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re reading...

相对无语

像大眼一样的公共知识分子

关于十八位复旦大学生登山遇险为警察张宁海所救,但张不幸坠崖身亡这事儿整得很复杂:谈公职、谈道德、谈纳税……但当我读完大眼的《复旦之下,岂有完卵》便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光是这题目就多给力啊。大眼已经不再是单纯的足球记者,其写作旨趣正延伸至这个社会的方方面面而迅速成为一名全能的公共知识分子。足协主席真得要感谢大眼转型,不再专职盯着自己破罐破瓦。

据学者梁福麟在《信报》所撰《大众文化知识分子的冒起》一文解释,大众文化知识分子(即公共知识分子)“观察社会事态……,无论外交、内政、时事、民生、经济等,他们都提出观点,让各界(作)百花齐放式的讨论”。(西方)历史上,公共知识分子在20世纪50年代以前是影响力最大的一段时期。一般来说,他们未接受过某一特定知识的专业训练(lack of professionalism),在职业上成绩不大,但他们普遍拥有一杆生花妙笔或滔滔不绝的雄辩之功,这使得他们可以对多种题材驾驭自如,且言之有理。此后的一段时间,公共知识分子为体制所收编,言论受到极大约束。

从90年代开始,消费经济、商品经济的兴起刺激了出版业的崛起,公共知识分子有了充足的空间高谈阔论;进入21世纪互联网的普及使得公共知识分子的影响力达到极致。而象牙塔内的专家学者也纷纷在非学术性媒介发表个人观点,他们成为另一类型的公共知识分子。当然,这部分意见表达者顶着“专家”的名号,却往往会暴露理论与实践的脱节,或者更多受利益(集团)驱使,赤裸裸地成为其代言人。观点东拉西扯,颠三倒四,从而被斥为“砖家”。

公共知识分子的内在要求是言论充分表达,并且往往以一种出其不意的戏谑手法对社会生活作出独到的解读,但像大眼这样的公共知识分子在本朝是不易的,套用何三畏最近更新的新浪博客:请你不要删了不要删了我已经不更新了,一切尽在不言中。独立的公共知识分子在互联网飞速发展的今天,不是太多,而是太少。

最后再言说几句复旦大学生登山遇险事件。学生大部分时间居于校园,他以后成王八蛋更多是受酱缸文化熏陶。他们到底在学校学了什么?看完原载于世界新闻报的《民国小学课本内容丰富》一文,我们或许可以看出端倪。

 

>>声明: 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 来自道天如是觀◎西岸
>>本文链接: http://farbank.net/2010/12/18/public-intellectuals-like-li-chengpeng/

Discussion

December 2010
M T W T F S S
« Nov   Jan »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Statistics
    • 日志数:254
    • 页面数:7
    • 分类数:5
    • 标签数:360
    • 评论数:3876
    • 总字数:345662
    • 建站时间:2006-12-1
    • 最近更新:2017-9-6 3:17pm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