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4 posts

就这样挣扎

这几天很惨猫儿,屁大的博客差点把我搞成神经病。自以为万无一失,但phpadmin备份出了问题,wp 自带xml无法导入。已经准备"冒天下之大不讳",手动添加所有的文章和评论;贴了五六篇日志和七八条评论过后,这才发现原来我是愚公移山,这事儿是mission impossible. 忽如一夜暴雪来,满目疮痍,哀鸿遍野。弱势bloggers,草芥一般,哪能幸免?我想到了去做一回孙子,搞了一个友情提示(deleted),大意为每日三省其身,诚惶诚恐,求爹爹告奶奶,但求贵手高抬。身处一个渐欲陌生迷离的世界,其实当孙子也不灵。于是乎,说咔嚓就喀嚓。抢救整理中,发现我的博客其实充斥的是大量无关痛痒、无病呻吟、风花雪月的东西,如果说它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无害- 于自己,于他人,于社会毫无损害;换句话说,也无甚劳什子用处,任何时候都会象风一阵刮过,空气中没有异样的味道。

还提示个P

话不多说。本博招遇建站以来最为恐怖的事:服务器被hexie,备份失效,文档无法导入,可谓损失及其惨重!现在只有通过手动重新输入文章和评论,100多篇文章和600多条评论,如果问我现在什么心情,我只能说,去他妈的。 感谢瓶子和heeye的热情帮助,没有他们我可能比现在还惨。 唯一的好消息是评论重新开放! 附录:红旗下的蛋 突然的开放实际并不突然   现在机会到了可能知道该干什么   红旗还在飘扬没有固定方向   革命还在继续老头儿更有力量   钱在空中飘荡我们没有理想   虽然空气新鲜可看不见更远地方   虽然机会到了可胆量还是太小   我们的个性都是圆的   象红旗下的蛋   头突然出来是多年的期待   挺胸抬头叫喊是天生的遗传   心里当然明白我们是谁的后代   无论行为好坏内心还是清白   权力在空中飘荡经常打在肩上   突然一个念头不再跟着别人乱走   虽然身体还软虽然只会叫喊   看那八九点钟的太阳   象红旗下的蛋   肚子已经吃饱了脑子已经想开了   别说这是恩情永远报答不尽   我们不再是棋子儿走着别人划的印儿   自己想试着站一站走起来四处看看   现实象个石头精神象个蛋   石头虽然坚硬可蛋才是生命   妈妈仍然活着爸爸是个旗杆子   若问我们是什么红旗下的蛋

抽空更新一下

这个题目是跟彭雷先生学的,因为自己的确拿不出像样的标题来统摄这篇日志,这招很妙!不过下一次又怎么办呢?那就《再抽空更新一下》。 说这话当然是由于我很忙,英文有一个表达叫work one’s head off, 非常形象。 我的导师Prof. Deng 马上就要去美国做一年访问学者,赶巧的是他和我美国的小兄弟淳淳居然在同一所大学:佛罗里达大学。现在攻读计算机图形设计博士学位的海拔近1.90米这位大眼镜兄弟热情好客,听说我导师要去美国,已经准备驾驶他那辆以及其便宜价格在美国购买的,在国内标价超过60万人民币的VOLVO商务车去接机。事实上他们已经接上了头,有意思的是双方都在使用English,常说入乡随俗,到美利坚后,看来二位可能是要用E文来交流了。

我在写博中犯的一些错误

头一次被人(Mr.Yorick)点名参加博客接力游戏,因为最近杂务缠身,难得喘息,只待过些日子来"接招",不过转念一想,时间这个东西很奇怪,只要一推,就不知道推到猴年马月;疲了,乏了,就更找不到动笔的念头了。俗语不是这样说吗:"时间像××一样,挤一挤总是有的"。乘现在还清醒,就记录一下点滴感受吧。 既为第一次,自然有新鲜感,恰似好奇的刘姥姥走进大观园;扑面而来的感觉是,这不正像部分博友所诟病的feedsky 的话题和博狗的口碑吗?一传十,十传百,走的是"病毒式"的传播路线,要的是全民参与的效果。当然此接力博客是免费的。再者,以题目看是让大家勇于自我批判,暴露个人存在的写博问题,甚至于不妨来点隐私,相互借鉴,避免类似错误,发起者可谓用心良苦。最后,似乎更为有意思的是,注重专业态度的同时还要发挥各位的娱乐精神,呵呵,"低头认错"的事儿离各位还远着呢。 对国人而言,错总不是那么好认的,即便真有问题,还是环顾左右而言它,比如说我就搞不懂什么叫"问责制",足协的权贵们怎么可以在兵败如山倒的情况下,连屁都不放一下?OKAY,别扯远了,我还是要"坦白"一下自己的问题。  

总会有那道坎

120天,100篇日志,不是猛男的我其实很疯狂。在日志到达第90篇以后,我憋着一股劲,象一个注射了兴奋剂的运动员发起了最后冲刺,很快地撞线- 完成了第100篇。然而药力消退后,后遗症并发:疲惫,厌倦,恍惚……突然找不到博客发展的方向,像一支迷途羔羊。也许还有很多可以谈论的话题,但是已无付诸笔端的热情。以为自己会休息很长时间,但即使在不敲击键盘的那段时间,又何曾离开过博客?在彭雷的帮助下,我学会了用抓虾订阅多位博友的日志。当我登录抓虾浏览的时候,不是很期待博友又有新作问世吗?如果长时间看不到更新,至少那一瞬间不是怅然若失吗? 从事电影工作的高山以其唯美的文字令我陶醉,他似乎也遇到这样的坎儿- 到底该怎样对待博客?他在《无奈的遗忘》中提到:博客是一个怪物,博客扭曲了人生的态度。于是他许久未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