问我,都全球暖化了,怎么还那么大的雪?因为,演化总是向前发展的,一段时间的倒退也是正常的。我承认,虽然受过高等教育,但还是不懂科学。狗日的,专家到哪里去了? 据说,南方的雪和北方的雪不是一个妈生的,于是北方的雪容易清扫,人们轻松地挥舞扫把;而南方的雪落地成坨,形态介于雪、霜、冰之间,人们只好绝望地扛起了铁锹。 雪灾引发了一个多米骨洛牌式的效应,交通运输、电力遭到大面积破坏,人们的基本生活也岌岌可危。中国聊以自慰的飞速发展的基础设施建设就如此不堪一击?不少人惊呼,《后天》来了。《后天》来没来,我不知道。我在想位于北极圈的那些地区,阿拉斯加、俄罗斯、挪威等一定过得是茹毛饮血、伸手不见五指的原始生活,因为风雪一至,电塔、电线就得蹬腿玩完。

请放过张同学

本来最近几天在关注新萨满主义在西方文明中的兴起,想在历史长河中追随那曾被视为“原始思维”或“前思维”的远古巫术走过的足迹,乘机也摆脱一下这个一地鸡毛的现实世界。但网络一夜之间便“造就”了一位张同学,这才发现原来我并不能轻易无视这些热点问题。 一切源于张同学在CCTV采访中说了一句话,“很黄很暴力。”随后恶搞便疯狂传递,网友们当然是有所针对。看了那么多年的CCTV《新闻联播》,是个人都基本猜得出下一句要讲什么。会议、掌声、笑脸、成绩、在希望的田野上,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在一个任何情况下都要坚持“稳定压倒一切”的国度你又能说什么呢?别忘了CCTV是党的喉舌,代表的是国家形象,它要把握执政党所希望的舆论导向。在互联网尚未普及的年代,CCTV几乎就是新闻的绝对来源。难怪有官员曾说道,“要是没有网络就好了。”

以垃圾的名义继续

人,是要产生垃圾的。与人息息相关的语言文字是思想的排泄物,不可避免地也在制作垃圾。以为自己下笔总是字字珠玑,根本就是一个伪命题。 去年最后一天,无厘头开始光临。月黑风高,本博来访IP疯涨,无数站长梦寐以求的数据。传说中的人品爆发?非也。感谢把奥运频道改版会闹成妇女权益维护声讨会的胡紫薇,感谢把三奶肚子搞大的张斌,感谢老子天下第一的CCTV。对SEO近乎于无知的我终于体会了一把百度、谷歌蜂拥而至的关键字检索。I made it! 倏地,一阵风让我从沉醉中清醒。那些还算呕心沥血的日志没有为众人欣赏,反倒是以如同嚼蜡的文字记录的如同垃圾般的张斌。 基本上,博客就是垃圾,马桶文化的最新代表。 报纸上罕见“副刊”,人们描写地更多是充满小资情调等待某一次艳遇的咖啡馆,高谈阔论的是过度商业化的电影,书架上则摆满了各式各样的DVD。吃饱了饭,坐上马桶,确定通畅而且垃圾车准时在午夜出现,压下按钮,水放肆地奔流着,完了再去看博客和网络小说。

张斌

很想换一个题目,但张斌,CCTV的著名主持人,这个名字将成为一种象征,一个深深的烙印。其实我真有些无话可说。 1998年,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与前白宫实习生莱温斯基的"拉链门"事件搞得满城风雨。8月17日晚十点左右,克林顿对着CNN向全世界承认:I have an inappropriate relationship with Monica Lewinsky. 我完全被震惊了。不是事件本身,而是这个想法让我震惊:美国,怎样的国度,可以完全不顾及国家形象问题? 同学米佳给克林顿发去一封热情洋溢的英文鼓励信,对这位来自于阿肯色州的律师佩服得五体投地。我觉得他很神经,花一大笔邮费,写一封几乎绝不可能送达克林顿的信件,还有"奴颜媚骨"的嫌疑。克林顿没有垮台,而且届满离职后被誉为最伟大的美国总统之一。米佳高瞻远瞩。 同事蔺师兄说,美国的市政厅都是些破房子,随意进出,还可以顺便方便一下…… 我是中国人,我不爱美国。 克林顿低头认错的镜头,CCTV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