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bye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4 posts

盖茨在微软的最后一天

轻松一下,暂时忘掉2008年一开始就蔓延的各种稀奇古怪,诸如欲盖弥彰的CCTV,无法无天的县委书记,酷似黑社会的城管执法。国人的生活如此沉重以至于将并不发达的幽默细胞发挥在了一个小女孩身上,还是来欣赏一出典型的美国式幽默,轻松、自然、无害,当然你也可以称之为“恶搞”。 2008年7月比尔-盖茨将辞掉其公司职务,全力经营他与夫人的慈善事业。美国当地时间1月6号晚上,盖茨在拉斯维加斯“国际消费电子展”的开幕式上,发表年度演讲,正式向公众告别。他以一段简短视频给大家带来了惊喜: 搞笑的地方比比皆是。比尔-盖茨惊奇地发现居然自己干啥啥不行。在健身房练瑜伽东倒西歪,“比式”饶舌歌曲令Jay-Z暗自叫苦,U2主唱波诺干脆就直接告诉他,“我们乐队满员了!”斯皮尔-伯格大发善心给比尔试镜机会,最后不得叹口气,“比尔,有什么是钱买不到的?”随着电视主播斯图尔特谎称自己在飞机上不便通话婉拒采访,比尔与娱乐圈彻底绝缘。 从政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比尔大言不惭地想成为希拉里的总统竞选伙伴,又与奥巴马套近乎,被奥认为是演《星际迷航》的比尔· 沙特纳,或是比尔-克林顿,最后还与前副总统戈尔通话,傻兮兮的比尔结果可想而知。

这是一个说再见的季节

今天中午Eric給我打電話,本周六他將動身前往上海去做一個高級中學的外教,大概三個月左右。然后去浙江,仍然做一名中學外教,還要負責該校英語老師的美國當代文化的培訓工作,在那里可能至少要呆上一年。在這些地方他都能拿到較高的薪水,衣食無憂,怪不得電話那頭的他充滿期待,他的中國之行繼續,精彩人生拉開帷幕。很顯然,他再次回到成都的機會已經很小了,不過我們倆經常都會用到一個表達,Never say never. 他邀請我加入了他的facebook的朋友列表,這樣只要我們還要上網,無論天涯海角,彼此的聯系就不會中斷。電話要掛的時候我告訴他,Eric, you are my good friend. 下午去理發。發型師譚羅告訴我,他很有可能要離開這個理發店,因為他想趁著年輕,自己出去闖一番天地。他還有好多夢想:開一家高級理發店,去香港接受進一步的美發培訓,開公司,涉足其他的領域……我臉上陪著笑但心里非常失落,譚羅是我長這么大以來遇到過的手藝最高超的發型師,事實上他就是該店近20位發型師的翹楚。

Flickr“洗白到德国”

想說不敢說,想逃逃不掉 無心且發呆,無語望蒼天 夜,黑;靜,熬;思,亂;門,牢 罷了,罷了,洗洗睡了…… 注:"洗白到德國"為地道成都方言,意思是吹燈拔蠟,蹬腿玩完 ps: 呼吁各位以后小心為妙,點到為止,多用代理,別把其他的好工具好服務都給弄得不和諧了。 你是我最苦涩的等待 让我欢喜又害怕未来 你最爱说你是一颗尘埃 偶尔会恶作剧的飘进我眼里 宁愿我哭泣不让我爱你 你就真的象尘埃消失在风里 你是我最痛苦的抉择 为何你从不放弃漂泊 海对你是那么难分难舍 你总是带回满口袋的砂给我 难得来看我却又离开我 让那手中泄落的砂象泪水流 风吹来的砂落在悲伤的眼里 谁都看出我在等你 风吹来的砂堆积在心里 是谁也擦不去的痕迹 风吹来的砂穿过所有的记忆 谁都知道我在想你 风吹来的砂冥冥在哭泣 难道早就预言了分离. music 你是我最痛苦的抉择 为何你从不放弃漂泊 海对你是那么难分难舍 你总是带回满口袋的砂给我 难得来看我却又离开我 任那手中泄落的砂象泪水流 风吹来的砂落在悲伤的眼里 谁都看出我在等你 风吹来的砂堆积在心里 是谁也擦不去的痕迹 风吹来的砂穿过所有的记忆 谁都知道我在想你 风吹来的砂冥冥在哭泣 难道早就预言了分离. 风吹来的砂冥冥在哭泣 难道早就预言了分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