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re reading...

一地鸡毛

祭神如神在

手腕一串佛珠,寺院里求的,注意不能说买的,哪怕是明码实价。求的,沾佛气,遇事才灵验。脖子上又挂了一个十字架,据说基督很时髦。一场麻将下来,捞牌的时候说“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快显灵”;快胡牌的时候说“阿弥陀佛”;不小心放炮了又说,“Oh, MY GOD!”

这不是信仰错乱,因为对不少国人来说兼信几种宗教,或应景意思意思,司空见惯;信仰本来就像做买卖,搞押宝。有点迷信,但又不执著,进一座山就拜一座神,此态度可衍生为对多种宗教的不排斥,万一神明真的存在当如何?似信非信——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不可不信,又不可全信。国人太牛了,反正怎么都不吃亏!

鲁迅的剖析很深刻:中国人自然有迷信,也有信,但好像很少坚信。我们先前最尊皇帝,但一面想玩弄他,也尊后妃,但一面又有些吊她的膀子;畏神明,又烧纸钱作贿赂,拜服豪杰,却不肯为他作牺牲。尊孔的名儒,一面拜佛,信甲的战士,明天信丁。宗教战争是向来没有的,从北魏到唐末的佛道二教的此仆彼起,是只靠几个人在在皇帝耳朵边的甘言蜜语。

看来我们的信仰潜规则便如孔子所说:祭如在,祭神如神在。在鲁迅看来,国人挂着孔子的招牌,多是庄生的弟子:此亦一是非,彼一是非。国人缺乏操持,趋炎附势,极易被收买,遑论坚持殉道之精神。

国人,特别是文人,觉得要干一番事业的时候,说“天之降大任于斯人也”;一旦碰壁,感叹人生无常,世事不可为;也有人返归田林山水,唱“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或炼丹、符咒、斋蘸,以道家的长生观为修持;更有甚者,干脆四大皆空,遁入空门。国人的宗教纠结难怪让明末传教士利玛窦大为不满:本想信奉所有的教义,最终却导致无法信仰任何一种宗教,因为没有一种是他们衷心信仰的。

要问为什么选择“祭神如神在”,这篇日志显然有点勉为其难了。只能大抵这样说,儒家的盛行使得国人更愿意过现世的生活,而且将伦理实践看得高于神仙鬼怪的存在。并且在中庸调和之风下,佛教产生了与儒家关系甚好的禅宗,而儒家又产生了理学。

想清楚了这点,我们也许就不会老是抱怨世风日下,国人缺乏信仰了。

 

>>声明: 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 来自道天如是觀◎西岸
>>本文链接: http://farbank.net/2010/05/21/we-are-free-to-worship/

Discussion

May 2010
M T W T F S S
« Apr   Jun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Statistics
    • 日志数:254
    • 页面数:7
    • 分类数:5
    • 标签数:360
    • 评论数:3876
    • 总字数:345662
    • 建站时间:2006-12-1
    • 最近更新:2017-9-6 3:17pm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