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ericans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4 posts

沃尔马扒手挂牌示众

當下,抓住小偷,只能扭送公安機關,批評教育,治安拘留直至量罪定刑,未見得暴打一頓或游街示眾。所以國人感嘆:小偷抓了放,放了抓,惡性循環。美國應該是特尊重人權的國度,不每年都要發表其他國家的人權調查記錄的白皮書嗎?然而凡事都有例外,瞧以下這位: 該女子(共有倆小偷)胸掛告示牌,上寫:我是扒手,我在沃爾瑪順手牽羊。有趣的是這是當地法官Kenneth Robertson Jr. 發出的命令,倆扒手連續兩個周六各示眾四個小時。以此可以免除60天的牢獄之災。商場經理Neil Hawkins一本正經對媒體說,”目前為止反饋的意見是肯定的,大多數人認為這是好事”,為保全顏面,扒手得三思而後行。這位名叫Lisa的女子確信自己是清白的,只不過一個小物件沒有在收銀臺掃描通過。她說,人們看到她掛著這種三明治式的示眾牌,懲罰很cruel. 估計老美逮到小偷也是頭痛不已,才想出了這個”損招”,看來還行之有效。我們的相關機構是否也可以考慮學習一下呢?Lisa 肯定出名了,開博客,接受媒體專訪,打官司,組織小偷維權協會……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唯一可惜的是,她長得有點對不起市容。 英語原文鏈接 Technorati : America, Wal-mart, thief

和美国佬打交道

如果你喜欢他,送他到纽约 如果你恨他,送他到纽约 作为当今世界唯一的一个超级大国-美国,它有着一种难以描述的诱人之处,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美国早就被称为melting pot,很多中国的留学生都会把美国当作毫无疑问的首选目的国。昨天一个同学聚会说起原来的同班同学近况(初中),结果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班上原来40多个同学去过美国的有一半多,已经拿到绿卡的就有10多个,魅力可见一斑。当然要去美国还是非常困难的,特别是在911之后,美国签证制度愈发严格。亚洲地区当中,日本、韩国、新加坡、台湾容易获得签证,而中国比较有难度。去美国的我认识的人当中有各种情况,首先是直系亲属在美国,好几个朋友都是父母去了美国,当然他们也就顺理成章;然后是技术移民,应该是美国需要这方面的人才吧,我知道的有学生物的,化学的,电脑的,数学的,可没有一个是学英语的,英语看来的确没有什么了不起,只是工具而已,但各位更应该学好外语;很常见的还有通过GRE, TOFEL这样的国外英语考试出国,感觉去美国留学GRE是一条对普通人来说是非常可行的,我的好几个同学都是这样去的美国,当然前提是外语相当好,GRE考试成绩要至少2000以上(听说中国高中生现在可以直接参加美国"高考",出国似乎又有新的渠道);剩下的当然是去美国探亲、公干之类的美国一游。美国不是中国的旅游目的国,所以要自费去那里旅游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签证如果被几次拒签的话,很有可能再也不会有机会了。

Eric

晨,被一阵急促的铃声惊醒,是eric, 只听见他说 i am on the new campus! 吃了一惊,第一反映是他跳槽了。问:你的工作合约不是还没到期吗?电话的那一头也很差异,怎么会这样问?忽然明白了:他只不过是在新校区。 他很开心,一个崭新的校园,绿树成荫,空气清新;一个劲儿地表示比城里好,开阔宁静,就想呆在那里。 最初的反应是潜意识的,因为想告诉他:大概7月份,合约期满,请另高就。他的命运早在三月份就决定了。 他比较内向,可能跟成长的环境大有关系。他来自于美国一个偏僻的小镇,父母亲属于低收入者,且身体有恙,到目前为止也没有自己的住房。国人总以为美国人都是富有的,疏不知,生活窘困的也大有人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