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鸡毛

Update About Eric

Eric每次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感覺都是挺興奮的,可能我們比較熟了吧,他是少有的和我在電話中交流沒有明確目的人,僅僅是想交流而已。很多人說他有點悶,不過又有多少人試圖去了解他呢? 問他...
阅读更多
相对无语

Eric

晨,被一阵急促的铃声惊醒,是eric, 只听见他说 i am on the new campus! 吃了一惊,第一反映是他跳槽了。问:你的工作合约不是还没到期吗?电话的那一头也很差...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