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re reading...

速写主义

“垃圾”的合理性

平时忙起来连轴转,第一个忽视的是博客;睡到自然醒投奔特悠闲阶级时,第一个想把玩的还是博客。区别的是,忙与悠闲不成正比,自然更新忒慢,这个就是我和博客之间矛盾关系的真实写照。

当下网络文化(Youtube, Wikipedia, Facebook, Twitter,etc)催生的一大批无责任感的业余人士,乐此不疲地生产大量缺乏实质内容,甚至错误信息的网络垃圾。作为一个blogger,更是一个独立的WP User,我时常感觉自己被各种各样的垃圾信息包围,甚至透不过气来,不可否认的是,我也在制作垃圾。

不过,现在有一些新的感觉。中文独立博客圈的式微除了技术上的门槛以外,还和本朝无休止地各种苛刻的管理条例密切相关,什么备案、拍照,动不动就威胁拔网线之类,能活到现在,博主们已经非常不易了,也许再苛责其创作内容有点要求过高了。

再拿博客写作说事儿。传统印刷媒体当道的年代,编辑、记者等握有生杀大权,有心写作的人必须向这个半垄断的文化产销体系低头,除了忍受退稿的尴尬,还要承受石沉大海的无休止等待。电子媒介的壮大实质上颠覆了这种单向度传播模式——只要你愿意,有水准,你完全可以制造、审核、传播、评价一切你认为合适的信息或内容。本朝的人类终于有机会触摸一个远在天边的玩意儿(绝非近在眼前)—— 民主。当然,这个过程显然是蜿蜒而荆棘密布的。

写作需要抵抗异化。所谓异化其实就是因为外在压力而开始做自己不喜欢的事。维系写作的关键是持久的乐趣。没有压力才会有乐子,才能够自我实现,虽然很有可能继续制造垃圾。然而人就是在垃圾中成长的,你们家不产生垃圾吗?也许人的自我实现就是建立在制作垃圾之上。况且,文字垃圾完全是环保的。

如果说写作还有压力,那应该是来自写作自身的压力,是对境界的追求和良知的苏醒,但不是预先设定的宏大要求,也不是野心的膨胀。为别人或所谓的时代写作,包含着更大的私心。如果说写作还有功利的话,那试着降到最低吧。

我能骑自行车,但开不了货车更驾驶不了飞机。也许写什么都不是最重要的,内心的觉醒才是我们真正个性展现的开始。

让我以《小人物日记》中的一段话作为对自己以前对博客(写作)观点的修正,希望孤独的博客们,尤其是独立博客从中获得一种潜在的力量:

为什么我不可以发表我的日记?我经常看到我从来没听过的人们的回忆录,我也看不出怎么就因为我刚好不是个“人物”,我的日记就不可能是有趣的。

唯一的遗憾,是我没在年轻时就开始记。

(查尔斯-普特尔  霍洛韦)

 

>>声明: 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 来自道天如是觀◎西岸
>>本文链接: http://farbank.net/2010/05/11/it-is-reasonable-to-make-rubbish/

Discussion

May 2010
M T W T F S S
« Apr   Jun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Statistics
    • 日志数:254
    • 页面数:7
    • 分类数:5
    • 标签数:360
    • 评论数:3876
    • 总字数:345662
    • 建站时间:2006-12-1
    • 最近更新:2017-9-6 3:17pm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