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对无语

This category contains 51 posts

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聚鸡鸭的地方,粪多;扎人堆的地方,嘴杂。迷惑,到底听谁的?这时,权威应运而生,大手一挥,“听我的,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天下大事也罢,鸡毛蒜皮也罢,大抵如此。 嫦娥奔月,千年圆梦,本来应该大伙儿涌上街头载歌载舞,摇旗呐喊,不曾想一帮怀疑主义者偏要“倒”大家的“胃口”,说自己才是火眼金睛,还创造的一个新名词,“欧阳坑”。可逼急了首席科学家欧阳自远先生,“不容任何质疑”的话语掷地有声。先检讨一下。我辈之于登月这事儿多是“狗追摩托,不懂科学”之徒,听到有人扯开嗓子,忙不迭地就去凑了热闹,对与不对,喊了再说,这乃是不加强政治学习的直接后果。 科学都不懂装懂了,首席科学家啥玩意儿更是云山雾罩。欧阳前辈说话好像不管用,但国家主席胡锦涛发表的重要讲话还会被质疑?都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您还真不能什么都拿来怀疑。这样的怀疑已经超越了怀疑本身。好的,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山中无老虎

下一句是“猴子称霸王”。但猴子再精明也不过是耍猴人手中的一只玩偶,一个赚钱的工具,而且猴子再会折腾,短尾巴下的一张红屁股暴露无遗。 话说周正龙,小镇农民,年过半百,这天上山不扛锄头扁担,偏偏玩起了数码照相机,因为他知道今天会碰到传说中的“华南虎”,颇具“守株待兔”似的先知先觉。“华南虎”纠了个正着,他一炮走红,人送绰号“周老虎”。网易不拾趣地公布了周老虎的保留照片,老周发飙了,报警,开博客,誓与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无聊之士抗争到底。热闹姑且不看,这完全是社会主义新农村的伟大进步,是开明扫盲的伟大进步,是九年制义务教育的伟大进步啊!斗大字不识几个的陕西老农突然间档次很高,与时俱进,时尚的很嘛。

带薪休假-梦开始的地方

带薪休假,已经够格搞全民公决了,谁不想多休息几天,工资还照发呢?不过这事儿的前提是实行九年的黄金周的取消。是否该取消实际上已无讨论必要,这项法律可谓箭在弦上,不可不发。于是,碗里吃不着了,那锅里呢?梦是到处都可以做的,就是不知道梦醒时分,又会怎样?带薪休假,看似新名词,实则一点都不稀奇。老百姓下苦力一年了,老板给几天假发点钱犒劳一下,人之常情。公众积极响应反衬的是有关方面曾有的冷漠。即便这样,想说爱你仍不容易。 新浪网上搞的“国家节假日调查方案”可谓用心良苦,不过你可以轻易地发现:一个开放式的民意调查结果是大家基本都会选“支持”,那么价值又何在呢?其实问题只有两个:是否取消黄金周和带薪休假可能吗?最新调查已经显示:80%被调查者对带薪休假实施缺乏信心。

华为,大家心照不宣

深圳华为公司最近露了一回脸,要求其下属大约7000人辞职,重新再就业,并为此愿意付出一定的赔偿金。据悉,此举主要应对2008年1月1日起将正式实施的《劳动合同法》。它规定:劳动者在一家用人单位连续工作满10年的,或者连续订立两次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除非劳动者提出异议,否则用人单位都应当与之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 笔者非法律人士,无法从专业的角度分析此事,但不妨碍以完全个人的角度来看待。 不少认识的人都曾经到华为工作,奇怪的是他们几乎无一例外地在一两年以内就打道回府。不是能力不行,而是工作的高强度让他们受不了,早出晚归,时刻处于别人的监视之下,待遇也极其低廉,其实跟资本家打工大抵如此。不由得不佩服马克思的《资本论》,解放全人类的确是我们伟大而崇高的理想!

土之味

一向觉得自己跟土地比较遥远,因为祖宗三辈都是地道的城市人。虽然从小接受的是根正苗红的教育,老师苦口婆心地告诉我们360行,行行出状元,时传祥也是楷模;每个人的作文结尾处总爱写“为四个现代化贡献自己的力量,为社会主义事业添砖加瓦”,然而不知不觉中我发现人和人还是有很大区别的,最明显的就是城乡差别。常说皇帝都有三门穷亲戚,可很多时候乡下的亲戚都让我窘迫。 有太多的不同。口音不一样,地方口音要么“左倾”要么“右拐”;穿着不一样,总以为是80年代去看60年代;思想不一样,农妇,山泉,有点田。我倒还不是势利眼,这一切似乎还能对付过去,可他们送礼却让我难以消受,总爱捎点鸡、鸡蛋什么的。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吃的。蛋还好收拾,可鸡就麻烦了:冷不丁地随地大小便搞得满屋子污秽不堪,它要一受到惊吓,咯咯地扯开嗓子瞎闹、扑腾扑腾翅膀,真个就是一地鸡毛。走亲戚的日子几乎就是我的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