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re reading...

文心雕龙

《长航》(金子晴口述 @第13章至第18章)——电视剧《深海利剑》续写

(十三)菲雨(3)

旁白:金子晴狠狠地挂掉电话,但她感到很无助。

口述:敢情那些传说都成真了?“舞花飞雨,涛声拍岸” 咦,我脑袋什么时候钻出这样的破词小调?

但现在看来,菲雨利用工作之便,接近卢一涛是明摆着的事实。装配新型导弹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需要各个岗位密切配合。那他们不是天天泡在一起了?

还拉着卢一涛听浪漫主义爱情交响曲,菲雨完全是有备而来。

不过,刚挂断电话我就后悔了。远航期间通上电话何其困难,思念就像一只神秘的沙漏,每时每刻都在悄悄地落下,却又回落我的心里,周而复始,永不停息。我这次没好好给他说话,下次又要等到什么时候?

不,我不想说了。心情这么糟糕还能说什么?下一次再打电话,我第一句就说,“祝你们幸福!”

(旁白:此时电话再次响起,卢一涛的号码)

菲:你是金子晴吗?

金:你是哪位?

菲:我叫菲雨。“菲红拂黛怜玉人”的菲,“雨线垂垂晴又落”的雨。我是801潜艇卢一涛少校副艇长的战友、同事、朋友、校友,还有老乡。

金:这么生动,你作诗呢?

菲:作诗不敢。我现在想说的是你一个堂堂海军中校,心理医生,潜院教官,部队没教过你基本的礼仪吗?

金:你到底想说什么?

菲:你干嘛挂断卢一涛的电话?不等他说完话?

金:我挂断他的电话,需要你批准吗?

菲:我现在不和你斗气。反正这会儿卢一涛去司令办公室了,就咱们两个。

金:我没时间和你闲扯。

菲:这么说,你怕我?

金:笑话,我怕你什么?

菲:你怕我抢走卢一涛!

金:胡说!

菲:你就是怕我。我比你年轻,比你漂亮,比你珍惜他,比你更懂卢一涛。

金:。。。

菲:他不是跟你表白过吗?

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菲:你连这个都要逃避?以卢木木的性格,他肯定是鼓起了八辈子的勇气才向你做的表白。可你呢?什么亲人,好朋友,无论在哪里都惦记着对方?玩深沉,玩文字游戏,不懂装懂,你这算什么回应。YES OR NO。

你不爱他,你就放手。你以为卢一涛没人要了?我告诉你,这么优秀的男人,本小姐第一个不放过。

金:。。。

菲:我明确告诉你,我现在就是在追卢一涛。我们一起工作,一起聊天,天天在一起!

金:你,你别说了。

菲:我就是要说。可无论我怎么接近他,他都没有接纳我。从他的眼睛,我只看到了你!我想起他提到你的眼神,眼睛放光,满满都是渴望,我很心痛。我怨自己没有早点来基地,那样还有你什么事儿?

金:他还给你说什么了?

菲:我不想再听他提到你,我讨厌再听到。

金:。。。

菲:你看着办吧。反正我们还得在基地待一段时间,我可不会隐藏自己的感觉!

金:。。。

菲:再见。下次记得好好给卢一涛讲话。你们已经五个月没有见面了!

(旁白:金子晴彻底傻眼了。)

 

(十四)萌发

旁白:菲雨已经挂断电话,留下金子晴一个人发愣。灯火阑珊,夕阳唱晚,金子晴也无心欣赏这难得的美景。

口述:菲雨太厉害了,卢一涛的红粉佳人,红颜知己,我的。。。“首席情敌”? 刚刚她连珠炮似的话语让我感到震撼。

我一直游走于自我设定的心理边线,不敢轻易地突破越界。以前卢一涛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我又何尝不是呢?

