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方

成长很诡异— 匆匆地奔向未知的远方,却会在某个不定的时刻,轻而易举地回头采撷一串串或深或浅的足迹;蓦然发现,哪怕串成了珠贝,一步也无法倒退,她方成为遥不可及的彼岸,你在此岸。

意念延展的维度是时空可转换的范畴,以为可以自由穿梭,但一切尽在幻化中;空气中一丝丝痛并快乐着的味道撩拨着你的味蕾,手能把握的还是一阵无形的风,有点凉。

高傲的头颅,坚毅的背影,曾默默而明白地诉说,不必追。岁月让你历经万千,可十年后的某天,晨,一个单纯而清新的梦—她在她方冲你明媚的微笑,就这样被悸动环抱,窗外模糊的面庞都具象成了一个人,是她吗?

喜欢用朦胧来表达心声,可朦胧得连真实都不再真实了。你说,彼此生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中间隔着异次元;她应,电筒发出的微弱光柱映衬了从心到眸子的滴滴泪珠。不再疑惑,真心却从此远离……

依然在她方。都说人无完人,为什么心目中留下的是完美的回忆?像在橱窗中包裹的精美食物,匆匆的行人驻足观望已经心满意足。你很恐惧。难道真的是造化弄人?最近的远方是自己不了解自己,最远的远方是自己抵达不了自己的背影。

一首旋律响起,无法再去追忆,只能斩断一条尾巴。虽然,依然在她方。

Technorati 标签: ,

 

>>声明: 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 来自道天如是觀◎西岸
>>本文链接: http://farbank.net/2007/12/07/she-is-there/

admin

Hello, the Matrix.

26 Comments

  • 我和你一样感动。 🙁

  • 这女的怎么看的眼熟?
    jonhny english里面的女主角?

  • @Peng Lei: 来自澳洲的娜塔莉·安博莉亚(Natalie Imbruglia)发迹于英国的电视剧,演而优则唱,娜塔莉曾说:“自己的声音要是录成了唱片,那一定是不能听的。”,而她一首《Torn》蝉联了英国广播电台一整年的点播率最高的歌曲,荣获英国太阳日报票选“年度最佳女歌手”、MTV“最佳新人”及Billboard“最佳年度单曲”、“最受欢迎女艺人”等殊荣,在家乡澳洲更是获奖重重,全球专辑销售数字高达800万张。她还是个不爱表现的人,喜欢穿松松垮垮的衣服,住在宁静偏僻的小镇或小岛。

    ———— 以上介绍来源于网络。

  • 气质型的,我喜欢……
    一直在追求,但寻觅不到……

  • 西岸开始玩感觉了啊……
    不过文笔确实了得,我要改行啊,学文学算了……

  • 歌曲太动人了……

  • @Pine: 过奖了。诉说一些感觉其实也蛮正常的,因为我就是一个文科生。

  • 有些东西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磨灭吧。

  • 哇XX,scottie,好厉害哦~~ 😈

  • 厉害的文字!

    有些东西真的很难忘记!

  • 喜欢安静温暖的文字 ^_^

  • 忍不住又来看……

  • She is there;but actually, she is not there, gone with wind.

  • @冰冰、一晨、Evacuee, Heeye, Pine, Linda

    也许感动无处不在。

    推荐博文里面的这首歌:Natalie Grant – Held (很多地方都有下载)

  • 天籁之音令我塌方

  • 她方,这意境好。

  • 真是一曲缠绵悱恻的歌曲。

  • 太卡了,断断续续的,都怪我网络不好-_-

  • 欣赏了。 😉

  • 很有性格的样子….

  • 这个歌者不错,好久没有听歌了

  • […] 8. 最后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我的她方。文字也是一种宣泄,但人有时并不会轻易地释怀。历经十年,仍然有一种刺痛的感觉。回忆并非总是美好,一个单纯而清新的梦可以让人神情恍惚好几天。 […]

  • Natalie Gulbis Picture…

    Man i love reading your blog, interesting posts !…

  • […] 8. 最后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我的她方。文字也是一种宣泄,但人有时并不会轻易地释怀。历经十年,仍然有一种刺痛的感觉。回忆并非总是美好,一个单纯而清新的梦可以让人神情恍惚好几天。 […]

  • […] 宅的表象就是一个人。那年夏天,知了没完没了地在树枝上鸣叫,提醒我这是一个酷热难当的暑期。习惯了每天在阳台上眺望楼下如蚂蚁穿梭的车流和人群,任皮肤晒得黑黑的。城区自有城区的便利,小吃冷饮应有尽有;背心和拖鞋的装束,表明这是一个人的生活状态— 而且容易被自己放大。生活原来如此简单,吃了睡,睡了吃,音乐、录影带和书籍,走马观花,却也自在其中。有时我也想给她打一个电话,不过交流如同黑夜一样不可预知;诗情画意不一定适合灼热的天气,更为要命的是,它似乎也被烤干了。有一句话很有意思,“不习惯一个人也不习惯两个人”,想象着李白的“对影成三人”或者身边有一群人。那年夏天,我几乎没有下过楼。 […]

  • […] 宅的表象就是一个人。那年夏天,知了没完没了地在树枝上鸣叫,提醒我这是一个酷热难当的暑期。习惯了每天在阳台上眺望楼下如蚂蚁穿梭的车流和人群,任皮肤晒得黑黑的。城区自有城区的便利,小吃冷饮应有尽有;背心和拖鞋的装束,表明这是一个人的生活状态— 而且容易被自己放大。生活原来如此简单,吃了睡,睡了吃,音乐、录影带和书籍,走马观花,却也自在其中。有时我也想给她打一个电话,不过交流如同黑夜一样不可预知;诗情画意不一定适合灼热的天气,更为要命的是,它似乎也被烤干了。有一句话很有意思,“不习惯一个人也不习惯两个人”,想象着李白的“对影成三人”或者身边有一群人。那年夏天,我几乎没有下过楼。 […]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