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意诗艺

This category contains 23 posts

静息

静息 —— 青海湖印象 海子澄蓝的背鳍 蜷卧在渺茫的天空里飞行 眼睛是光的囚徒 包容一切瞬间的叹息 云何应住   从褰裳涉水中醒来 只给那些有记忆的图画 松木秘境中夏虫啾唧 执著悠远的芹香 云何降伏其心   关与有灵的自然安排 或许是一个人趟过一条路 恒河之沙流入阑珊 片帆自穹顶洒落 落在采集印象的檐沟   在这个骄奢争逐的世界 潮汐掠过的氤氲 有时候显得落寞 鱼儿属于风 把水草铺成烟霞的幕布   河流岩石千年的彼此诉说 影子挣脱喧嚣坠入时间的深渊 经幡所指的四面八方 无所从来,亦无所去 三千大千婆娑在呢喃,在穿梭

写信

在古罗马的近郊 遇见年轻的黄昏 大地卷起石头的耳朵 窗隙外天空的摇助 旅程里乾尽了青春的时光 世人在赞颂你的神秘 远处,昨天的太阳依稀记得 垂鬃饮水边这个孤零的过客 笔是一把梯子倾斜 让影子伸进烛光的第一层楼 梦被重温着 到处都是闪亮的石柱,海在头顶上飘过 一封注定过期的信 目光相遇在时间的尽头 黑夜的台历已被写满 跟踪那蜿蜒的枕木铺下的路 写下的字是一只铁锚拖滑 乐与悲在清晨的露珠里膨胀 申请跨越八千里云和月 借助跟你诉说的同时,窥见来时的每一步  

文字魔法

或是从六月之夜走出 忧郁,闪烁着阿兹卡班的魔法 以坚固的文字为廓 深埋流动的感觉 除非为了点亮你漆黑的眼眸 从不轻易示人   夜机为我带来白色救生衣 穿过世界的屋顶 必须走入驻满梦境的岛屿 醉时风是萨满施咒的陵墓 每天都在杜撰记忆 却止不住斜阳的天空   到迷宫里来,未来一直来 就在边侧轨道上的空车厢 将以诗行维护这盾徽般的沉寂 今夜月光的海蜇刺人 许多滞留的旅客不致孤独入眠 蜷缩在此,靠不间断的密电生存 我不是空虚,我是空旷

即景

一 陌生的城市 雨水在头顶上行走 蒙拉丽莎的微笑 转身,狮身人面像 空的地穴 树叶在细语 蟋蟀弹奏风的琴 蛛丝复刻故事,又被人遗忘 想一个人的感觉 从满世界涌向时间不在场的街角 以月亮的轨迹 二 电线停在夏天的表层 闪电唤醒白天的梦游者 有时想穿过熟睡的大门 便可依偎呼吸的自由 曾经看见蓝色的太阳 长航在无声的荒寂 车窗已经生锈 明天来得更慢 一份苍白过期的电报 好久没有你的讯息 影子成了巨人 很快一切成了影子 三 相遇,眼睛是失落的天书 幽深,不可捉摸 然而一切都在流动 隧道里打开 无言和光的星座 冷冷的照明的困惑 孤独是一座花园 出现在现实之外恰当的位置 安静地,把我从忧伤中打捞

冰封

确切地说只剩下踱步 亮着白天的混乱 或者想当然的抚慰 汽笛挥手最拥挤的人群 一次机会还有一部未完工的电影 在心里循环地上映 习惯于轻掸星星上的灰尘 这没有理由的沉寂 在万花筒里跳舞 黎明前的每次蚀刻 都有翅膀试图高飞 火烫的暗夜在烧 冻雨之后无法详述 穿越整个世界跟着我的大街 夏天被加速度放逐 水不经意地流转是一场邂逅 念之所致,一步之遥 结果总在意外之外 迷雾中曾经有一双目光 让太阳凝固成怦然的闪烁 晶莹把我藏进它的皱褶 于是没有人看到精神的口袋 乌飞过客尽,我从海面撞向了地平线 未生的森林已静等自己数千年 永恒灰郁的寒风 冰封住所有的出口 荒野中踏出沉默的脚步 追随冰川透明的飞翔 但每天醒来,倏地发现身上都缝满了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