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h.lawrence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4 posts

逃跑的公鸡

晕,不是好莱坞动画片《小鸡快跑》(Chicken Run)。《逃跑的公鸡》(The Escaped Cock) 是英国文学大师劳伦斯(D.H.Lawrence) 最后的短篇小说。这个寓言性的故事讲道:一只骄傲的公鸡挣脱农夫的束缚,逃跑时惊醒了一个披着裹尸布的死人。这个男人疑惑而胆小,并对前生感到厌恶,渴望自然和生命,他唯一的希望是找到一个女人。复活后的男人只想为自己而活,他引诱埃及一座庙宇的繁殖女神女祭司埃西丝(Isis),欲望唤醒,创伤治愈。最后他成功地摆脱了罗马人的追捕,成为了“一只自由的公鸡”。 这个关于再生与复活的预言说的就是耶稣基督。基督教义中,耶稣复活具有神圣的启示作用,而劳伦斯进行了公开的“亵渎”。耶稣苏醒后对一切感到厌倦,再也受不了那些教义的桎梏,感官世界非常奇妙,远比任何拯救或天堂更精彩。他欣然接受自己的新命运,从此再也不必去布道,解救众生了。小说的很多语言运用都具有双关意味,cock 即使在今天也被视为vulgar word, 《逃跑的公鸡》暗示挣脱传统(基督信仰)的束缚,复苏人的本性欲望,再如埃西丝触摸这个“死人”身体的时候,他说,I am risen! 这个当然表示生理反应。正是这种惊世骇俗首先就吓到了一帮出版商。因此,首次出版时,小说题目改成了《死去的男人》。

关于《不是我,而是风》

剛剛讀完D.H 勞倫斯遺孀弗莉達的回憶錄《不是我,而是風》,感覺心里很亂,本來應該好好沉淀一下自己的感情,但我還是想把這些紛飛的思緒見諸筆端,說到那兒就是哪兒吧。哦,不是我,而是風。弗莉達以平實、傷感的口吻回憶著她和勞倫斯相知相愛到最后眼睜睜看著勞倫斯撒手人寰的全部過程。這部回憶錄中有很多勞倫斯的親筆書信,對了解勞倫斯生平、創作、思想,以致喜怒哀樂等等都具有重要的參考價值。 勞倫斯出身于工人階級,父親是一位礦工,嗜好酗酒,不敬宗教,常常和工頭發生摩擦。母親是一位優雅知性的女人,一口流利的Queen’s English, 但是仍然同其他礦工妻子一樣出于社會底層。 這樣的家庭背景影響了勞倫斯的一生。勞倫斯畢業于諾丁漢大學,接受了師范課程的學習,他的第一個職業就是老師。17歲的時候勞倫斯感染了嚴重的肺病,他的身體就是那時垮掉的。25歲那年他招到沉重打擊,敬愛的母親去世,而后他又得了一場肺病,從此他再也沒有返回講臺。(注:或許這一段簡介是必要的,來源為 A Preface to D.H. Lawrence by Gamini Salgado)

羽蛇之神

最近在全力以赴閱讀D.H.Lawrence的《羽蛇》(The Plumed Serpent),長久以來都被國內文學評論界忽視的一部獨具魅力的著作。羽蛇就是長着羽毛的神蛇,如果不了解其背景,那么理解勞倫斯的這部小說也就無從談起了。這里給大家簡潔地分享我的讀書筆記。 羽蛇神Quetzalcoatl是中美洲最古老的神祗之一,他的前身可能是奧爾梅克神V2, 與其兄弟泰茲卡里波一樣,他是奧梅特奧特爾的孩子,是阿茲卡特殼的第九個昼王,在創世神話中扮演著重要角色。這位大神以太陽神”天神長”的身份兼風雨雷電、日月星辰的變化和運動。他是風、大氣、空氣、水、金星和啟明星之神。瑪雅人用帶著啄木鳥羽毛的一條蛇的形象來象征他。啄木鳥產于危地馬拉高原,被視為圣鳥。傳說中的羽蛇臂膀上生雙翼,身下卻是一條兩頭蛇,蛇頭為人首之像。蛇與神身相接之處有個×形符號,一般被認為是”十字架”,代表陰簡。

搞到D.H.Lawrence的几本E文书

要做关于D.H.Lawrence的专题研究,收集资料却成了个难题,特别是原版书籍。本来有好几个购书网站可以利用的,但还是缺我要的。没想到支付宝龙卡解决了其中一本。在淘宝网上找到了the cambridge to companion to d.h.lawrence,成都的所有书店都没有这本书。(两星期到货) 今天下午在四川外文书店闲逛,居然发现了劳伦斯的多本原版书,其中三本还是我急需的:the complete poems of d.h.lawrence, the selected works of d.h.lawrence, the plumed sperpent, 真象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赶快付银子走人,有卡,还打9折,这些书也是成都其他书店买不到的,当然也包括川大书店。要的朋友赶快了,每一种书存货只有两三本。精神食粮这个表述是相当准确的。 D.H.Lawrence 在整个英语文学界名声显赫,不过译介到中国後在不少国人心目当中成了情色作家的代名词,不说肤浅吧,肯定是偏见。我原来主要的研究是哈代,不过这一次结合原型批评等理论要对劳伦斯展开自己的探索。 哦,劳伦斯大师,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