那次卢一涛看望完中弹后逐渐康复的尚堂,来到我这里谈心。其实我已经接到调令,马上就要离开潜艇部队,开启一段未知的漫长的旅程。

我对他说,你是我的亲人,无论你在哪里我都惦记着你,因为你的存在蝴蝶也被挤走了。

亲人,我们的生命中永远都有彼此;蝴蝶曾经是我内心最隐秘的部分,而现在卢一涛取而代之,他活生生地伫立在我面前。

他的手我紧紧握住我的手,久久不松开,我们就那样凝视着彼此的眼睛。。。我好想时间停住。生怕此时有战友走进来撞见。

集体婚礼时,我说无论未来咱俩怎样,你永远都是我最好的朋友,亲人,无人能代替。我们的使命任务,光荣而艰巨,未知且漫长,但我从没想过,因为未知所以放手。

对我,卢一涛是命运的赐予,一句话,一个气息,我们就能感受。但我总害怕命运再次作弄,因为太珍惜反而怕失去。

过往的经历,专业的要求,我必须时刻保持高度理智,不能感情用事,不然我可能失去冷静的判断而铸成大错。习惯成自然,内心的起伏也得自我控制。

爱,就一个字,轻易地说出口,不是我的风格。

面对蝴蝶,我曾经想说,最后来不及说。

现在面对卢一涛,也许,某个时间某个地点。。。

无论如何,我不会再畏惧我的怯懦。。。

谢谢你,菲雨。虽然我们无法成为朋友。。。

(旁白:感动和希望,好似不屈的种子,即令在冻土深层也会悄悄地萌发)

 

(十五)生日

旁白:自从和菲雨“交锋”以后,金子晴的内心似乎平复了不少,她开始期盼返航了。今天,恰逢卢一涛生日。趁着工作之余,赶紧拨通卢一涛的电话。

口述:

金:卢一涛!

卢:是我,子晴。你今天怎么有空?

金:你忘了今天什么日子?

卢:啊,什么日子?

金:你的生日。

卢:每天忙得不可开交,恨不得天天都是26个小时,早都忘了。

金:祝你生日快乐,一切顺利!

卢:会不会太简单了点?

金:你还想听什么?

卢:我想听,你想我。

金:我想大家了,张琳、黄小夏、姜耀、韩冰洋、尚堂、鹿宁、高迪、席楠。。。 还有你。。。

卢:把最后一个人的名字再重复一遍。

金:讨厌。

卢:哦,对了,新型可射防空导弹已经装配完成,我们801艇现在是真正的超级国之利器。菲雨他们的任务结束,她已经走了。

金:是吗?你好像很舍不得她走。

卢:菲雨她们团队给了我们801很多帮助,我很感激她们。

金:那不就是舍不得吗?

卢:你误会了,子晴。菲雨是我校友,老乡,临走的时候她说她不想再见到我。

金:哦?

卢:我对她说,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人,我再也装不下其他人。嗯,你还记得你上次过生日,我一句话最后没机会讲出来吗?

金:你想说什么?

卢:很简单,我希望和你在一起的时光每个刹那都能化作永恒。。。

(旁白:没等金子晴回答,电话信号突然中断了)

 

(十六)返航

旁白:护航编队经历了漫长的远征,圆满完成了各项既定任务,准备开始返航。金子晴的任务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收尾。她克服了一个女兵上艇带来的各种不适,积极工作,获得了舰队首长和官兵们的一致好评。

口述:远航已经历经十个多月,各项工作基本完成,我终于感到了一丝惬意和轻松。

上次给卢一涛电话送出生日祝福,最后听到他说:刹那化为永恒。只有进入彼此内心深处的人才会感到永恒的力量。

生命多么诡异,我们匆匆地奔向未知的远方,由于繁杂而遗忘。

却会在某个不定的时刻,轻而易举地回头采撷一串串或深或浅的足迹;蓦然发现,哪怕串成了珠贝,一步也无法倒退,如果我们不曾把握,我在此地,你在他方。

意念延展的维度是时空可转换的范畴,真情才可以自由穿梭;虽然空气中一丝丝痛并快乐着的味道撩拨着我的味蕾,手能抓住的却是最不可思议的你。

高傲的头颅,坚毅的背影,曾默默而明白地诉说,看远方。岁月让人历经万千,可经年后的某个莫名的午后,一个单纯而清新的梦—他在他方冲你明媚的微笑,就这样被悸动环抱,窗外模糊的面庞都具象成了一个人,是你吗?

喜欢用朦胧来表达心声,可朦胧得连真实都不再真实了,只能从自我中走出,让心到眸子的滴滴泪珠,每一个都光莹剔透,不再疑惑……

最近的远方是自己不了解自己,最远的远方是自己抵达不了自己的背影。

此刻,让海水轻轻地摇,我做了一个梦:回港的码头上,他捧着99朵蓝色妖姬等着我,他的目光执著热情,他的身影屹立矫健,我们怀有同样的期待和向往,生命的意义就是一场灵魂的邂逅,和永不分离!

苍天,请让我猜中故事的开头,还有结尾。。。

涛,等着我,我回来了。。。

 

(十七)码头
旁白:护航编队终于胜利返回基地港口。码头上,军旗招展,人头攒动,空气里弥漫着重逢的味道。金子晴无心和身边的人告别问候,她心急如焚地在人群中搜索一个让她魂牵梦萦了好似一辈子的身影。

口述:涛,你在哪里?我怎么找不到你? 你1米92的身高,不是一下子就应该出现在我眼前吗?

