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G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4 posts

约翰逊的个人秀

无意中,小巨人抢了老谋子的好戏,而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逊却好像有意要在OG会旗移交仪式上唱一回独角戏。他踱步入场的时候,总感觉他晃晃悠悠,一条腿长一条腿短,要么就是刚刚小酌二两。头顶老母鸡般的杂乱发型,身着一副乡镇企业老总似的西装,手不时地伸进兜里,也许是在找打火机之类的东西— OG规则不知道能不能在场上吸烟?不过他还是不忘挥手示意,东找找西看看— 亲爱的伦敦老乡你在哪儿?看台上的英国首相布朗如坐针毡,这个二愣子又要出什么“糗”呢?{注:以上叙述基本符合事实} 后来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他到台上后和罗格主席寒暄几句,握了一下手,而他忽略了与北京市长握手致意;会旗舞动几下后,他凭手劲单手把会旗传递给了一位工作人员。 在一个极端重视细节,恨不得将误差缩小到毫米的中国的场合,约翰逊是一个十足的粗人,他几乎彻底颠覆了英伦绅士的他者形象。国内互联网上骂声一片,英国本土如英国广播公司、泰晤士报、每日邮报、观察家等各大媒体也竞相报道。这其中您一定得看约翰逊自己的说明Beijing Notebook. 我简直有点大开眼界,国内估计没有这样的市长级专栏作家,其文笔功力何其了得,行文流畅、叙述生动,俏皮中不乏尖酸与讽刺,再者他“国际玩笑”也敢开,

抱五秒,小巨人抢老谋子大戏

2008OG闭幕式昨日如期上演,没什么纰漏,也没什么彩头。人们不会在乎歌者在唱什么,舞者在跳什么,此刻只关心是否将音量开到最大,是否可以玩到最High。奥林匹克终于在宛如散场舞会时找到了它的一个本源— 这就是一个游戏,就是一个派对。 即便是基本视为走过场的闭幕式,老谋子终于还是祭出了看家法宝:大红色(见于《红高粱》、《大红灯笼高高挂》等),锣鼓震天(法宝之法宝),明黄色(当然是《满城尽带黄金甲》),以一个最善于掌控的电影叙述方式演绎了他心中的It’s time to say goodbye. 虽说老谋子嘴里道“不能用开幕式来看闭幕式”云云,但他酸溜溜的腔调还是希望观众认可,达成俗语之“善始善终”。

关于刘翔退赛

2008年8月18日,看起来蛮吉利的日子,然而它注定要再给今年逢八不利的传言增添一个注脚— 王者刘翔尚未起步,便黯然地退出了110米栏的争夺。中国田径夺金的梦想转瞬间化为泡影。当广播传来刘翔退赛的消息时,全场9万名观众整齐划一地惊愕,上帝在开玩笑吗? 人们有理由被震惊得目瞪口呆:想到过刘翔会被击败,但一枪未跑地退出实在匪夷所思。持几千块钱门票入场的观众手里霎那握住的便成了废纸。而更大的失落在于,如果刘翔在鸟巢最终蝉联冠军,民族的激情会空前的高涨,中国体育乃至国家形象将上升到一个可以忽略不少问题的高度。 我理解在赛前很多媒体以及公众对刘翔的期许,但是只要翻开奥运的历史,有多少人可以蝉联金牌?这里我只需要列举奥运田径赛场的一些冠军表现:

本博关门大吉

接有关方面通知,本博从即日起暂时关门大吉,这事儿很平常。百年奥运嘛。 各位也多保重。 Nowhere to go. update: 感谢各位关心。我所说的“暂时关门”就是“暂停更新”的意思。 我曾经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 我要给你我的追求/还有我的自由/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 噢…… 你何时跟我走/噢…… 你何时跟我走/脚下的地在走/身边的水在流 可你却总是笑我 一无所有/为何你总笑个没够/为何我总要追求 难道在你面前/我永远是一无所有/噢…… 你何时跟我走 噢…… 你何时跟我走/告诉你我等了很久/告诉你我最后的要求/我要抓起你的双手/你这就跟我走/这时你的手在颤抖 这时你的泪在流 莫非你是正在告诉我/你爱我一无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