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re reading...

相对无语

闲话日本

今天在彭雷那里看到一篇非常有意思的日志《一样的日本》 ,似乎这个题目就能直接折射出作者的某种态度。关于日本我想先说一下题外话。本人是E文毕业,二外选的是日语,理由很简单:疯狂迷恋《东京爱情故事》,那首主题曲《突然发生的爱情故事》即使到今天也仍然能让我感动,而女主人公赤名莉香干脆就是梦中情人。所有的同学都在踊跃地发表自己对剧情的看法,对男主角永尾完治模棱两可的爱情态度极为不满。他们最终手放开的一刹那好多人都快哭了,谁会说,讨厌日本?再比如那些儿时看过的精彩动漫,《圣斗士》、《七龙珠》、《阿童木》、《森林大帝》、《侠探寒羽良》、《北斗神拳》……哪一部不令人回忆起童年的美好时光,谁会说,仇视日本?想买电器设备了,眼睛总盯着日本品牌:索尼、松下、三菱、富士、丰田……谁又会说,狗日的小日本?

然而我们真的开始这样说了:成都流行语”日本人”(不礼貌的话),日语老师教着日语骂着日本人……而且不说都是异类了,不说都不行了。原因并不复杂:几乎所有中国人都无法容忍日本不正视历史!”以史为鉴,面向未来”是一种愿望,而日本政坛显然不甘心”矮化”自身,历史沉重的像泰山,能甩开自然就去做了。于是我们经常会看到: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中国慰安妇东京败诉;日本内阁大臣否认南京大屠杀;日本修改历史教科书,等等。这一切当然都是政治需要,近年来日本国内右翼势力明显加强,争霸之心膨胀,执政者必须顺应这种变化。当我们无法容忍其中任何一个举动时候,愤怒就不会只是针对日本首相,而是蔓延到整个日本,全体日本人。

同样是曾经犯下罄竹难书罪行的德国为何欧洲各国就没有这么大的仇恨呢?请看一个事实:1970年,当时的联邦德国总理勃兰特访问波兰,跪倒在华沙犹太人殉难者纪念碑前,表示自己要”替所有必须这样做而没这样做的人下跪”。1995年6月,德国前总理科尔继勃兰特之后,双膝下跪在以色列的犹太人殉难者纪念碑前,重申国家的道歉。我不认为中华民族是喜欢记仇的民族,也许日本低调一点,注意一点,姿态一点,关系就不会象现在这样。说白了,还是出于政治考量。

曾经看过一则报道,大意是这样的:当今日本的大多数中学生对中国知之甚少,也对中国没有好感,因为他们认为中国老抱着历史问题不放。我不清楚日本中学生知道什么样的历史,但这种情绪不是好兆头。两国年轻一代如果积怨过深,于亚洲于世界的安全与稳定有百害而无一利。我想,在大的政治层面上没有多少进展的情况下,能否至少中日两国民间交流多一些,善意多一些?

我注意到彭雷以台湾人Hardy为例表明自己的看法,对此我是不赞同的。英语专业当中一般都会修一门叫《跨文化交际》的课程,其中有两个重要的文化概念:in-groups 和out-groups.简单地说,in-groups就是自己人,out-groups就不是自己人,是他人。此概念对中西方文化都适用,只不过西方文化(individualist cultures)对与in-groups的观念没有那么强烈,而亚洲地区(collectivist cultures)非常注重这个观念。无论如何,台湾同胞,同文同种,血浓于水,肯定是in-groups,而日本人当然就不是了。

总还是希望中日两国关系能够改善起来。

Technorati : 中日关系, 日本

 

>>声明: 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 来自道天如是觀◎西岸
>>本文链接: http://farbank.net/2007/07/03/talk-about-japan/

Discussion

July 2007
M T W T F S S
« Jun   Aug »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Statistics
    • 日志数:254
    • 页面数:7
    • 分类数:5
    • 标签数:360
    • 评论数:3876
    • 总字数:345662
    • 建站时间:2006-12-1
    • 最近更新:2017-9-6 3:17pm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