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鸡毛

This category contains 142 posts

老友不一定万岁

青春,恍惚中一卷而过,但那些跃动的日子我们一起欢笑一起悲伤,记忆总会在人生某个角落/某个回眸中不期而至。记得,即使我们已回不到当初。 那年,我不顺路地去探望一位小学女同学,我们保持了长久的友谊,大学都在时不时通讯,工作后联系少了。她不在家,她父母亲亲切接待了我。言谈中对她的现状表示担忧,说了很多,其实就是与男朋友的生活经济压力较大。自己没法说什么,总不能贸然支持她和男朋友分手。后来我留下了电话号码,我还是希望和她聊一聊的。不过,她从来没有给我打过电话。那时候我工作忙碌,也没有去多想。也许是她境况不佳让她不好意思再与我联络。可这么想我自己都觉得好笑,我也只是混得下去而已。反正很多年都没有她的消息。前不久一个非常的巧合我得到了她的联系方式,她结婚了,还是原来那个男朋友,刚刚做母亲,各方面看来不错。和她联系上,我很开心很激动,但我惊异地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该从何说起,而且似乎很多话题都无法再提起。突然觉得自己以后再随便和她联络已经算是一种打扰了。 唯有在心里为她祝福。

其实

其实,差不多一年以来第一次去看我的友情链接—— 那些曾经三五天就互相踩踩的博友 如同散场的舞会,空气中还弥漫着喧嚣,但他们都只留下远去的背影 不少人上一次更新还停留在2011,域名已经挂掉,更多的再也没有评论和互动 还记得什么话题广告、流量、PV、PageRank、blogsphere、大牛…… 其实,我们都已经遗忘 其实,交流的方式更多转向短小的微博,twitter, google+ 神马的——博客太长,太专业,太费神 我们越来越屈服于沸腾的节奏,只为了让自己有更多的时间喘息 其实,我们仍然在记录,只不过越来越碎片 其实,我还在码字,写一些和自己专业、生活完全没有关系的话题

HTC-A315c, Bannka及其他

经朋友介绍在买入电信定制机HTC-A315c以后,自觉羞于见人。配置较低,分辨率较差,最要命的是N多国外软件无法安装,纯粹一阉割货。当然现在再来回顾这些问题,好像也不算什么问题了。 购机之前我对android的了解几乎为零,因此买个初级一点的产品属于理性消费,3000多的Incredible对我来说太高端了一点。分辨率是很多人纠结的地方,这是一个问题,不过如果你只是一般的用途的话,此分辨率可以接受。(12a0a75c) 回到刚才的问题,突破软件安装限制才是最棘手的事情。要感谢我在Bannka上碰到的BBerLiu同学,没有他的思考和探索,我绝对没有办法突破限制。Bannka 就是一手机随拍的网站,简洁方便,创始人Kashgar大哥幽默风趣,平易近人。我原来用的是Picplz,但是手机经常出现故障提示,从而无法继续拍照。Bannka 则完全没有这个问题!另外,Bannka 有很好的交流氛围,轻松且随和。

又到红歌时

这厢很多人都对红歌有记忆,我以为那是过去。 初中的班主任为了迎接红歌,特地请了音乐学院的专业老师给我们训练、编排,时间长达两月之久!好在那时候价钱便宜,现在练这么久花费不吓死你才怪。为了凸显自己,老师又联系制衣厂专门制作演出服,当然钱是由家长出的。我班的红歌有领唱、朗诵、声部、道具、服装、集体舞,等等,反正什么花样都玩遍了,最终我们获得第一名!差点被选到了市里表演。幸好没去,要不然暑假都得在暴晒和疯狂中度过。 尾声:服装只穿了一次,因为红歌也只搞了一次。老师其实不是共产党员,她是民盟党员。除了极少喜欢出风头的人,没人愿意再来唱一遍。 高中没唱过,因为高考压力很大。大学唱过一回,什么情形忘了,反正老师不是很攒劲的样子。想该过去了吧,不过一把年纪却又到红歌时—— 单位也要红歌了。

年终札记

想想炫富真是某些人的天性—— OG、SB、AG等大型活动系列只见一茬又一茬的烧钱游戏。人们对有钱人多而不少都有些尊敬或敬畏,此间自然是做到了。至于什么人均国民生产总值、生活水准、房价物价等问题,不好说哈。真实数据总是冷冰冰的,难怪足球喷痰了—— 老子七八十位,比你们丫的都强。 钱不是万能的。不然那些富得流油的阿拉伯政教狂热国家就成为人们推崇的对象。于是你得显得很有文化,很开明才行。据说现在文化有三热:国学热、申遗热和公祭热。远去的士大夫、乡绅和商贾等历史荣耀就地复活、到处开花。曾被打倒再踩上两脚的孔夫子不仅成为“摩登圣人”也是文化输出的“亲善大使”,让人唏嘘不已。儒家思想,或者还有其他神马的思想,愈来愈成为统治思想之外的重要社会润滑剂,这似乎该叫“多元文化”现象。另外,读经教育也要从娃娃抓起了,难道还是之乎者也摇头晃脑吗?我不太清楚。不过,儒家这些玩意儿多有封建糟粕啊,念个《三字经》也得“反三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