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ible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4 posts

为什么鱼在圣经大洪水中得以幸存

洪水神话是一个世界性的神话母题,中西方都有非常著名的神话故事。我国广为人知的是大禹治水和女娲伏羲的故事,而西方当然首推《旧约-创世纪》中的诺亚方舟。(Noah’s Ark) 起初,上帝震怒于人类自诞生以后,逐渐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终至恶贯满盈,遣洪水要灭亡人类,但又心存怜悯,便选定义人诺亚一家留下,造方舟避祸并建立一个新的世界。笔者发现:进入方舟的动物为飞禽、走兽和昆虫,上帝独独忘了稍上鱼儿!可鱼儿在滔天洪水当中安然无恙,为什么?曾经就这个话题请教多位读过《圣经》的朋友还有教授《圣经》文学的老师,结果是一无所知。在参阅多种资料后,有了以下一些观点: 地壳剧烈的运动(包括火山爆发)致使深渊的泉源崩裂(fountains of the great deepth) ,大量的矿物质溶入水源,淡水变成咸水,换句话说,我们认为大洪水之前的水质徧淡。

《圣经》创世神话的宗教学思考

上帝为创造者。圣经伊始就以极美的词汇,肯定神自由而又权威性的命令,就是万物直接而又唯一的源头,从而否定了同时代其他的创世神话。 作者当时代的世界观,与现代人的截然不同。古人把自然人格化,使自然力量成为神的力量。他们用人类经验的词汇,来了解自然现象,而人性和自然,都一起被视为自然现象去理解。《圣经》之前存在多神论,它们通常很有秩序,,但却善变,甚至骇人。第一章的作者,就是要驳斥这种神观,他肯定「起初神创地」(1节)。在他们的观念中,自然界的来源出自神的命令,这位神先存而又独立;巴比伦人,为日月星宿取名,视它们为控制人生的神明,但在圣经里,它们只是照耀地球的光体(16、18节)。地与海不再是孕育万有的母性神氏,它们只不过是自然界的事件(10节)。自然界的神格化会带来多神主义,但圣经作者却把宇宙还原,撇除它具有灵性的谬论。

《圣经》创世神话的基本解读

圣经始于创世,它以神创天地为开篇。几乎所有的宗教都以一个或几个神来解释世界的诞生,《圣经》中的神就是以色列唯一的真神耶和华,他改变天地原始的混乱,加以某种秩序,天地初开,万物和人类起源。 《创世纪》中《神的创造》的第2节就提到:地是空虚混沌的。神从混乱、黑暗和无序中创造了一个有秩序的世界。《圣经》的创世故事并没有想到从虚无中创造世界。这里讲述的不是一个超越时代的神话。它的作者意图讲述一个真实历史的绝对开端。 从混乱中创造天地,这一想法并非《圣经》独有。《旧约》的创世故事深受巴比伦传统的影响。巴比伦创世神话《埃努玛·埃里什》(Enuma Elisch)讲述了主神马尔都克(Marduk)战胜并杀死了混乱-恶龙与鬼怪-的势力,将它们投入地狱的牢笼的故事。他将大母神蒂亚玛(Tiamat)的尸体撕成两半,一半做成天,一半做成地。希腊神话中也有类似情形。诗人赫西俄德(Hesiod,约公元前700年)在以世界起源为题的长达1022诗行的《神谱》中,同样以一段天地混乱开始。这其中融合了一系列经过诗意再创作的远古传说。

圣经叙事

圣经首先肯定是一个宗教性的著作,但是它包含律法、家族谱系、历史、神话、寓言、传说、诗歌等多种文体。我们可以从各个角度对圣经进行阐释,如宗教、历史、文学等等,当然无论是哪个角度,一个人穷尽一生恐怕也难以完全阐释清楚。对于文学爱好者来说,我们主要还是应该注意圣经的文学阐释。 关于圣经文学性的研究历史并不长,主要发生在20世纪,因为在此之前圣经一直都被视为宗教经典,本身并不作为文学作品。这里要提到的是犹太学者Erich Auerbach (20世纪40年代),他在二战期间条件极为艰难的情况下,独立撰写出了划时代的文学评论专著《模仿:西方文学中对现实的表现》(Mimesis: The Representation of Reality in Western Literature),这部著作中,圣经的文学性和文体的独特之处得到首次专业分析,最重要的是第一章“奥得修斯的伤疤”,从而开启了后世的圣经文学解读。应该指出的是如果圣经的文本作纯文学的解读,不顾及历史因素和宗教教义等问题的话,圣经解读将会成为一种不负责任的文字游戏。 圣经文学研究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斯腾伯格的大作《圣经的叙事诗学》,他创造性地提出圣经叙事的三个操作原则。1. The Historiographic Principle  2. The Ideologic Principle 3. The Aesthetic Principle.  简单说来:圣经不是纯文学,圣经要宣扬 Truth Claim,圣经的作者视历史真实性高于美学和其他考虑;圣经具有强烈的意识形态性质;圣经不满足于简单的说教方式而是选择文学的复杂表现手段,谜团处处有,圣经叙事具有美学考虑。

圣经随谈

突然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从科研和学术成果来说,总是男性研究者居于领先地位,女性研究者寥寥无几。那么再以教书领域来看,吸引学生的还是以男性居多,特别是一些较为专业的课程,如文学类课程。当然这个问题似乎没有什么深究的必要,毕竟阐发的完全是一家之言,说不定别人不会这样认为。我只是想说我们的西方文学思潮老师(文学博士)的确是一个渊博且魅力的人。 那天说道《圣经》的问题,《圣经》是一部鸿篇巨制,其实有不少东西是我们忽视的。《圣经》分为《旧约》和《新约》。《旧约》事实上是犹太教的圣经,《希伯来圣经》,而基督教新教的圣经包括《旧约》和《新约》。天主教、东正教的圣经还包括《次经》。(说不定还有次次经,外经,伪经等等)基督教新教最初则是犹太教的一个异端派别,其创始人耶稣宣扬不同犹太传统的教义最后被钉死十字架,其门徒恪信耶稣复活升天,超凡入圣,继续宣传其教义,慢慢才形成今天的基督教派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