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写主义

This category contains 36 posts

一把刀一条狗

开局一把刀,一条狗,装备全靠捡,大抵Google旗下的DeepMind的AlphaGo (阿尔法老师)就是这样上路的。 DM 几乎都是老外,前半生连围棋都没有听说过。其中一个台湾博士,会点皮毛,有着茶馆里观棋连嘴都插不上的棋力。后期有个欧洲冠军,职业二段,不过人们有理由怀疑他的证书是淘宝上买的。 一群战五渣,也想搞围棋!你以为鸡窝上插个竹竿就是帝国大厦吗? 阿尔法老师笑了,AI日新月异,岂是你们天天看点手机科技新闻能够明白的? 渐渐的欧洲没落二段已经远不是对手。要不要搞点大的?对阵韩国李世石九段如何?普通人会惊掉下巴:小李飞刀,例无虚发。他独创的僵尸流,可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想杀他的孤棋,往往被反攻倒算。 对阵李老师那日,棋界万人空巷(说的好像人很多似的,其实人真不少。不过比贵国关注娱乐明星吃了睡了睡了吃了的迷粉们,当然是少多了。)

走得太远

站在生活此地对远方的眺望,犹如追逐远方时如影随形的孤独和虚妄,现实中我们已经走得太远,远到我们来不及回忆。2013年,外婆去世。我脑海里构思了一篇很长的文章来纪念一手把我拉扯大的亲人,可真要提笔时身边有无数的事情冒出来,写文章,一件越来越显得“退居二线”的事情就不那么重要了。很多时候,一个人在心中或许就够了。 既然写文章不再重要,更新博客一个道理,可有可无了。2014年,我想着过几天写点什么,可过几天最后变成了整整一年没有更新。和我同时期的博友也大多闭门闭关了,依稀记得好像昨天我们还在热火朝天地讨论建站、虚拟主机、域名解析、内容为王、话题广告等等,今天偌大的会场散会了,人们各自散去,有些人连名字也叫不上来。

西游降魔篇——回来也许更重要

在影院观周星驰的《西游降魔篇》,耳中不时传来观众放肆的笑声,我基本没笑,这些笑点实在太低。1994年《月光宝盒》,1995年《大圣娶亲》,刘镇伟执导周星驰主演的无厘头西游记毫无疑问的是经典,乃至神作。在我这个朋友圈当中,我就算看得不是很多了,不过,至少也有二三十遍吧。里面的经典台词已经完全纳入我们的日常话语体系,会的,才是朋友。《西游降魔篇》能让人记住的台词不多,然而,18年后,当年的搞笑大师如今已经成为满头白发的中华英雄式的天才导演,一脉相承的西游记回归,这也许更重要。 《西游降魔篇》的故事架构非常清晰:唐僧与三位徒弟的际遇,降服他们上西天取经拯救众生。他自己也需要突破还差的“一点点”:明晰所谓的大爱——撕心的小爱——真正的大爱,并证悟挂碍到无挂碍的辩证关系。

硬写

博客再不更新不是长草的问题,而是全面沙化的现实。不过这份压力并不能决定是否动笔,就像我们都会买一些可能根本用不着的物什,仅仅供观赏,或纯粹拿来遗忘。别说人生该如何丰富,其实大把的时间都在浪费。话说回来,既然出生了就要走向死亡,那么有时浪费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于是,我又开始写点儿。很多事情早已物换星移,热情都会归于平淡。我们曾如此着迷于独立博客圈的光环,现在看来幼稚可笑。鲁迅说过,写不出的时候不硬写。可我还真就硬写了,只是不确定下一次的更新时间。 小说不行,就来散文;散文不行,就来随笔;随笔不行,就来杂谈;杂谈不行,就抄点书;抄书也嫌累的话,还可以贴图。从这个意义上讲,博客还是可以和微博客一样:怎么玩都行。

远离

连日的炎热,周遭像一个沸腾的蓄水池 热力浸没到毛孔的末端,张大嘴巴吃力地呼吸 想象远离喧嚣的最后一片绿洲 整个世界是一团团臃肿的人群,要将人淹没 城市有无数的摄像头,幻化成放大镜 连一支老鼠都无法遁形 但彼此是隔膜的 正如伯格曼影片展示的内在景象 用拒绝的方式来表达呼唤,用否定来追求肯定 那些好多不值一提的事儿 黄昏小鸟掠过天空就是一例 时间不能停滞 要不,我们花大把光阴来谈论更多人不曾关心的问题 没人会在意,只要傻子才知道倾听 一直以为过去不曾允许人生归于平静 可惜最好的都要迫近黄昏、潜入夜晚、在无尽中迷离 四季更替像一个人无休止地絮叨 即使是穿越,也只呈现仿真的镜像 就当我们是沉默的垣,过客都将我们遗忘,现在走过第一千零一个 垣壁中渗出水 那是远离留下的最后印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