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re reading...

相对无语

苍蝇馆子

大抵从古至今的儿歌都有这么一句,“小手洗得干又净,吃了东西不生病。”不过等心智基本成熟了才发现:这事儿放在国内就得打折扣。因为手洗得再白,吃的不净,却又意欲何为?说几个笔者的亲身经历,不倒各位的胃口,就两件,多乎哉?希望您不要接下句,不多也。

几年前到重庆市石柱县公干,长途颠簸没有抑制住“犯上作乱”的口水,一到当地赶快和同事找家普通馆子(饭钱是有标准的,多余部分自担)找座位坐下。虽说和成都相聚甚远,可基本上还属于川菜序列,大家忙不迭地点菜只等大快朵颐。菜上得很快,可准备使筷动嘴的时候才发现这筷子不一般:油腻腻,黑秋秋,就像从来没有洗过。质问老板筷子脏了,老板振振有词:我们洗过的,但不用洗洁精,化学对身体不好;况且这店里油气重,时间长了筷子就这样。我等自然不满意此种说辞,非要老板换卫生筷。老板不乐意了,各位打听打听,本地馆子从来都不用一次性筷子,你们真的以为那玩意儿干净吗?城里人就是瞎讲究。得,忧郁的神经自然敌不过肆虐的馋虫,总不能用手扒饭吧,只能以最古老的开水洁净法浸泡筷子聊以自慰。后来我才知道,石柱县是全国知名的贫困县之一,文明的春风刮得稍微慢一点。

标准苍蝇馆子 希望石柱的同胞别跟我急,因为我的视角马上就回到我的家乡成都,吃、耍文化兴盛的古老而年轻的城市,老谋子帮做的广告,“来了就不想走”。成都的吃当然是全国闻名,作为本地人我只能以一句成都话来概括,“好好吃哦!”走遍大街小巷,到处都找得到吃的地方,各式馆子星罗密布。绝大多数成都人吃饭(至少是午饭)都会选择那些路边小店解决问题,这里边有一个很成都的说法,别慌,接着看下去。

有一次和朋友到小店去吃饭,点了一个萝卜排骨汤。汤很鲜,都祖传秘方了,西大街豆汤饭嘛,大家喝得津津有味。快见底的时候才发现有个胖胖的虫子安坐在碗底!顿时所有人都怀疑自己吃了他妈或者他爸,别提多恶心。正待发作的时候,老板赶紧跑过来又是作揖又是散烟,还给自己打圆场,“对不住,对不住。不过这个虫子是菜虫,也就是没有打过农药才会有啊,都是原生态。再说,小店就一个“苍蝇馆子”,难免有不到之处。今天全算我的!”各位,这就是成都遍地都有的那种路边小店=苍蝇馆子。除非不吃饭,你只要吃饭就得下“苍蝇馆子”。(希望这个曝光不要对成都申办2888年奥运会不利)

我有点点考据癖,只觉得“苍蝇馆子”好像不是成都原创。我还真在钱钟书的《围城》中找到了点证据,列举一些:

门口桌子上,一叠饭碗,大碟子里几块半生不熟的肥肉,原是红烧,现在像红人倒运,又冷又黑。旁边一碟馒头,远看也像玷污了清白的大闺女,全是黑斑点,走近了,这些黑点飞升而消散于周遭的阴暗之中,原来是苍蝇。

孙小姐说:“我进来的时候,看见这店里都是苍蝇,馒头和肉尽苍蝇呆着,恐怕不大卫生生。”李梅亭笑道:“孙小姐毕竟是深闺娇养的,不知道行路艰难,你要找一家没有苍蝇的旅馆,只能到外国去了!我担保你吃了不会生病,就是生病,我箱子里有的是药,”

方鸿渐吃韩家的晚饭,甚为满意。韩学愈虽然不说话,款客的动作极周到;韩太太虽然相貌丑,红头发,满脸雀斑,像面饼上苍蝇下的粪,而举止活泼得通了电似的。

能把苍蝇描写得如此活灵活现,可见钱老的功力。苍蝇和吃(下馆子)看来是天生一对。虽然钱老没有直接说“苍蝇馆子”,不过这些描述也差不多了,以后成都人也不必妄自菲薄,原创版就是钱老所为。

以上两个个人经历只是很小的实例,不过再推演开去,你可以发现,国人从进入餐馆开始吃饭的每一个环节都面临对健康的威胁,筷子消过毒?菜蔬可新鲜?肉是病猪还是死猪?油可是潲水油?餐巾纸是否有化学残留物?很多时候墙上挂的那个《卫生许可证》除了证明已经向有关部门上税纳贡以外根本就是一个摆设。

吃喝不分家,脏毒同样是一码事,这儿就不得不提提愈演愈烈的“三鹿奶粉事件”。我也无甚高论,不过很明显可以看出,奶源出了问题,而且不是一家的问题,是大面积塌方的问题。几大知名品牌纷纷被撕掉伪装,他们是什么?国字号、国优产品、国家免检产品、消费者信得过产品、神舟号航天员指定用奶、奥运会指定赞助商……无需再列举,这已经够具有震撼效应了。从此,无论是产品、精神、号召力、还是可预见的Politics方面的因素,全都颜面扫尽,走下神坛。现有技术手段可以轻松地检测出三聚氰胺,那么为何在最关键的源头却把握不住呢?我没工夫深入思考,不是我该做的事儿,屎盘子举起来还是扣在自己脑袋上才对得起观众。既然有关人士如此利欲熏心,那么消费者将举起自己手中的选票(Money)对他们说“不!”

CCTV还在强调低摄入对人体无害,我承认这是科学,我没意见。然而,谁愿意吃饱了撑的每天在饭菜里加一丁点砒霜,而自我安慰道,“医生说了,这一丁点没事的!”

看过一则电视报道,说的是出口到美国和日本的食品要经历非常严格和缜密的检查,出口商满怀信心地告诉记者,“我们一定按照最高标准严把质量关,为国家出口创汇。”哦,美国佬、日本佬等吃我们产的食品是以近乎苛刻的标准,而国人人多、人贱就可以低标准、低要求啦。早些时候,很烦某院士说的“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可仔细一想,丫的话还真就是那么个理。

写到这里我都有些恍惚了,脑海里一直是那些路边小店的老板们蘸%

 

>>声明: 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 来自道天如是觀◎西岸
>>本文链接: http://farbank.net/2008/09/19/restaurant-full-of-flies/

Discussion

September 2008
M T W T F S S
« Aug   Oct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Statistics
    • 日志数:254
    • 页面数:7
    • 分类数:5
    • 标签数:360
    • 评论数:3876
    • 总字数:345662
    • 建站时间:2006-12-1
    • 最近更新:2017-9-6 3:17pm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