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对无语

This category contains 51 posts

还提示个P

话不多说。本博招遇建站以来最为恐怖的事:服务器被hexie,备份失效,文档无法导入,可谓损失及其惨重!现在只有通过手动重新输入文章和评论,100多篇文章和600多条评论,如果问我现在什么心情,我只能说,去他妈的。 感谢瓶子和heeye的热情帮助,没有他们我可能比现在还惨。 唯一的好消息是评论重新开放! 附录:红旗下的蛋 突然的开放实际并不突然   现在机会到了可能知道该干什么   红旗还在飘扬没有固定方向   革命还在继续老头儿更有力量   钱在空中飘荡我们没有理想   虽然空气新鲜可看不见更远地方   虽然机会到了可胆量还是太小   我们的个性都是圆的   象红旗下的蛋   头突然出来是多年的期待   挺胸抬头叫喊是天生的遗传   心里当然明白我们是谁的后代   无论行为好坏内心还是清白   权力在空中飘荡经常打在肩上   突然一个念头不再跟着别人乱走   虽然身体还软虽然只会叫喊   看那八九点钟的太阳   象红旗下的蛋   肚子已经吃饱了脑子已经想开了   别说这是恩情永远报答不尽   我们不再是棋子儿走着别人划的印儿   自己想试着站一站走起来四处看看   现实象个石头精神象个蛋   石头虽然坚硬可蛋才是生命   妈妈仍然活着爸爸是个旗杆子   若问我们是什么红旗下的蛋

海归该拿多少钱?

海归该拿多少钱?其实这是一个不是问题的问题,难道群情激昂、七嘴八舌就可以改变海归的收入?RSS订阅中看到芒人摸象博客发了一篇题为《留学生真会三千块钱打发自己? 》的日志,博主以反诘的语气清晰地表明了自己的立场:我靠。说到立场,笔者也想表明一下:我有不少亲戚、朋友和同学在海外。我心目中,海归从来都是通体散发着耀眼的金光,他们有很强的自理能力、学习能力和适应能力,应该受到相应部门的器重。然而现实中,似乎一切没那么简单。 其实就业环境已经大为改变。大概七八年前,当时国内的硕士就可以直分住房,获得一笔不菲的研究启动资金,而博士更不消说了,老婆就业,子女就读都一并解决。如今,连我们这样一个原来连硕士都不睁眼看一下的单位,每年硕士生的自荐资料堆成土坡,台上火星撞地球般玩命地PK为求一职,倒是我们胃口高了,与时俱进,准备向博士靠拢。也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娇子中的娇子,清华北大的高考状元们毕业去卖菜、修理自行车…… 海归们又怎能”独善其身”?

危险的同学会

偶读北大怪才孔庆东的一篇特写《20年前的醉侠》,不禁感慨良多。老孔以其生花妙笔描绘了同学20年再聚首,忆往昔峥嵘岁月,而如今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文末钱理群老师寄语中文系83级:”同学聚会要有一颗平常心。”老孔让博友们理解这句话的意思。顺着这个思路,竟然得到一个诡异的结论:同学聚会-危险。 算来可以搞小学、中学(初中,高中)、大学等各个阶段的同学会,眼花缭乱。别离数载,十数载,每个人都自觉或不自觉地发生着化学变化,平等这样一个基点早就不复存在。某国经常这样教育学生:人都是平等的,工作是社会分工不同,劳动不分高低贵贱。基本上扯淡得无以复加。哦,当年的确是平等的,吃肉要肉票,买米要粮票,穿衣要布票,我们纯情得Like a Virgin.多年以后才发现,班上的瘪三成了副总,拽;阿娇做了二奶,媚;老比的肚皮比西瓜还圆,恶心;死鱼就会到处借钱,我操;而自己东不成西不就,他奶奶的……除了无法不时刻计算着经济上的差距,天壤之别的生活品质,更要命的是大家思想很难碰撞,你说着地球语,他吐的是火星文。当真是cast pearls before swine.好多时候,除了那张面容你还认识以外,近前的其实是陌生人。

武侠小说登堂入室有何不可?

今年9月武侠小说泰斗金庸的名篇之一《雪山飞狐》(节选)将正式进入北京市中学语文教材,曾经被视为“俗不可耐”的武侠小说终于有了名分。这是对金大师文学文化功力的肯定,也是对无数武侠迷废寝忘食的肯定。 我当然是一个武侠迷。小学时热播大江南北的《射雕英雄传》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了武侠的魅力,记住了非常古怪的名字—金庸。中学时武侠小说在同学中已经相当普及了,James因为姓张便及其恶心地宣称自己是张无忌,他暗恋的女生因为名敏,就自然成了赵敏;李雄几个衰人也说自己是什么光明左使,黑暗右使,四大护法王,而我一时半会找不到特别合适的名号,总不能说自己是段誉吧,急得抓耳挠腮,后来干脆说自己很像令狐冲,却被人笑掉大牙。我靠,你们都能对号入座,我咋就不行呢?然而,读武侠小说却是离经叛道的,轻则被视为不误正业,重则老师直接来家访。不过魔力难挡,上课时把语文课本的塑料方面撕下来包住小说,晚上睡觉的时候悄悄地在被窝里打起了手电……就这样,金庸、梁羽生、古龙、温瑞安、上官鼎、萧逸等,基本上来者不拒。

冲动与理智

今天不是要从哲学的层面上探讨一个二元对立统一的关系,而是从一些事件上去折射个人的立场或选择的问题。 我几乎从来不在家打印文件,办的差都是公家的事儿,而且打印耗材十分昂贵,经济上也吃不消。不曾想有时特别不方便,比如单位放假的时候。作为联想的老客户我自然地想到去购买他们的打印机。我看上了一款Lenovo 3510,价格合适,可回到家在发现包装盒上写有”请确认:内附有一只彩墨盒和一只黑墨盒”,而里面根本没有!手头上的墨盒是老板从另外一个地方拿给我的,这就意味着一个简单事实:此包装已经被他们打开过!请注意:他们不是练摊的小商小贩,他们是正儿八经的联想专卖店。当时我的感觉就像一个人吃饭吞了一只蟑螂,别提多恶心和憋气了。后来找他们理论竟然得到一个惊人的回答,这是几乎所有专卖店的共通行为,说是什么促销。可能我言语冲动了一些,但是作为联想这样一个国际化的大公司旗下代理商居然私自打开了包装,破坏了产品的完整性,这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混帐行为。就算是促销,就算是产品质量仍然完好,但有哪部规章制度赋予他们这样的权力,最令人气愤的是JS并没有事先告知消费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