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2018-06-13|
726 Views

或是从六月之夜走出

忧郁,闪烁着阿兹卡班的魔法

以坚固的文字为廓

深埋流动的感觉

除非为了点亮你漆黑的眼眸

从不轻易示人

 

夜机为我带来白色救生衣

穿过世界的屋顶

必须走入驻满梦境的岛屿

醉时风是萨满施咒的陵墓

每天都在杜撰记忆

却止不住斜阳的天空

 

到迷宫里来,未来一直来

就在边侧轨道上的空车厢

将以诗行维护这盾徽般的沉寂

今夜月光的海蜇刺人

许多滞留的旅客不致孤独入眠

蜷缩在此,靠不间断的密电生存

我不是空虚,我是空旷

你可以发表评论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或通过RSS 2.0订阅这个日志的所有评论。
Previous Entry:
Next Entry:
No Comment
Your Comment

你需要 登录 后才能进行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