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vie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4 posts

第一次吃糖而已

粗茶淡饭,节衣缩食,上赶一回“吃糖”,好比川人常说的“打牙祭”,碰上了。于是乎,天如此蔚蓝,生活愿景如此广阔。没抒情呢,我在说貌似感天动地的《海角七号》。花了两口气来看此片,因为到快1小时的时候,几乎什么都没看懂。脑海残留的是开头一句,“CAO你MA的台北[国语]”以及不看字幕便完全不知所云的台语。我不得不借助网络,再仔细回顾一下电影简介。觉得我很笨,为什么豆瓣上那几百条评论都说得头头是道,唯独自己如坠五里雾中?要做一个正常读者[观者]都那么困难? 梁文道在《书城》2008年10月一期中有篇文章叫《正常读者》,他回忆说,“类似的智性屈辱,我后来一再地在其他报刊中领会得到。除了我,每个《信报》的读者都能理解科斯怎样分析公司;除了我,每个《百姓》的读者都对遵义会议了如指掌;……除了我每个《南方周末》的读者都对中国的户籍制度了然于胸。”我的水准当然比不过才子梁文道,有点“智性屈辱”似乎也很正常。另外,还发现一个问题,台湾电影于我简直就一片空白。

迷幻列车

观影《猜火车》,得出一个安全且靠谱的结论:该片是一部文艺片。别向我扔板砖,一部融合多种主题、真实展现瘾君子们吊诡人生的黑色幽默喜剧简直有点不可思议,同类题材很难望其项背。文艺青年们乐此不疲地发表各种议论,却发现连标题都不易理解,如果再去看原版苏格兰语,很多人都不得不乖乖地闭嘴。 十多年来,《猜火车》成了那些处在青春转型期,煎熬于理想与现实碰撞而带来阵痛的青年们十分推崇的反主流的“心灵鸡汤”。如果一部作品被大多数人翻来覆去地谈论,好比一庭院的花花草草都被人翻了个底朝天,已经没有多余的空间。我好奇地闯入,只好“散打”一番并开溜。 上世纪90年代,当英国电影还沉浸在慢条斯理的情色小说和理查德-柯蒂斯变着花样的“口吃”类影片中的时候,一部融合杰出原著、创意剧本、个性出演、独特叙事角度、震撼的音画效果以及成功的市场营销的影片《猜火车》横空出世,观众们被搞得头晕目眩、瞠目结舌。

非典型超人

Hancock出笼后,《时代周刊》影评人Richard Corliss怀着顶礼膜拜的心情号召影迷将该片视为威尔史密斯自1996年以来的又一部大作,公众应该广泛参与的威尔嘉年华。 不错,威尔是票房神话,他从来都擅长塑造另类英雄,心地善良而痞子气十足,正如同剧中汉考克清晨睁开惺忪的双眼,抱起皇冠威士忌,咸猪手伸向一名过路的高挑裙装美女借机揩油,被“回敬”了一句“You Asshole”收场。而下一分钟他将以错综抛物线的轨迹去拯救地球,最后还因大面积破坏公共设施被洛杉矶警方骂得狗血淋头。 在越来越越处于“后好莱坞明星”的时代中,布拉特皮特鲜有佳作问世,汤姆汉克斯老态龙钟,梅尔吉布森甘居幕后,威尔此片上映正值美国独立日(Independence Day),大有一种新美国电影超级英雄的意味。但是在大片越发频繁使用高科技的好莱坞,《全民超人》真的是扛鼎之作吗?

《功夫熊猫》让中国元素飞舞

Kung Fu Panda几乎让我笑的喷饭,自打5.12以来我几乎忘记什么叫笑。你的明白?在一个生活和心态被搞得七零八落的地方,真正开心一回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影片的主角是阿宝(Po),原产地肯定为中国的大熊猫— 注定是一部让国人无法回避的影片。很震惊的是,影片的中国元素表现的是那样精到,那样亲切,简直让人不敢相信这是一部没有几个国人参与的美国好莱坞大型动画片。 故事的缘起是类似于在天下武道大会挑选一位龙之武士(Dragon Warrior) 抵御强大的敌人。中国文化中,龙为至尊,意为君临天下,无数君主都自称真龙天子。大熊猫由于珍稀,被视作国宝,世界范围内独一无二。由一支大熊猫来秉承武道至尊,可谓珠联璧合,构思何其巧妙。

《见龙卸甲》让我精神恍惚

看罢《见龙卸甲》,我突然想哭— 心想这后现代式的电影都是嘛玩意儿啊。非得将经典送上刑场,刀砍斧凿;非得将传统抹杀,五马分尸。一代电影精英们,以笔作刀,推翻话语权威,使得伟大的正统叙事土崩瓦解,还剩下什么?荒诞、反讽、亵渎、杜撰、张冠李戴、自作聪明,貌似宏大严肃命题,实则却以最不严肃的方式表达。 影片在票房上看来只赚不赔,不过导演别忘了— 《三国演义》是如何地深入人心和浸入这个民族的历史文化。而忠义、英俊、勇猛、多智的一代名将常山赵子龙千百年来都被人传颂。《见龙卸甲》捡了一个大便宜。 该片可视作《赵云传》,回顾其人生发迹到最终的失败,而常胜将军的失败是刻画的重点。典出《三国演义》第九十二回赵云在凤鸣山被魏八将所困,叹曰:“吾不服老,死于此地!”后为张苞和关兴所救。当然这里我们不能过分纠缠于古典著作,不过在诸如后现代随心所欲的叙事和大量《三国》改编动漫的造势之下,我们熟悉的一切还是被极度粗鲁地颠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