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re reading...

速写主义

很火车

火车似乎能传递一种难以名状的审美符号,身在其中,整个人不由自主地会被吞噬……

未名小站,套着红袖箍的列车员忙不迭地让喧闹的人群退离黄色警戒线,人们终于迎来在污浊空气中彼此的告别。

推开窗户,向熟悉的人群挥手告别,道一声珍重,此一去海角天涯。

汽笛响起,列车缓缓驶发,有一个人默默地站在角落,焦急地摩挲着衣领,嘴里似有千言万语。

他突然迸发出一种想要挣脱的力量,接着准备穿越警戒线,可是被拦了下来。

最后他绝望地伸出一支手,试图抓住空气中残留的某种味道……

这是我的大学同学,一个沉默、内敛的人,后来他追着火车又跑了一里多,只为一个心爱女孩的远去。

第一次感觉月台/火车会让人发疯,离别的滋味贯通五脏六腑。

也经历过离别,可遗憾地是没有一次发生在火车站,人生的残缺大抵如此。

我在思忖:为什么“很火车”?也许有以下几点:


火车飞驰而来,尖锐的气流摄人心魄,当你还打算细细体会速度与激情时,它不由分说地再次呼啸而过;

汽笛的轰鸣哀伤离别,和其他交通工具不同的是,火车发动引擎,由缓到急,给人以足够遐想的空间;

当你安静地聆听火车车轨与铁道那富于节奏的撞击声时,仿佛感受到人生的步点;

火车在雨后空旷的原野中穿行,天空纯净得无一丝杂质,除了火车,四周异常寂静,这是火车及铁轨赋予的美学构图;

除非有自闭症,你必定和车友发生许多接触,聊天、打牌、吃饭,甚至有机会演绎一段爱情。绝大多数时候,这种接触在渐进到一个小高潮时,戛然而止——靠站,你得下车了;

半夜睡不着觉的时候,找列车员聊天,有趣而且安全(曾经遇到一位美女列车员,聊了好几个晚上,嘿嘿);

一踏上火车,你就盼望“火车快开,别让我等待,火车快开,请你赶快,送我到远方家乡爱人的身旁,就算她已经不愿回来……”(齐秦的歌);

青春与铁轨有共同之处:望不见尽头的铁轨延伸着青春对世界的渴望,但奋斗、理想却终究一天会越来越现实——火车上的孩子们奔向了属于成年人的世界;

也许还有更多。

写道这里我惊异地发现电影居然先天和火车有缘,因为工业革命的一个标志便是蒸汽机的发明,火车成为电影最初的表现对象,后世也一发不可收拾:

《火车进站》、《火车怪客》、《卡桑德拉大桥》、《东方列车谋杀案》、《暴走潜龙》、《爆破新干线》、《甘地》、《辛德勒的名单》、《铁道员》、《天下无贼》、《周渔的火车》、《太阳照常升起》、《站台》,等等。如果再把地铁、轻轨算进来,那就不得了了。

我怀念小时候父亲专门请假带我去看火车的情景、我怀念英年早逝的火车司机——我的大舅伯、我怀念火车上陌生、相识、却终究分别的脸庞。

钢筋铁骨下,火车有一个宽厚温柔的胸膛,记忆在此打包、珍藏,我们最终选择接受与坚强!

 

>>声明: 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 来自道天如是觀◎西岸
>>本文链接: http://farbank.net/2010/05/29/train-is-really-special/

Discussion

May 2010
M T W T F S S
« Apr   Jun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Statistics
    • 日志数:254
    • 页面数:7
    • 分类数:5
    • 标签数:360
    • 评论数:3876
    • 总字数:345662
    • 建站时间:2006-12-1
    • 最近更新:2017-9-6 3:17pm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