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r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4 posts

苍蝇馆子

大抵从古至今的儿歌都有这么一句,“小手洗得干又净,吃了东西不生病。”不过等心智基本成熟了才发现:这事儿放在国内就得打折扣。因为手洗得再白,吃的不净,却又意欲何为?说几个笔者的亲身经历,不倒各位的胃口,就两件,多乎哉?希望您不要接下句,不多也。 几年前到重庆市石柱县公干,长途颠簸没有抑制住“犯上作乱”的口水,一到当地赶快和同事找家普通馆子(饭钱是有标准的,多余部分自担)找座位坐下。虽说和成都相聚甚远,可基本上还属于川菜序列,大家忙不迭地点菜只等大快朵颐。菜上得很快,可准备使筷动嘴的时候才发现这筷子不一般:油腻腻,黑秋秋,就像从来没有洗过。质问老板筷子脏了,老板振振有词:我们洗过的,但不用洗洁精,化学对身体不好;况且这店里油气重,时间长了筷子就这样。我等自然不满意此种说辞,非要老板换卫生筷。老板不乐意了,各位打听打听,本地馆子从来都不用一次性筷子,你们真的以为那玩意儿干净吗?城里人就是瞎讲究。得,忧郁的神经自然敌不过肆虐的馋虫,总不能用手扒饭吧,只能以最古老的开水洁净法浸泡筷子聊以自慰。后来我才知道,石柱县是全国知名的贫困县之一,文明的春风刮得稍微慢一点。

还提示个P

话不多说。本博招遇建站以来最为恐怖的事:服务器被hexie,备份失效,文档无法导入,可谓损失及其惨重!现在只有通过手动重新输入文章和评论,100多篇文章和600多条评论,如果问我现在什么心情,我只能说,去他妈的。 感谢瓶子和heeye的热情帮助,没有他们我可能比现在还惨。 唯一的好消息是评论重新开放! 附录:红旗下的蛋 突然的开放实际并不突然   现在机会到了可能知道该干什么   红旗还在飘扬没有固定方向   革命还在继续老头儿更有力量   钱在空中飘荡我们没有理想   虽然空气新鲜可看不见更远地方   虽然机会到了可胆量还是太小   我们的个性都是圆的   象红旗下的蛋   头突然出来是多年的期待   挺胸抬头叫喊是天生的遗传   心里当然明白我们是谁的后代   无论行为好坏内心还是清白   权力在空中飘荡经常打在肩上   突然一个念头不再跟着别人乱走   虽然身体还软虽然只会叫喊   看那八九点钟的太阳   象红旗下的蛋   肚子已经吃饱了脑子已经想开了   别说这是恩情永远报答不尽   我们不再是棋子儿走着别人划的印儿   自己想试着站一站走起来四处看看   现实象个石头精神象个蛋   石头虽然坚硬可蛋才是生命   妈妈仍然活着爸爸是个旗杆子   若问我们是什么红旗下的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