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tmas day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4 posts

Hope for Christmas

“圣诞记录可以简单,也可以复杂”这是我在2007年的圣诞节写的一句话。今年,内心经历了一次极度的失落,以至于觉得整个世界完全是漆黑一片。而后开始默默的祈祷,每日晚间虔诚地阅读《圣经》。终于慢慢地走出了阴霾。(约翰福音8:12)耶稣对众人说,“我是世界的光,跟从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 以后,只要这个博客还存在,每年我都会记录和圣诞有关的话题。 早年上《宗教人类学》课程时,我向刘教授提了一个十分弱智的问题:打麻将糊牌时念“上帝保佑”算不算信仰?刘教授笑了,他说这叫投机主义。我突然觉得“唯物主义”是否很残忍?从小到大接受的教育是,宗教是迷信的,是毁人的。那么世界绝大多数国家,是否由于宗教信仰而堕落至极呢?人,真的只有身体(物质)吗?世界范围内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并没有本质不同,但见得此间频繁且麻木地超越底线,试问:信仰何在?

圣诞实录

圣诞可以复杂,也可以简单。2007年的圣诞,我随意地记录。 (一)平安夜。数万人安静地涌向约旦河西岸城市,传说中的耶稣诞生地—伯利恒,祈祷庆祝,上帝没有忘记早在诺亚方舟就与人类达成的契约,他派圣子来拯救众生。马槽广场、圣伯多禄大教堂、教皇本笃十六世、秉烛祈福的信众,以及在圣歌与钟声中祥和的子夜弥撒,圣诞从来都不是一个普通而喧嚣的节日。 (二)浓缩的节日。以下是一个国人对圣诞典型的理解:12月24日晚,平安夜;12月25日,圣诞节;12月26日,狂欢夜。他们无从得知Christmas Tide是从12月24日到次年的1月6日。   (三)喧嚣。对于像Eric(我的美国友人)这样的天主教徒来说,成都过圣诞节的方式令他跌破眼镜:十几万人涌上街头手拿充气塑料棒,甭管认识不认识见一个敲一个;而西方传统的烛光、圣歌、火鸡、团聚似乎从来没有进入过这些狂热的“圣诞爱好者”的脑海。他会摇摇头,但还是报以善意的微笑。一群疯子,他其实想说。

i don’t celebrate christmas day

Although I am quite familiar with the origin and celebrations of Christmas Day, the most important festival in the western world, actually I’ve never got the idea of participating its crazy celebrations, which could terrify foreign guests. Some of my classmates now are working as policemen. For them, Christmas Day is their yearly ultimate nightma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