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写主义

This category contains 37 posts

下雨了

下雨了 她找我借伞 我说:不借,但可以一起打 她说:你有病 下雨了 她找我借伞 我说:可以借,但我想和你一起打 她说:我有男朋友 下雨了 她找我借伞 我说:借与不借,是个问题,你看着办 她说:我再也不理你,除非你送我100支千纸鹤 下雨了 我拿着装满千纸鹤的玻璃盒等她 手机传来她的短信: 谢谢你的等待,抱歉,我已经离去 我好希望第一次遇见你时 就和你共撑一把伞 不管你信不信 下雨了 虽然我已经全身淋湿 但我没这么伤心 等我痊愈了 我就恢复成 那种没爱过你的样子 除了,种在我心底的千纸鹤还在永远地飞腾

一把刀一条狗

开局一把刀,一条狗,装备全靠捡,大抵Google旗下的DeepMind的AlphaGo (阿尔法老师)就是这样上路的。 DM 几乎都是老外,前半生连围棋都没有听说过。其中一个台湾博士,会点皮毛,有着茶馆里观棋连嘴都插不上的棋力。后期有个欧洲冠军,职业二段,不过人们有理由怀疑他的证书是淘宝上买的。 一群战五渣,也想搞围棋!你以为鸡窝上插个竹竿就是帝国大厦吗? 阿尔法老师笑了,AI日新月异,岂是你们天天看点手机科技新闻能够明白的? 渐渐的欧洲没落二段已经远不是对手。要不要搞点大的?对阵韩国李世石九段如何?普通人会惊掉下巴:小李飞刀,例无虚发。他独创的僵尸流,可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想杀他的孤棋,往往被反攻倒算。 对阵李老师那日,棋界万人空巷(说的好像人很多似的,其实人真不少。不过比贵国关注娱乐明星吃了睡了睡了吃了的迷粉们,当然是少多了。)

走得太远

站在生活此地对远方的眺望,犹如追逐远方时如影随形的孤独和虚妄,现实中我们已经走得太远,远到我们来不及回忆。2013年,外婆去世。我脑海里构思了一篇很长的文章来纪念一手把我拉扯大的亲人,可真要提笔时身边有无数的事情冒出来,写文章,一件越来越显得“退居二线”的事情就不那么重要了。很多时候,一个人在心中或许就够了。 既然写文章不再重要,更新博客一个道理,可有可无了。2014年,我想着过几天写点什么,可过几天最后变成了整整一年没有更新。和我同时期的博友也大多闭门闭关了,依稀记得好像昨天我们还在热火朝天地讨论建站、虚拟主机、域名解析、内容为王、话题广告等等,今天偌大的会场散会了,人们各自散去,有些人连名字也叫不上来。

西游降魔篇——回来也许更重要

在影院观周星驰的《西游降魔篇》,耳中不时传来观众放肆的笑声,我基本没笑,这些笑点实在太低。1994年《月光宝盒》,1995年《大圣娶亲》,刘镇伟执导周星驰主演的无厘头西游记毫无疑问的是经典,乃至神作。在我这个朋友圈当中,我就算看得不是很多了,不过,至少也有二三十遍吧。里面的经典台词已经完全纳入我们的日常话语体系,会的,才是朋友。《西游降魔篇》能让人记住的台词不多,然而,18年后,当年的搞笑大师如今已经成为满头白发的中华英雄式的天才导演,一脉相承的西游记回归,这也许更重要。 《西游降魔篇》的故事架构非常清晰:唐僧与三位徒弟的际遇,降服他们上西天取经拯救众生。他自己也需要突破还差的“一点点”:明晰所谓的大爱——撕心的小爱——真正的大爱,并证悟挂碍到无挂碍的辩证关系。

硬写

博客再不更新不是长草的问题,而是全面沙化的现实。不过这份压力并不能决定是否动笔,就像我们都会买一些可能根本用不着的物什,仅仅供观赏,或纯粹拿来遗忘。别说人生该如何丰富,其实大把的时间都在浪费。话说回来,既然出生了就要走向死亡,那么有时浪费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于是,我又开始写点儿。很多事情早已物换星移,热情都会归于平淡。我们曾如此着迷于独立博客圈的光环,现在看来幼稚可笑。鲁迅说过,写不出的时候不硬写。可我还真就硬写了,只是不确定下一次的更新时间。 小说不行,就来散文;散文不行,就来随笔;随笔不行,就来杂谈;杂谈不行,就抄点书;抄书也嫌累的话,还可以贴图。从这个意义上讲,博客还是可以和微博客一样:怎么玩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