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4 posts

年终总结

要码字了,有些茫然,非无话可说,而是小小的日志承载不了太多的情绪。2008像一剂过期的春药,在试图证明“我能”未果以后,留下“重症肌无力”的后遗症,并一直怀疑DNA出错的心理缺失。还能怎样?其实已完全不能怎样。 在国人赋予8有几多吉祥之意后,2008却证明了数字迷信原来如此不靠谱,且完成了一次彻底的颠覆。还记得那些让人快要神经质的过去吗?雪灾、Tibet、汶川、牛奶、股票、房地产、周老虎、俯卧撑、“我给你一个说法”、城管等等。两鬓斑白的吾父也不禁唏嘘,六十载人生尚未有如此经历! 依稀中看到一群人在放肆地喝酒猜拳,“两只小蜜蜂呀,飞到花丛中呀,飞呀,劈啊,飞呀,劈啊……”也不怕被苍蝇拍一把给拍死。在相信小蜜蜂的翅膀同样具有“蝴蝶效应”后,一种古老的习俗死灰复燃,谓之“冲喜”。08-8-8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饕餮盛宴如期上演,是珠光宝气,是满城尽带黄金甲,无奈也是纸醉金迷。一片曾经满目疮痍的大地,一个自诩为勤俭矜持的民族,在决心显摆后同样会不顾一切。好酒好肉过后,甭管真好假好客人照例得恭维主人一番,truly exceptional,你愿意就把它裱起来吧,以后出门天天挂在脖子上。我倒想起了《围城》中的一段描写:

风雪难归路

晶莹剔透的雪花很容易勾起人们浪漫的情怀,但当大雪无情地阻断回家过年的热切时,人们唯一盼望的是太阳快出来。 已经八十五岁高龄的外婆问我,都全球暖化了,怎么还那么大的雪?因为,演化总是向前发展的,一段时间的倒退也是正常的。我承认,虽然受过高等教育,但还是不懂科学。狗日的,专家到哪里去了? 据说,南方的雪和北方的雪不是一个妈生的,于是北方的雪容易清扫,人们轻松地挥舞扫把;而南方的雪落地成坨,形态介于雪、霜、冰之间,人们只好绝望地扛起了铁锹。 雪灾引发了一个多米骨洛牌式的效应,交通运输、电力遭到大面积破坏,人们的基本生活也岌岌可危。中国聊以自慰的飞速发展的基础设施建设就如此不堪一击?不少人惊呼,《后天》来了。《后天》来没来,我不知道。我在想位于北极圈的那些地区,阿拉斯加、俄罗斯、挪威等一定过得是茹毛饮血、伸手不见五指的原始生活,因为风雪一至,电塔、电线就得蹬腿玩完。

希拉里在myspace.com

作為全球首屈一指的最具黏性的社區網站myspace其發展模式被媒體稱為”病毒式”營銷策略,建立會員拉會員(傳銷)的機制,且不斷增加各種網絡使用功能,用戶增長呈雪球式發展,據說目前用戶群已超過一億。其主頁藍白相間的logo甚是醒目: a place for friends.這是一個空前強大的交際平臺。它甚至改變了美國年輕人的生活方式,見面不再問電話號碼,而是你的myspace的網址是什么?令人乍舌的是世界上幾乎所有的樂隊和音樂人信息都可以在myspace上找到。前不久myspace大舉登錄中國,取名為”友你友我”,蠻貼切的,不過很多國內的IT人士都發表評論對其前景表示憂慮。本文當然不是來分析myspace.cn 前途問題,而是源自于我在myspace的一個不大不小的發現。

民调显示:奥巴马2008没戏

最近好像网络情况有了改善,我忙不迭地开始浏览一些国际网站,搜索感兴趣的新闻。对时事新闻关注的朋友一定注意到了美国2008总统选举已经在拉开大幕。民主党蛰伏多年,摩拳擦掌,党内有两位呼声很高的总统候选人,一位是美国前总统克 夫人– 纽约州参议员希拉里,另外一位是新鲜出炉的,来自伊利诺伊州年轻政治明星– 巴拉克·侯赛因·奥巴马,也是国会现在唯一的一位非洲裔黑人参议员。著名的《时代》周刊在2006年10月把他作为封面,详细叙述了他之所以可能成为下一任总统的原因,其政治前途似乎一片光明。无论这二位哪一个能成为美国下一界总统都将创造美国新的历史。 不过奥巴马要击败希拉里成为党内唯一候选人的希望看起来并不明朗。我第一次看到他全名的时候就有一种感觉:他是穆斯林的后裔?果不其然,奥巴马有穆斯林的背景,而这也是他一直在隐瞒、抵赖的。 美国国内很多关于总统选卷的民意测验都预示着他将失去至少一半美国民众的选票。或许他不敢公开承认自己的穆斯林背景– 他曾经在某个时段内是一个穆斯林信徒。而他现在宣称自己是一个基督教信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