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鸡毛

又到红歌时

这厢很多人都对红歌有记忆,我以为那是过去。 初中的班主任为了迎接红歌,特地请了音乐学院的专业老师给我们训练、编排,时间长达两月之久!好在那时候价钱便宜,现在练这么久花费不吓死你才怪...
阅读更多
一地鸡毛

年终札记

想想炫富真是某些人的天性—— OG、SB、AG等大型活动系列只见一茬又一茬的烧钱游戏。人们对有钱人多而不少都有些尊敬或敬畏,此间自然是做到了。至于什么人均国民生产总值、生活水准、房...
阅读更多
一地鸡毛

不知所云

插曲一:某天突然发现维护电脑的技术员W在哼达明一派的歌,粤语,看着我他有些不好意思。难怪,在很多人眼中他木讷,总是安静地坐在角落。喜欢唱歌的人大抵比较热爱生活,他似乎刻意那么低调。...
阅读更多
一地鸡毛

交谊舞钩沉

简单说来,交谊舞就是男女青年面对面,手握手,男手把着女腰,女手搭着男肩,随着音乐漫步的舞蹈。舞蹈起源于祭祀,但交谊舞的内在符号是身体的冲动。 我就读的小学旁边有一个电影院,那里有一...
阅读更多
一地鸡毛

关乎快乐

快乐学似乎和成功学一样滥市,看唐骏顶着西太平洋大学野鸡博士的草头吹嘘着“把所有人都骗了是能力”诸如此类的成功秘笈,你愿意就臣服吧,不鄙视你,这本来就是一个颠倒的世界。快乐似乎要简单...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