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天如是觀◎西岸

眼睛是古老的城陴/带着雾的封闭
在天和水的间隙/我为你打开光的藩篱
Powered By WordPress

联系我

RSS

September 05, 2021

《尤利西斯》第七章写作提纲

标题:埃俄罗斯

时间:12:00

场景:报社

器官:肺

学科:修辞学

颜色:红色

象征物:三段论

技巧:韵律(类似于哲学三段论,但更像是修辞而非逻辑)

对应:埃俄罗斯-科劳福德;乱伦-新闻;浮岛-新闻界

奥德赛: 奥德修斯的船队漂泊到了一个神秘小岛埃利亚(Aeolia),埃利亚岛上的国王叫埃俄罗斯(Aeolus)。埃俄罗斯洛斯(Aeolus)实际上是风神的守护者(在其他的希腊神话中,埃俄罗斯就是总的风神,他的下面还有东、南、西、北风神等等归他统管),他把猛烈的暴风安全地锁在他的小岛的洞穴里,只有在最伟大的神的命令下才能释放它们。Aeolus对意外造访的奥德修斯十分友好。临分别时,为了确保安全返航,Aeolus给了奥德修斯一个羊皮制成的Askos,里面装着除了西风之外的所有暴风。在温柔的西风的帮助下,奥德修斯的船队只航行了九天的时间就远远看到了自己的家乡。第十天就要靠岸的时候,疲惫的奥德修斯睡着了。他那些贪婪的同伴们趁机打开Askos试图寻找金子,暴风一下子从Askos中跑了出来。逃跑的暴风把他们的船一路又带回了出发的地方。而风神也拒绝再次帮助奥德修斯。

简述:本章模仿新闻文体的写作手法,特别在每一节多有醒目的标题,充满着浓郁的十九世纪末报纸的氛围。乔伊斯抓住了风神能把风放到世界来的特点,认为这正是《每日电讯》的绝好刻画,报纸上尽是些夸夸其谈。在这里,我们有史蒂芬和布鲁姆/父亲和儿子/奥德修斯和忒勒马科斯的第一次“见面”。布鲁姆试图完成一份广告合同,而斯蒂芬想把迪希先生浮夸的信件交给报社。运动、喧嚣和噪音营造了氛围(每次开门时都会刮风)。当他们来到《电讯晚报》办公室和人闲聊,包括伊格内修斯加拉格尔的传奇故事,他通过巧妙的密码将凤凰公园暗杀事件电报到美国(加拉格尔早在乔伊斯的作品中作为都柏林人中的一个角色出现)。著名的演讲和文学作品被怀旧地讲述,但本章中,就像斯蒂芬的“李子的寓言”一样,似乎围绕着失败、孤立和“错过重点”的主题。与以往一样,潜在的历史和政治主题经常被引出(英国被比作罗马,以色列被比作爱尔兰,作为“流放”的总主题出现。纳尔逊海军上将的雕像,英国英雄和“单手通奸者”,出现并预示以后—— 1966年,爱尔兰共和军炸毁英国统治象征的纳尔逊纪念柱 )。讨论小组前往酒吧,布鲁姆漫步到国家图书馆检查他们想要的设计文件。

July 07, 2021

《尤利西斯》第六章写作提纲

阴间(第六章)

时间:11:00

场景:灵车

器官:心脏

学科:宗教

颜色:白色、黑色

象征物:看门人

技巧:梦魇

对应:冥界的四条河流-多德河、爱尔兰大运河、皇家运河、利菲河;西西弗斯-马丁·坎宁安;克尔伯罗斯-科菲神父;哈得斯-看门人;海格力斯-丹尼尔·奥康奈尔;埃尔潘诺-狄格南;阿伽门农-帕内尔;埃阿斯-门顿

奥德赛:喀耳刻(英语:Circe)的第 10-11 本书中,建议奥德修斯到阴间去寻求他的行动方案。 他同很多阴影交流(赫拉克勒斯、阿伽门农、他的母亲),包括提瑞西亚斯,告诉他是海神波塞冬阻碍了他的回家之旅。 泰瑞西亚斯警告奥德修斯不要侵犯太阳神赫利俄斯的牛群(见太阳之牛),否则他会失去下属,他的妻子也会被傲慢的追求者所困扰。

