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4 posts

Update About Eric

Eric每次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感覺都是挺興奮的,可能我們比較熟了吧,他是少有的和我在電話中交流沒有明確目的人,僅僅是想交流而已。很多人說他有點悶,不過又有多少人試圖去了解他呢? 問他最近忙什么?他說着手準備下學期的一些課程。以為他還要續約,實際上他已打算換個地方,不再是成都。很自然地跟他講這讓我想到美國人的天性,on the road, 他卻表示自己也不是非常喜歡這樣。此地還有他心儀的女孩,不過他這一次非常理性的說,我們只是好朋友。就在幾周以前諸如 You are my sunshine. 之類的話老掛在他的嘴邊。而我,放心了。 過不了多久,他將和中國之行的首個城市說再見了,如果…… 其實他很愿意呆在這里。世界不大,不過我們再見的幾率卻也很小,唯有祝他一路順風。用英語和老外交流的感覺很奇妙,讀書的時候總是勇敢地”沖”上去想練口語,有點把老外當成talking machine的意思,時間漸去,知道他們也是平凡的人,喜怒哀樂和國人并沒有多大區別。Eric總能給我一種純的感覺,這在當今社會實屬稀有。

Eric

晨,被一阵急促的铃声惊醒,是eric, 只听见他说 i am on the new campus! 吃了一惊,第一反映是他跳槽了。问:你的工作合约不是还没到期吗?电话的那一头也很差异,怎么会这样问?忽然明白了:他只不过是在新校区。 他很开心,一个崭新的校园,绿树成荫,空气清新;一个劲儿地表示比城里好,开阔宁静,就想呆在那里。 最初的反应是潜意识的,因为想告诉他:大概7月份,合约期满,请另高就。他的命运早在三月份就决定了。 他比较内向,可能跟成长的环境大有关系。他来自于美国一个偏僻的小镇,父母亲属于低收入者,且身体有恙,到目前为止也没有自己的住房。国人总以为美国人都是富有的,疏不知,生活窘困的也大有人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