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4 posts

闲扯《拉合尔茶馆的陌生人》

和陌生人闲聊其实很安全,时空、利益都无交集。那要和一个疑似敌人的在一起,就得担心自己的小命了。 莫欣-哈米德试图玩弄一种独特的叙事手法,由一方讲述,另一方静默倾听。《陌生人》的主角成吉思怀揣着失望、愤怒的情绪回到家乡拉合尔,他已经逐渐蜕变为一个仇视美国的激进分子。他对着一个老美侃侃而谈,话题不设防。除了一种伊斯兰教赋予的极度自信外,也是对这个超级大国的轻蔑和敌视。闲谈结束时,老美越发不安,仿佛要从口袋里掏出什么,全书在悬疑气氛中戛然而止。 如果老美真掏枪干掉成吉思,很有点活该的意思。 成吉思来自巴基斯坦的穆斯林家族,虽家道中落,但仍然有背景和底蕴。美国让他重新焕发自信,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并且以优异的才干被顶级财务公司招募,成功跻身上流社会。当然,9.11改变了一切。 成吉思感到了身份的撕裂,文化的对立,他最终走上分崩离析之路。不过这就算该书的卖点了?本拉登代表了伊斯兰教极端势力,甚至也代表了比较广泛的伊斯兰世界和西方文明的冲突。冲突到一个顶点时,自然要宣泄。9.11或许根本无法避免。

关于9.11的记忆碎片

随便阅读了不少博客,几乎无人谈及9.11。诚然,布什、拉登和那3000多亡魂都与我们八竿子打不着,但真实得触手可及的9.11以几乎戏虐化的手法描绘了一出刻骨铭心的现代悲剧,无论对美国还是对世界,它绝不会轻易地烟消云散。此时,脑海中似乎有很多漂移的记忆,我试图去拾掇一些碎片…… 最先播出9.11恐怖袭击的不是CCTV而是上海的东方卫视(本地收看)。看过CNN和BBC的朋友都该知道,他们随时都会插播最新时事新闻叫Breaking News, 而央视是在全国多个地方台播出以后才转播这条爆炸性新闻,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新闻的核心价值体现于第一时间,失掉这一点新闻也就不再是新闻。到后来,水均益在伊战报道中当”逃兵”,俄罗斯别斯兰人质事件的延迟播出,我对央视的新闻报道彻底失去信心。CCTV有世界大台的实力,但没有世界大台的气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