简述:布鲁姆和其他哀悼者前往墓地参加迪格纳穆的葬礼。 这个场合唤起了布鲁姆对出生、死亡和人性弱点的大量沉思,包括他对鲁迪的回忆,他自己死去的儿子,他的父亲,自杀(这个主题,就像反犹太主义一样,在这里的各种对话中不经意地出现) . 布鲁姆自己对实用性和技术的偏好也在这里得到了巩固,因为他想到了死亡和卫生以及运行电车线路到墓地的好处。 对死亡的感伤谈论表达了这些人的情感过去,正如对死去的帕内尔的谈论唤起了他们的公共和历史困境(爱尔兰民族主义党领袖查尔斯·斯图尔特·帕内尔在 1886 年几乎迫使议会通过地方自治法案 1890 年,他与凯瑟琳·奥谢 (Katherine O’Shea) 的通奸关系曝光后,他的职业生涯以耻辱告终)

April 28, 2021

《尤利西斯》第五章写作提纲

吃萎陀果的种族(第五章)

时间:10:00

场景:布卢姆在都柏林的游荡

器官:生殖器

学科:植物学、化学

颜色:无

象征物:圣餐

技巧:自恋情结

对应:吃萎陀果的种族-拉车的马、领圣餐者、士兵、入浴者、板球观众

《奥德赛》:《荷马史诗》中奥德赛向Phaeacia 国的国王阿尔西诺厄斯讲述自己的早期冒险历程,他们一行人上岸来到吃萎陀果的住所,吃了他们香甜的萎陀果,但从此无精打采,昏昏欲睡,只想待在那里,哪里都不想去,更想不到要回家。奥德赛这时遇到的最大困难就是设法把他的队伍拉上船,重新准备出发。

布卢姆(Bloom)漫步在都柏林的街道上,他和他的理想在神游。(是通过广告主题,异国情调,以及对现象的科学解释)。像往常一样,他一直对都柏林的妇女感到不安,而她们都沉迷于现代城市的“标志”(例如“ Plumtrees Potted Meat”,一遍又一遍地提到;它指的是什么?Dignam的葬礼?以及性生活 ?),也让他为自己刚收到的一个别名(亨利·弗罗尔)而感到惊讶。在与一个叫麦克伊的朋友会面后,Bloom悄悄地打开了这封信。它来自一个从未遇见过的女孩玛莎(Martha),这封信的原委是布鲁姆在《爱尔兰时报》上刊登了一则广告,要招聘美女打字员做文书工作。因为老婆摩莉和博伊兰偷情,为了求得感情慰藉,他也只能暗地里找个女伴。当他读到它时,他回想起玛莎给他寄来的其他信件中的那些施虐和受虐狂的段落。布卢姆仍然在大街上闲逛,他来到诸圣教堂,里面正在做弥撒。作为一个犹太人和局外人,布卢姆对天主教和新教有种种奇怪的误解。对他来说,弥撒、弥撒带来的凝聚力、奇迹般的治疗和天启、忏悔以及对上帝的期望都对人们起到一种安抚的作用。然后到药店,想给摩莉买一瓶面乳。药房的柜子放满了麻醉剂和香水(化学品,香水和药品是这一事件的主题。药品还唤起了痛苦,失落和释然的主题……布鲁姆的人生,以后会更加清楚)。这时班塔姆·莱昂斯(Bantam Lyons)打断了他对化学家,化学制品,药品和物理学的沉思,他想借用布卢姆的报纸查看阿斯特金杯赛赛马的细节,他迫切想知道一点赛马押宝的内情。这时布卢姆随便说了一句,他正要把它“丢掉”呢。莱昂斯以为要把赌注押在那匹叫“丢掉”的外来赛马上。那天又热又粘,布卢姆梦见自己躺在浴缸里,懒洋洋地任生殖器漂浮,性的假设和快感。

