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re reading...

相对无语

这是一个说再见的季节

今天中午Eric給我打電話,本周六他將動身前往上海去做一個高級中學的外教,大概三個月左右。然后去浙江,仍然做一名中學外教,還要負責該校英語老師的美國當代文化的培訓工作,在那里可能至少要呆上一年。在這些地方他都能拿到較高的薪水,衣食無憂,怪不得電話那頭的他充滿期待,他的中國之行繼續,精彩人生拉開帷幕。很顯然,他再次回到成都的機會已經很小了,不過我們倆經常都會用到一個表達,Never say never. 他邀請我加入了他的facebook的朋友列表,這樣只要我們還要上網,無論天涯海角,彼此的聯系就不會中斷。電話要掛的時候我告訴他,Eric, you are my good friend.

下午去理發。發型師譚羅告訴我,他很有可能要離開這個理發店,因為他想趁著年輕,自己出去闖一番天地。他還有好多夢想:開一家高級理發店,去香港接受進一步的美發培訓,開公司,涉足其他的領域……我臉上陪著笑但心里非常失落,譚羅是我長這么大以來遇到過的手藝最高超的發型師,事實上他就是該店近20位發型師的翹楚。

他走了,我又去找誰呢?和譚羅認識快有三年吧,我真是希望他就在那個地方一直干下去。我承認我有點自私,其實除了理發我們還有很多交流,他如此地好學上進,風度翩翩也深深地感染了我。哦,他還很帥,有多帥?比電影《理發師》中的男主角還帥!他象一只羽翼豐滿的鳥,終于要一飛沖天了。他也是我的朋友。

或許寫這篇日志受了幾位博友的影響,來自廈門大學的Luftbaby同學在博客上留下了大學畢業時的凄美心情,Mr. Peng Lei上傳了他大學同學的畢業照(他現在在美國接受糖衣炮彈的洗禮),中國地質大學的zEUS同學也貼出了他和室友的畢業照片,也許還有很多。我意識到驕陽似火的七月其實是一個说再见的季節,她的腳步匆匆而至,你不禁打個寒蟬:光陰難道真地會飛逝?初一的時候就迷戀上了一些朦朧詩,總喜歡故作深沉地說,人生何處不相逢。經歷了很多別離的時刻我才發現,人生/ 很難/ 再相逢……


最是那一低頭的的溫柔,象一朵水蓮花不勝涼風的嬌羞

道一聲珍重,道一聲珍重

那一聲珍重里有甜蜜的憂傷 –

沙揚娜拉!

Update: 我鏈接的博友當中在這個夏天畢業的有好多! 還有Govo同學……

 

 Music from Little Tigers’ Team- Goodbye 😥

 http://mp3.he-nan.com/online/1009.mp3

Technorati : ,

 

>>声明: 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 来自道天如是觀◎西岸
>>本文链接: http://farbank.net/2007/06/28/time-to-say-goodbye/

Discussion

June 2007
M T W T F S S
« May   Jul »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Statistics
    • 日志数:254
    • 页面数:7
    • 分类数:5
    • 标签数:360
    • 评论数:3876
    • 总字数:345662
    • 建站时间:2006-12-1
    • 最近更新:2017-9-6 3:17pm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