难道又出任务了?运气这么差,是不是以后每次都赶不上?

我们经历了那么多,但好像话从来都没有讲完,要不就是没有时间,要不就是找不到机会,要不就是莫名其妙地被打断。

801艇不是没有出港吗?好些801官兵都在啊,难道他又跑去修理厂研究潜艇?

今天是什么日子?你不可能不知道。

为我放下手中的工作一小会儿,难道地球就不转了吗?

还99朵蓝色妖姬?我什么都猜不中!

(旁白:金子晴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喧闹的人群中,整个世界好像都跟她没有关系,失望伤感写在脸上。这时韩冰洋看到她,使劲向金子晴挥手。)

韩:金医生,别动,站在那里别动,我过来了。

金:我在呢。

韩:金医生,我刚才到处找你,看把我给急的。还好,终于看到你了。

金:嗯,你们没有出海?

韩:没有。最近比较有空,大家都在岸上休整训练,好长时间没有这么放松了。对了对了,你看我,差点忘了大事,想问卢一涛在哪吧?不巧,我们都没事,卢一涛却不在基地。他已经走了。临走前,他委托我把这封信交给你。你慢慢看吧,我的任务完成,再见!

(旁白:金子晴慢慢地拆开信,手不停地在颤抖)

 

(十八)信封

旁白:金子晴知道所有的答案都在这个信封里,她从未有过的忐忑和期待。

子晴: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在飞往X国的军机上了。经中央军委批准,通过和X国的多轮磋商,双方最后达成一致,我们将在那里建设一个现代化的海军基地。以后我们海军部队的补给和作战能力将得到一个实质性的飞跃。我被选拔为中方联络工作组的作战参谋,负责一系列的重要任务。我非常期待这次海外之行,不过,我可能很长时间看不到你了。基地建设周期可能需要2-3年。

司令告诉我你们护航编队今天就能回到基地。本来我已经准备好了很多礼物,好吃的等你回来。以前姜曜说我帮厨是大乱炖,这次你可能会大开眼界了。无论是沙拉,苹果派,牛排,还是佛跳墙,麻婆豆腐,羊肉泡馍。。。 都是手到擒来,我可以去申请美琪琳大厨了。

我还委托姜曜黄小夏他们给你订购了99朵蓝色妖姬,你一回到宿舍就能看到。希望你喜欢。

对了,你一定知道韩冰洋是位诗人吧,其实他还能写小说和剧本。我们最近闲聊的时候,他说他要把我们T计划的故事改编成一部剧本,名字叫《深海利剑》,连载在海军军报上。他说要以我为男主角,你是女一号。不过,他的构思我看了,他只写到去年基地集体婚礼我向你表白,最后我们分别你去参加远航。我觉得这样写,蛮虐心,读者会不答应。而且也不符合男女主角的后续发展啊。所以我让他继续写下去,写到你今天回来为止。写好之后,他会第一时间发给你。

这封信里还有一件重要的东西—— 结婚申请报告。

我知道这样做可能会比较唐突,不过,人的生命里我们绝大多数人只可能碰见唯一一次美丽的邂逅,即便是我们履行军人神圣的使命,出海完成各项任务,经历漫长的分别和沉默,但这一次无论如何我不会再放你走。一个眼神,一句对话,一个气息,我从没有像今天这样感到我们心意相通,你的一切在融入我的生命。

如果你担心我们没怎么正式谈过恋爱,没问题,先结婚以后再把恋爱补上!

作为军人,我们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但走进婚姻殿堂不是命令和任务。所以我给你两个选择,你一旦做出选择,我再无二话。

选项A:你在《结婚申请报告》上签字。

选项B:请参考选项A。

大概三个月后,我有十来天的探亲假。

保重,子晴。等我回来!

爱你的:涛

 

2017年8月17日星期四下午

 

口述:卢一涛,还有选项C吗?

开玩笑呢。

我现在就去司令办公室,要不然他们马上下班,没人签字了。

(旁白: 金子晴嘱咐身边的战友帮他看一下行李,然后飞奔向司令办公室。。。)

 

>>声明: 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 来自道天如是觀◎西岸
>>本文链接: http://farbank.net/2017/08/17/the-farthest-voyage3/

Discussion

August 2017
M T W T F S S
« May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Statistics
    • 日志数:254
    • 页面数:7
    • 分类数:5
    • 标签数:360
    • 评论数:3876
    • 总字数:345662
    • 建站时间:2006-12-1
    • 最近更新:2017-9-6 3:17pm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