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re reading...

一地鸡毛

Hope for Christmas

“圣诞记录可以简单,也可以复杂”这是我在2007年的圣诞节写的一句话。今年,内心经历了一次极度的失落,以至于觉得整个世界完全是漆黑一片。而后开始默默的祈祷,每日晚间虔诚地阅读《圣经》。终于慢慢地走出了阴霾。(约翰福音8:12)耶稣对众人说,“我是世界的光,跟从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

以后,只要这个博客还存在,每年我都会记录和圣诞有关的话题。

早年上《宗教人类学》课程时,我向刘教授提了一个十分弱智的问题:打麻将糊牌时念“上帝保佑”算不算信仰?刘教授笑了,他说这叫投机主义。我突然觉得“唯物主义”是否很残忍?从小到大接受的教育是,宗教是迷信的,是毁人的。那么世界绝大多数国家,是否由于宗教信仰而堕落至极呢?人,真的只有身体(物质)吗?世界范围内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并没有本质不同,但见得此间频繁且麻木地超越底线,试问:信仰何在?

圣诞被基督徒们庆祝了一千多年,当它带着资本主义色彩进入中国的时候,它就被彻底戏谑了。一方面官方不允许公开宣扬圣诞,另外一方面民间按照自己的理解诠释圣诞,一个更像是狂欢节、元旦前夜和万圣节的中国式“圣诞”新鲜出炉。成都,天府广场,圣诞夜。无数人拿着充气棒彼此追逐、打斗,放肆的笑响彻整个夜空,“MA-DE,我们也圣诞了!”

上帝和人类签署契约以后,脾气就好多了,而耶稣,上帝之子,他的光泽还没有真正泽被这片似乎不需要信仰或者充斥伪信仰的大地。

一个只在电影镜头里出现的圣诞节:窗外,洋洋洒洒的大雪纷至沓来,整个世界银装素裹。导演不失时机地将镜头切换近景,一户人家围坐在壁炉前,欢声笑语。接着给一个炉火的特写,色调转为橙黄色,极富温暖的感觉。镜头再次拉出屋外,白胡子的圣诞老人乘坐着雪橇背着一大包五颜六色的礼品紧赶慢赶。背景音乐当然是舒缓的圣诞歌曲,那家人朗诵着圣诞诗篇,孩子们不断地张望,“我的圣诞礼物呢?”

白雪、炉火、歌曲、诗篇、期待……,至少会让人那时很纯净。

今天在CNN上看到了一首music video ,来自于Jack Johnson,我在Youtube上找到了,算是和大家分享的圣诞祝福吧。歌曲名字叫Hope.

 

>>声明: 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 来自道天如是觀◎西岸
>>本文链接: http://farbank.net/2008/12/24/hope-for-christmas/

Discussion

December 2008
M T W T F S S
« Nov   Jan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Statistics
    • 日志数:254
    • 页面数:7
    • 分类数:5
    • 标签数:360
    • 评论数:3876
    • 总字数:345662
    • 建站时间:2006-12-1
    • 最近更新:2017-9-6 3:17pm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