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4 posts

其实

其实,差不多一年以来第一次去看我的友情链接—— 那些曾经三五天就互相踩踩的博友 如同散场的舞会,空气中还弥漫着喧嚣,但他们都只留下远去的背影 不少人上一次更新还停留在2011,域名已经挂掉,更多的再也没有评论和互动 还记得什么话题广告、流量、PV、PageRank、blogsphere、大牛…… 其实,我们都已经遗忘 其实,交流的方式更多转向短小的微博,twitter, google+ 神马的——博客太长,太专业,太费神 我们越来越屈服于沸腾的节奏,只为了让自己有更多的时间喘息 其实,我们仍然在记录,只不过越来越碎片 其实,我还在码字,写一些和自己专业、生活完全没有关系的话题

本博关门大吉

接有关方面通知,本博从即日起暂时关门大吉,这事儿很平常。百年奥运嘛。 各位也多保重。 Nowhere to go. update: 感谢各位关心。我所说的“暂时关门”就是“暂停更新”的意思。 我曾经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 我要给你我的追求/还有我的自由/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 噢…… 你何时跟我走/噢…… 你何时跟我走/脚下的地在走/身边的水在流 可你却总是笑我 一无所有/为何你总笑个没够/为何我总要追求 难道在你面前/我永远是一无所有/噢…… 你何时跟我走 噢…… 你何时跟我走/告诉你我等了很久/告诉你我最后的要求/我要抓起你的双手/你这就跟我走/这时你的手在颤抖 这时你的泪在流 莫非你是正在告诉我/你爱我一无所有

无意义或意义

北京奥运加强安保,昆明公车遭炸弹袭击,我的电脑极不配合地中了未知木马病毒— 音效完全失灵。不要过分解读,这几者没有任何联系。对恐怖主义必须采取坚决的打击,歇菜的电脑还可以被“妙手回春”— 重装。这么想,这么做,我也稍微释然了,虽然这都得花费时间。 电脑毛病被搞定,可上传工具CuteFTP和Windows Live Writer安装一直有问题,不断出现的报错提示简直让我抓狂。真不想弄了,可这俩家伙好歹也追随我多时,鞍前马后的,我不想“残忍”地“蜚鸟尽,良弓藏”,再者,我干嘛要认输?终于安装成功,原来CuteFTP是汉化程序有缺陷,而Window Live Writer 是缺一个关键程序更新。时间耗费了差不多一个半小时,我突然感到,劳神费力就为了整博客?难不成它当饭吃了?我真把它当垃圾扔了天会塌吗?

其实我什么都不会

大地震过后,觉着自己应该做点什么。想去挖幸存者,可我不是战士;想去抢救伤员,可我不是医生;想去灾区搞重建,可我也不是建筑师。只好捐点钱,外加一些祈福。网上又有人说了,捐款是一种很偷懒的行为。得,我几乎全无用处。 玩博客好像整出了一些名堂,这不,一位朋友之朋友居然邀请我做《互联网周刊》的兼职撰稿人。在我正有些飘飘然的时候,具体的写稿要求还是我清醒过来, 有两年以上在IT专业媒体或财经媒体发表文章的经验,对IT、电信、互联网以及泛财经领域的新闻报道、评论等写作非常熟悉,能够随时接受杂志对稿件紧急交稿的要求,有较开阔的视野与乐于合作的热情。 虽然我也许可以凭借无所不能的互联网能搞定一些稿件,但毕竟我不是行家里手。算了吧,得对读者负责。— 我对自己很失望。

以垃圾的名义继续

人,是要产生垃圾的。与人息息相关的语言文字是思想的排泄物,不可避免地也在制作垃圾。以为自己下笔总是字字珠玑,根本就是一个伪命题。 去年最后一天,无厘头开始光临。月黑风高,本博来访IP疯涨,无数站长梦寐以求的数据。传说中的人品爆发?非也。感谢把奥运频道改版会闹成妇女权益维护声讨会的胡紫薇,感谢把三奶肚子搞大的张斌,感谢老子天下第一的CCTV。对SEO近乎于无知的我终于体会了一把百度、谷歌蜂拥而至的关键字检索。I made it! 倏地,一阵风让我从沉醉中清醒。那些还算呕心沥血的日志没有为众人欣赏,反倒是以如同嚼蜡的文字记录的如同垃圾般的张斌。 基本上,博客就是垃圾,马桶文化的最新代表。 报纸上罕见“副刊”,人们描写地更多是充满小资情调等待某一次艳遇的咖啡馆,高谈阔论的是过度商业化的电影,书架上则摆满了各式各样的DVD。吃饱了饭,坐上马桶,确定通畅而且垃圾车准时在午夜出现,压下按钮,水放肆地奔流着,完了再去看博客和网络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