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re reading...

一地鸡毛

上帝不接电话

。印象中,过往的每一段都会悄悄地在冻土深层萌发。

大街上远远看到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庞,同学李。七年前在车站碰到过她,假装没看见。N年前小学时,很要好;而后朦胧色彩的信件延续了整个中学时代。那时,人纯洁得象蓝天白云。

毋宁说喜欢过她,可好像一点都不了解她。当彼此真正在高三后的那个午后相聚在一家冰室时,面对一个落榜女孩子骨子里似乎有一种高高在上。

那就叫平行线吧。原来的联系方式早已失效,而记忆里的存档好像也不是特别清晰。

认识的很多人都“蒸发”了,对自己很失望。向上帝查询一下,他不接电话。

其二。黄昏,电影散场,赶上下班高峰,空气中弥漫着焦急的味道— 人都归心似箭。

司机们都频繁地按着喇叭,也许噪音是一把巨掌,可以轻而易举地推开水泄不通。

突然觉得这世界最好的交通工具还是自行车,像泥鳅一样到处穿行,不受约束。浪漫一点,看夕阳西下,晚风轻拂,前面那个女生秀发飘动起来。

想起昨天他人婚礼,清一色的私家车出席。如果一个骑自行车男现身,不是个性,而是失败青年的代名词。

人们是要划圈的,每个圈都可以做一把手铐。

“不是我不明白,只怨这世界变化快”。唱着崔健的“一无所有”去问上帝时,有人说,“打错电话了,你这个白痴。”

其三。不知道写什么了,真的。如果个体的想象真可以无限的话,人类早过上了终极共产主义生活。不是想象,而是空想、胡想无限。

据说古时丢翻百万之众只需要千人千骑。因为中原这边皆为乌合之众,前排能打,各方的地痞流氓。

剩下的农民操什么家伙的都有,菜刀、弹弓还有擀面杖。搞定第一排,其余全是砍瓜切菜。

历史一还原就成这样了?!

当代。原来周老虎可以一个人熟练制作画皮,顺带熟练操作数码相机玩Photoshop,最后抱头裸奔。

上帝先来一通电话,那头他怒气冲冲,“别他妈问我,你们这群鸟人!”

其四董桥很客气地介绍了上帝不接电话的由头。

原来马龙白兰度邀请美女艾德娜晚餐,格调很浪漫,交谈很投机。但美女表示用餐后不能和帅哥出去游玩。

帅哥忍无可忍,说要美女如实回答问题。美女没奈何只得让他问,他说“你怕呵痒”吗?

聚会在笑声中结束,没有下文。帅哥自嘲,上帝不接电话。

明白否?就一个“色诱”问题,还怨天怨地呢?

尾声。五湖四海,世象万物都归上帝。但天要塌了,他不管;你拉屎放屁,他也不管。

 

>>声明: 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 来自道天如是觀◎西岸
>>本文链接: http://farbank.net/2008/10/07/god-says-do-not-bother-me/

Discussion

October 2008
M T W T F S S
« Sep   Nov »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Statistics
    • 日志数:255
    • 页面数:7
    • 分类数:5
    • 标签数:361
    • 评论数:3876
    • 总字数:345889
    • 建站时间:2006-12-1
    • 最近更新:2017-12-8 4:09pm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