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利西斯》第五章写作提纲

吃萎陀果的种族(第五章)

时间:10:00

场景:布卢姆在都柏林的游荡

器官:生殖器

学科:植物学、化学

颜色:无

象征物:圣餐

技巧:自恋情结

对应:吃萎陀果的种族-拉车的马、领圣餐者、士兵、入浴者、板球观众

《奥德赛》:《荷马史诗》中奥德赛向Phaeacia 国的国王阿尔西诺厄斯讲述自己的早期冒险历程,他们一行人上岸来到吃萎陀果的住所,吃了他们香甜的萎陀果,但从此无精打采,昏昏欲睡,只想待在那里,哪里都不想去,更想不到要回家。奥德赛这时遇到的最大困难就是设法把他的队伍拉上船,重新准备出发。

布卢姆(Bloom)漫步在都柏林的街道上,他和他的理想在神游。(是通过广告主题,异国情调,以及对现象的科学解释)。像往常一样,他一直对都柏林的妇女感到不安,而她们都沉迷于现代城市的“标志”(例如“ Plumtrees Potted Meat”,一遍又一遍地提到;它指的是什么?Dignam的葬礼?以及性生活 ?),也让他为自己刚收到的一个别名(亨利·弗罗尔)而感到惊讶。在与一个叫麦克伊的朋友会面后,Bloom悄悄地打开了这封信。它来自一个从未遇见过的女孩玛莎(Martha),这封信的原委是布鲁姆在《爱尔兰时报》上刊登了一则广告,要招聘美女打字员做文书工作。因为老婆摩莉和博伊兰偷情,为了求得感情慰藉,他也只能暗地里找个女伴。当他读到它时,他回想起玛莎给他寄来的其他信件中的那些施虐和受虐狂的段落。布卢姆仍然在大街上闲逛,他来到诸圣教堂,里面正在做弥撒。作为一个犹太人和局外人,布卢姆对天主教和新教有种种奇怪的误解。对他来说,弥撒、弥撒带来的凝聚力、奇迹般的治疗和天启、忏悔以及对上帝的期望都对人们起到一种安抚的作用。然后到药店,想给摩莉买一瓶面乳。药房的柜子放满了麻醉剂和香水(化学品,香水和药品是这一事件的主题。药品还唤起了痛苦,失落和释然的主题……布鲁姆的人生,以后会更加清楚)。这时班塔姆·莱昂斯(Bantam Lyons)打断了他对化学家,化学制品,药品和物理学的沉思,他想借用布卢姆的报纸查看阿斯特金杯赛赛马的细节,他迫切想知道一点赛马押宝的内情。这时布卢姆随便说了一句,他正要把它“丢掉”呢。莱昂斯以为要把赌注押在那匹叫“丢掉”的外来赛马上。那天又热又粘,布卢姆梦见自己躺在浴缸里,懒洋洋地任生殖器漂浮,性的假设和快感。

 

>>声明: 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 来自道天如是觀◎西岸
>>本文链接: http://farbank.net/2021/04/28/chapter-five-summary-ulysses/

admin

Hello, the Matrix.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