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2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4 posts

我在想什么?

那之后,我喜欢发愣,游离的双眼不知道在看什么,虚空的大脑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切都没变吗?重新收拾好的房间,整齐的案头,该吃就吃,该睡就睡,该工作就工作? 还是变了,到处都是[地震],收音机、电视机、网络、报纸,铺天盖地,人在此中无处可逃。更为清晰的是,我体会到了鲜活的恐惧和痛苦,彻骨一般。 生死的哲学,人类的宿命,找不到准确的表达,但一切所谓的哲理都在残酷的事实面前显得虚伪和肤浅。 生,好象是从石头缝里蹦出的;死,却是有血有肉的漫长折磨。 那些瞬间就被[豆腐渣]工程摧毁的花一般的笑脸,此前他们是朗朗读书声,捉迷藏的嘻嘻声,逝去的是青春和希望。再看一下他们的脸庞,一柄尖刀生生地在剜我的心。 有太多的人正经历着我无法想象的苦难,甚至无助地走向终点,我还能做什么? 我得麻醉我自己。

极痛

一周以来我的精神似乎都有些恍惚,外面的世界像天花板上的吊灯来回摇晃,记忆貌似不太真实。可当一踏进位于七楼的家,望着满地玻璃碎片的时候,我才回过神来,原来梦魇般的经历再一次新鲜地让我品尝痛苦。 好想2008年5月12日那天时间就凝固在14:27分,我好变身成那些动漫中的超级英雄,超人、蜘蛛侠、蝙蝠侠、变形金刚、超级赛亚人、圣斗士……只要我能阻止大自然给我的家乡和父老乡亲带来的巨大伤痛,无论什么都成。然而生活怎么也不可能成为动漫。 有些不死心,总感觉自己能做点什么。2008年5月12日中午12点过,我和同事石头坐在班车上,一路上有说有笑。我跟他说电视版的《极乐世界》(圣斗士冥王篇)终于更新到星矢穿上传说中至高无上的神圣衣,他一举击溃了不可一世的死神塔那托斯。我们一起来到一家叫“迎面而来”的面馆,里面装饰精美、音乐悠扬,我俩胃口都很好。吃完饭以后,碰到了迎面而来的美女同事LD。咦,她那天是一个人,而且她们家来自汶川。后来我回家了,14点27分悠哉地望着电脑屏幕,正准备回复一个老外,教教他主题TMA的一些使用技巧,原来老外不懂代码知识的也大有人在……记忆的DNA没有出错,然而无论我修正这些点滴回忆中的任何一个环节,14点28分的大地震我还是不可阻挡。

那一刻,我以为我会死

Update: 请为灾区人民献出您的一份爱心! 首先感谢几位朋友的关切,抱歉不一一回复你们。我在这里写博客,证明我的脑袋还没有搬家。简要说一下: 2008 年5月12日下午大概2:30左右,我在书房看点书,突然感觉桌子在抖动,我第一反应是地震。不过早先也感受过一些余震,我还有些不以为然。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一切构成了可能是我一生中最恐怖的回忆。 已经不是桌子颤动的问题,是这个房子在晃动,电视机与电视柜发出摩擦的支呀声,墙壁上的一幅镶着玻璃相框的画突然跌落下来,玻璃碎片散落一地,而天花板上的吊灯几乎是以180度在摇晃。我在看窗外对面的单元楼,它们好像在左右“扇蚊子”,这是一般的地震吗???我记得地震的时候应该立即躲到桌子底下,可我那时竟愣住了,我傻乎乎地扶着门框,这一切疯狂地进行着,我想我可能没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