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天如是觀◎西岸

眼睛是古老的城陴/带着雾的封闭
在天和水的间隙/我为你打开光的藩篱
Powered By WordPress

联系我

RSS

March 16, 2019

潘多拉的沉默

在空水池纪念喷泉的仪式上
沉默开始溯源
那儿造就了梦魇的礼盒
她方的光阴曾是人们熟稔的
那时有人虔诚地来到郊外
彩棚底下许多百合从东风吹来

船帆伸出触角顺水远离
美景不再造访内心
湮没的曲调只剩干涸之名
在下一个冬眠到来之际
已不记得和你谈过什么
闭上眼睛,退场者是否记得你初生的模样

什么时候也要回望来时的路
擦肩而过的少年奔向他的空白
曾经在晴朗的海航中
揭示橄榄的丰润,对抗命运的神祇
但无能的人们请泯灭你们卑微的祝福
谁把谁的梦开在谁的心上

将蛛网密布的庄严座椅拆去
重筑高台,可太多星星扰乱夜幕
唯有在镜子中看到岁月凌乱的脚步

January 24, 2019

今天星期几

今天星期几
没谁知道我昨天的喜怒
有人看着我
无言的瞬间
日暮西斜

走进绯红地衣垂吊的森林
迷宫的散步路径
悄悄绽放的石蒜
证明我在梦幻曲中
还有谁

真的有过摄影机9.5mm画面
手掌贴着风的脸颊
储存太多记忆
去争辩我们是否都是有歌的人
想要在喧闹的街心说也许

斑驳锈蚀逐渐清晰
细数黄昏几多城愁
刚好到酒觸的高度
敲开午夜的大门
终于可以可劲地疲惫与伤悲

今天到底星期几
向月光投降

October 01, 2018

骑行

苏醒于光的幻境

听风从绚烂中复活

海水摇晃的节奏

不经意时遇见下一个路口

 

已不在星离月会的空间

唯有漂浮在路面上的迷雾

不可捉摸的笑脸

孩子们追赶着铄亮的车轮

 

想象生命如同惊鸿

正从沉睡中滑过

知觉世界无数燃烧的火焰

提起歌来告诉我是否有人归来

 

情愿迷失在车辙里

一人一影一阑珊

无限蔓延的城市什么都有

唯独望不到尽头

August 09, 2018

静息

静息

—— 青海湖印象

海子澄蓝的背鳍

蜷卧在渺茫的天空里飞行

眼睛是光的囚徒

包容一切瞬间的叹息

云何应住

 

从褰裳涉水中醒来

只给那些有记忆的图画

松木秘境中夏虫啾唧

执著悠远的芹香

云何降伏其心

 

关与有灵的自然安排

或许是一个人趟过一条路

恒河之沙流入阑珊

片帆自穹顶洒落

落在采集印象的檐沟

 

在这个骄奢争逐的世界

潮汐掠过的氤氲

有时候显得落寞

鱼儿属于风

把水草铺成烟霞的幕布

 

河流岩石千年的彼此诉说

影子挣脱喧嚣坠入时间的深渊

经幡所指的四面八方

无所从来,亦无所去

三千大千婆娑在呢喃,在穿梭

July 10, 2018

写信

在古罗马的近郊
遇见年轻的黄昏
大地卷起石头的耳朵
窗隙外天空的摇助

旅程里乾尽了青春的时光
世人在赞颂你的神秘
远处,昨天的太阳依稀记得
垂鬃饮水边这个孤零的过客

笔是一把梯子倾斜
让影子伸进烛光的第一层楼
梦被重温着
到处都是闪亮的石柱,海在头顶上飘过

一封注定过期的信
目光相遇在时间的尽头
黑夜的台历已被写满
跟踪那蜿蜒的枕木铺下的路

写下的字是一只铁锚拖滑
乐与悲在清晨的露珠里膨胀
申请跨越八千里云和月
借助跟你诉说的同时,窥见来时的每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