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re reading...

一地鸡毛

不知所云

插曲一:某天突然发现维护电脑的技术员W在哼达明一派的歌,粤语,看着我他有些不好意思。难怪,在很多人眼中他木讷,总是安静地坐在角落。喜欢唱歌的人大抵比较热爱生活,他似乎刻意那么低调。不太清楚他的过去和现在,但这些熟悉的曲调已经让我们有了交流的通道。饶有兴致地给他讲起了自己成长的年代,唱粤语歌是标志,是时尚,是一种优越感可以去鄙视只会唱国语歌的人。我们聊得很开心,而自己惊奇地意识到有一个人能够理解并分享这些久远的记忆。不服老的谭校长说自己“永远25岁”,我没那么意气风发,但太极、达明一派、草蜢、Beyond 等这些殿堂级歌者的声音伴我走过了年少时光,我有足够理由去珍视过去,并忽视如朝露般的新新歌者。

插曲二:《肖申克的救赎》中有个表达叫“体制化”,说的是一开始你讨厌它,它剥夺了你的自由;接着你会慢慢的习惯、熟悉它;最后你会离不开它,离开它你将象老布一样不知所措。不管喜不喜欢,自己被“体制化”了。生活一切按部就班,从晚上调好两个闹钟预防第二天睡过头就开始了。最为复杂的“办公室政治”会让很多人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可从我的人生阅历来说,只要有两个人以上的地方就要“斗”的必然,此地和彼地又有多大区别呢?熟悉了反而有应对之策,大不了就安安静静地当一个旁观者,也没什么不好。不要担心那些傻乎乎的热血青年,有一天他们会看透,虽然不一定是全部。

插曲三:年终了本小区被小偷光顾,他顺着天然气管道进入了二三楼住户的家中,我以为神。管道在高处,绝大多数人根本够不着,而且管道承重有限,失手可能性较大。可一内行告诉我,练家子,或曾经干过消防的都不在话下。目前管道抹了黄油,上了铁丝,可我又听说还是不可能完全防住。我想,狗日的你是干什么的?飞虎队转业吗?且慢,这不是我想表述的重点。事情是这样的:小偷到三楼的时候,惊醒了四楼的狗,然后(据说)四楼的人提着马刀下来去追他,可他没有叫保安,也没有追出楼道。—— 也许他只在家门口晃悠了一下,他有没有马刀也两说着。保安说他看到了小偷,他也没有叫醒大家,然后小偷从围墙翻了出去。—— 高度怀疑小偷是从正门从容地走出去的。四楼邻居是一对新婚夫妇,当天职守的保安刚刚喜得贵子,他们在犯罪面前选择了退缩。而我,理解他们!以前当然不是这样,小偷的出现会激发很多人的英雄豪情,提起菜刀、操起棍棒,一涌而出地来匡扶正义。现在连跌倒的老大娘都不敢搀扶,这又怪谁呢?答案每个人都知道,就不要成天唧唧歪歪地说什么两个文明双丰收了。

插曲四:开博近四个年头,熟悉的博友一个个远去,更新比蜗牛爬行还慢。有一天真正发现,PR, ALEXA神马的绝对是浮云,即便是热热闹闹地互相窜门促进友情也是虚假繁荣。但不谈意义似乎也不可能,首先是对自己有意义——废话,没有意义谁有功夫去书写;再者某些地方能让过客产生一些感觉,不用“共鸣”这么高端的词—— 做一个安静的读者也是合理的选择。也许,博客便有了相对恒久的意义。

青春总会渐行渐远,我们都会多一分萧瑟,多一分慨叹。看透周遭更多的是无奈,就这样被接受,被消融。战斗般的激情留给初升的太阳吧,感觉好多东西都不对劲,最缺乏的还是睡眠。

以上的随想不知所云。其实,今天我又老了一岁。

 

>>声明: 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 来自道天如是觀◎西岸
>>本文链接: http://farbank.net/2010/11/19/i-do-not-know-what-to-say/

Discussion

November 2010
M T W T F S S
« Oct   Dec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Statistics
    • 日志数:255
    • 页面数:7
    • 分类数:5
    • 标签数:361
    • 评论数:3876
    • 总字数:345889
    • 建站时间:2006-12-1
    • 最近更新:2017-12-8 4:09pm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