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4 posts

靠边站

要不是印度孟买转瞬成为人间地狱,估计我很难打开电视收看CCAV。虽然有无数个新闻渠道了解此事,但至少家里的大屏幕彩电画质比较有保障。不过还是发现了那个已颇为熟悉的掌故:所有的视频都来自于国外媒体。原来不长记性,不思进取竟然如此顽固。难怪TV拍成了AV,幸好还没有女优。 话说03年的伊拉克战争可谓奇闻不断,世界几乎所有知名媒体全情投入,有坚守巴格达饭店的,有随美军北上的,报道呈现全方位、立体化态势,蔚为壮观,甚至让人觉得这不是战争,这是基督教长征宣传队。口才冠绝中东的前伊发言人萨哈夫滔滔不绝地在组织一次次超现实主义的新闻发布会, “我们是故意让他们进城的,因为这样才能更方便我们消灭他们,我们已经把他们的退路堵死了。”“也许,爆炸声打扰了你们。你们是伊拉克的贵宾和朋友,但伊拉克必须对付这些外国来的恶棍。”

请放过张同学

本来最近几天在关注新萨满主义在西方文明中的兴起,想在历史长河中追随那曾被视为“原始思维”或“前思维”的远古巫术走过的足迹,乘机也摆脱一下这个一地鸡毛的现实世界。但网络一夜之间便“造就”了一位张同学,这才发现原来我并不能轻易无视这些热点问题。 一切源于张同学在CCTV采访中说了一句话,“很黄很暴力。”随后恶搞便疯狂传递,网友们当然是有所针对。看了那么多年的CCTV《新闻联播》,是个人都基本猜得出下一句要讲什么。会议、掌声、笑脸、成绩、在希望的田野上,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在一个任何情况下都要坚持“稳定压倒一切”的国度你又能说什么呢?别忘了CCTV是党的喉舌,代表的是国家形象,它要把握执政党所希望的舆论导向。在互联网尚未普及的年代,CCTV几乎就是新闻的绝对来源。难怪有官员曾说道,“要是没有网络就好了。”

张斌

很想换一个题目,但张斌,CCTV的著名主持人,这个名字将成为一种象征,一个深深的烙印。其实我真有些无话可说。 1998年,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与前白宫实习生莱温斯基的"拉链门"事件搞得满城风雨。8月17日晚十点左右,克林顿对着CNN向全世界承认:I have an inappropriate relationship with Monica Lewinsky. 我完全被震惊了。不是事件本身,而是这个想法让我震惊:美国,怎样的国度,可以完全不顾及国家形象问题? 同学米佳给克林顿发去一封热情洋溢的英文鼓励信,对这位来自于阿肯色州的律师佩服得五体投地。我觉得他很神经,花一大笔邮费,写一封几乎绝不可能送达克林顿的信件,还有"奴颜媚骨"的嫌疑。克林顿没有垮台,而且届满离职后被誉为最伟大的美国总统之一。米佳高瞻远瞩。 同事蔺师兄说,美国的市政厅都是些破房子,随意进出,还可以顺便方便一下…… 我是中国人,我不爱美国。 克林顿低头认错的镜头,CCTV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