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对无语

This category contains 51 posts

魔幻物种

远离博客的日子也没有认真微博,其实琐碎的话语片段也不存在认真与否。很多人把微博当成一个阵地,所以才会如此“认真”地去防守巩固。对于一个已经将PR,PV,alexa等彻底抛之脑后的过客来说,存在或记录已经风轻云淡。 闲时想去公园划船散心,被告知某会期间一律封船。不知道这种关联是如何发明的,一条电子信息就够了,还用得着见面?真要与女神见面了,至少得看看照片吧。放心,不划船,人家宾馆。 今天尾号限行,只有打的。司机满嘴吐槽,廉价烟一口接一口,PM很糟。想把后窗打开,才发现把手都被卸了。这算哪门子创意?再来五百年不遇的大雨,怎么逃生啊! 好吧,回家了。才发现拥有独立假设blog, SNS, Microblog的资深玩家来说居然也成了数码“弱势群体”。打开google的学术检索多次被重置,收个gmail 难比登天。工作电邮转向yahoo国际,差点儿被逼去使用qq电邮。哪天出国,如果跟国际友人联络还用国内邮箱,这脸可丢大了。

天猫

淘宝商城正式改名为“天猫”,为此他们的说法是:猫是性感而有品位的,天猫网购,代表的就是时尚、性感、潮流和品质;猫天生挑剔,挑剔品质,挑剔品牌,挑剔环境,这恰好符合天猫网购要全力打造的品质之城的定义。 其实以上说法只解释了“猫”,而且猫是不是有那么大的号召力还另说。比如,民间说什么“躲猫猫”,“逮猫儿”(招妓),还有猫哭老鼠,阿猫阿狗,照猫画虎等等成语,这一切使猫这种动物的价值属性有很大游离。 想起明代刘元卿《应谐录》中的一则寓言,简单白话讲一讲:一家人养了一只猫,外形很棒,取名为“虎猫”。一访客说:“老虎虽猛,不及龙之威严,应该 叫龙猫。” 又一访客看到此猫,说:“龙升天须浮云,云当然更重要了,改叫云猫。” 又一访客发表看法:“云霭蔽天,一阵风就吹跑,显然风更强大,就叫风猫。” 另外的访客不答应了:“大风刮起,躲在墙背后就可避风头,该叫墙猫。” 还有一位访客更有高论:“墙虽坚固,但老鼠却可以打洞,墙就岌岌可危,墙不如老鼠。干脆叫鼠猫吧。”

像大眼一样的公共知识分子

关于十八位复旦大学生登山遇险为警察张宁海所救,但张不幸坠崖身亡这事儿整得很复杂:谈公职、谈道德、谈纳税……但当我读完大眼的《复旦之下,岂有完卵》便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光是这题目就多给力啊。大眼已经不再是单纯的足球记者,其写作旨趣正延伸至这个社会的方方面面而迅速成为一名全能的公共知识分子。足协主席真得要感谢大眼转型,不再专职盯着自己破罐破瓦。 据学者梁福麟在《信报》所撰《大众文化知识分子的冒起》一文解释,大众文化知识分子(即公共知识分子)“观察社会事态……,无论外交、内政、时事、民生、经济等,他们都提出观点,让各界(作)百花齐放式的讨论”。(西方)历史上,公共知识分子在20世纪50年代以前是影响力最大的一段时期。一般来说,他们未接受过某一特定知识的专业训练(lack of professionalism),在职业上成绩不大,但他们普遍拥有一杆生花妙笔或滔滔不绝的雄辩之功,这使得他们可以对多种题材驾驭自如,且言之有理。此后的一段时间,公共知识分子为体制所收编,言论受到极大约束。

作协的豪门盛宴

一名作家让人记住自己靠的是文字,而不是衣着光鲜、头发油得连苍蝇都站不住地出席什么宴会。但本朝的作协们入住了豪华的索菲特五星级大酒店,给个机会就招摇过市,我很纳闷:难道他们自己捐出了稿费?或者,吃喝也纳入了行政支出? 他们是分级的,一级、二级、三级……削尖脑袋准备定级。原来级别可以决定文笔,江湖地位从此确立。不过,翻翻履历,不知道他们最近又出版了哪些有内涵和深度,为人称道的作品。 是否住过总统套房已经不重要了,记者们并非在书房里冥想,至少他们摸清楚了这些人住的地方,抱歉,应该说是下榻的地方。道歉不够,还得开除,原因写得很清楚:polictially sensitive. 文人墨客好附庸风雅,搞点什么茶会、沙龙、论坛之类的精致活动,但他们与国家意志无关,而此间组织色厉内荏的声明只会让人联想到他们高不可攀。

所以荒诞

捧起加缪的《西绪弗斯的神话》,他告诉我: 一个能用歪理来解释的世界,还是一个熟悉的世界,但是在一个突然被剥夺了幻觉和光明的宇宙,感到自己是一个局外人,这种放逐无可救药。 理智尝试把一切弄清,现实却异常混乱。 原来,这个世界,因为荒诞,所以荒诞。 据说周正龙振振有词地还要上山找虎,不要怪他,平生第一次逮住机会做演员,哪怕“过把瘾就死”,也要投入地再来一次。 可惜其他配角、编剧、道具、导演,全都在幕后,要不然《正龙拍虎》真可以由中影公司立项了。 这个城市似乎越来越缺乏浪漫的邂逅,人们躲在一个个的铁壳,瞅准一个狭窄的缝隙,车水马龙中绝尘而去。 每逢Rush Hour,那些投资千万、上亿的市政设施便会对着这些铁甲怪兽一筹莫展: 错时上班、禁止左拐、高架桥…… 这一切都随着每日一千余辆的轿车增长化为无用。 以后,每过一处红灯,歇脚、喘气、泡杯茶、看一会儿书,将不再是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