April 10, 2021

一场关于《尤利西斯》的官司

詹姆斯乔伊斯的资助人之一约翰奎因在其杂志《小评论》连载了《尤利西斯》,这使他吃到了官司,这场位于纽约杰弗逊市场法院的官司很有看点。

法庭涌入了大量旁听者,但他们有不少是冲着乔伊斯的另外一位资助者玛格丽特-安德森来的,因为她是一位美女;

特别法庭三个法官,两位是爱尔兰人,奎因意识到这是爱尔兰人之间的争吵。法官表现得像自己正代表着“130%的爱尔兰共和国国民”要与国家叛徒乔伊斯和奎因进行对决,维护爱尔兰的国家尊严;

奎因辩护称乔伊斯是和莎士比亚、但丁、菲尔丁、布莱克比肩的杰出艺术家,是与斯威夫特和王尔德一样的讽刺作家;《尤利西斯》的“污秽”比百老汇的表演和第五大道的橱窗陈设还要还少得多;

奎因本来觉得案子毫无希望,连证人都不要找,但最后他还是找了几个证人。其中之一位是大学老师,John Cowper Powys,他作证说:乔伊斯把对话和叙事、思想和行动融为一体的手法让文体变得艰深晦涩,难以腐化公众—— 普通读者更是会被拒之千里之外。他还说:《尤利西斯》绝不会腐蚀年轻女孩的心灵。

第二个证人是Philip Moeller, 他是纽约剧院协会创始人之一,他用专业术语向法官解释,澄清乔伊斯写的“不具催情效果”,法官完全不耐烦;

法官们对《尤利西斯》 的初步意见是,根本读不懂。就像是一个精神错乱的人胡言乱语。奎因觉得看到了官司获胜的希望,因为只要乔伊斯的作品让人觉得晦涩难懂,那就不可能是淫秽下流之作。他试图引用其中一些片段来证明乔伊斯写得晦涩而又严肃。地方检察官觉得这是在侮辱法官的智商。

法官们被搞糊涂了,但是在经过协商之后,法官还是宣布玛格丽特-安德森和简-西普违反了纽约州的反淫秽法,罪名成立。但判罚比较轻:安德森和西普10天监禁。

于是,当时在美国出版《尤利西斯》希望渺茫。

April 10, 2021

《尤利西斯》第四章写作提纲

卡吕普索(第四章)

时间:8:00

场景:布卢姆家

器官:腰子

学科:经济学

颜色:橙色

象征物:仙女

技巧:记叙体(成年)

对应:卡吕普索-仙女沐浴图;回忆-德鲁加茨肉铺;伊萨卡-锡安 (意义:离去的旅行者)

《奥德赛》:奥德修斯出场时,在卡吕普索的海岛(有传说在直布罗陀附近)上不情愿地做着她的情人已经七年。雅典娜到宙斯那里去告状,要求宙斯直接干预此事,于是宙斯派赫耳墨斯向卡吕普索传达命令。赫尔墨斯到了岛上,Calypso虽然遵从命令,却非常不情愿。但宙斯的旨意不可违背,卡吕普索最终同意协助奥德修斯返回家园。

《尤利西斯》:布卢姆出场时正在家里,位于都柏林西北城区的埃尔克斯大街7号,为他和他妻子(以及他的猫)准备早餐。我们同时得知他喜好吃羊腰子等动物的内脏。布卢姆走到楼上,看到妻子还躺在那张床上,想起那是从直布罗陀运来的老古董。然后他出门到德鲁加茨肉铺买了一个猪腰子,并对街上看到的女人们想入非非。回到家时他发现有两封新信和一张明信片,其中写给摩莉的一封来自摩莉的经纪人(兼情人)“一把火”鲍伊兰,他正筹划着一场邀请摩莉参加的巡回演出,另一封是布卢姆在照相馆工作的十五岁的女儿米莉写给他的感谢信。他然后给摩莉送上早餐,盯起挂在墙上的宁芙沐浴图看。本章最后在布卢姆听到乔治教堂的钟声,并想到即将参加好友帕特里克·迪格南的葬礼而产生的感慨中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