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re reading...

速写主义

轿子小议

轿子算老古董了,据说早在汉代就有,把车子的轱辘“掐”掉就成了轿子。然车、轿并未完全分家,即使在北朝,轿子也叫做“肩舆”、“板舆”。“舆”这个字多形象啊,中间就有一辆车。古时,乘轿可不是大众消费,甚至是稀罕之物。唐朝便有明确规定,肩舆除了帝王乘坐之外,除非有病,为官者不得随便乘坐,只能骑马。此禁令直到五代时才有所松动,女子(贵妇)及官员乘轿逐渐平常开来。

为何反对官员坐轿?想不到吧,那些封建统治者竟然是出于“人道”立场!元祐年间,年迈的司马光“拜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免朝觐,许乘肩舆,三日一入省。”然“光不敢当”。宋朝宰相王安石也不愿坐轿,“自古王公虽不道,未敢以人代畜。”事实上,我很怀疑他们说这些话的初衷,是体恤民生疾苦呢,还是故作样子标榜自己道德操守呢?

不管怎样,“人道”立场却也显示了一种基本治国之道。只不过如果真的取消乘轿,估计京师那些靠抬轿谋生的产业链就会断裂,不知道有多少贫苦百姓下岗失业。严禁乘轿而威胁百姓饭碗,当真是因小失大了。说到这儿,得提醒那些只会使用棍棒、铁链“招呼”小商小贩的城管大人们,是不是要把人民内部矛盾转化为敌我矛盾他们才肯罢手?

坐轿者自然是无限风光惹人关注,君不见普通百姓如娇滴滴的新娘子乘坐八台花轿(八个壮汉抬)唢呐震天,达官显贵们出行也是鸣锣开道,明朝张居正回乡竟乘坐的是三十二个人的特制大轿,那排场跟今天的“专列”也有一拼。然而很少有人会注意到抬轿者。真正让抬轿人扬眉吐气的当属乾隆宠臣和绅。据说,当初和绅以正红旗满洲官学生在銮仪卫当差,干的是为皇帝抬御轿,“举异御轿”。某日,圣驾将出,仓促之中寻黄盖不得,乾隆噌怪并掉了一回书袋,从《论语》中找出一句,“是谁之过驮?”当众人瞪目相向,不知所措之时,和绅回应了一句,却是朱熹为《论语》做的注释里面的一句话,“典守者不能辞其责耳”。乾隆见其仪度俊雅,声音清亮,十分喜爱。便问其姓名出身。一路上,和绅侍轿随行,“奏对颇能称旨。”于是,和绅由此知遇,“擢升都统,迁侍郎,在军机大臣上行走,尊宠用事,旋由尚书授大学士。”和绅实属幸运,但其敏捷和智慧远远超越其他轿夫,而且在千载难逢的机遇面前成功地“秀”出自我,难怪他一直平步青云。

回过头来看,和绅的“抬轿”已不是单纯的体力活儿,而是高级的脑力劳动,因为他“衬托”出乾隆的学识渊博。现代人早已挖空心思地想讨领导欢心,除了毫无技术含量可言的送这送那以外,有没有想过这种高级地为领导“抬轿”呢?

古人擅骑马,为了讨好对方,就去拍拍对方的马屁股,口称“良马”,此谓“拍马屁”。抬轿,拍马之类还是有些区别,不过同为交通工具有关,而且在现实语境下,它们的差别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当习惯成自然,抬轿也就成了“职业病”。比如中午吃饭的时候,某人直接从6点钟的彼角落方向走到12点钟的此角落的领导方向,美其名曰“汇报工作”,口中不时冒出“在您的英明决策下,正确的领导下,亲切的关怀下,我如何如何……”

我浑身的鸡皮疙瘩哗哗地跌落一地,心想,靠,我当真干不了这轿夫的工作。

 

>>声明: 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 来自道天如是觀◎西岸
>>本文链接: http://farbank.net/2009/06/18/about-sedan-chair/

Discussion

June 2009
M T W T F S S
« Apr   Jul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Statistics
    • 日志数:254
    • 页面数:7
    • 分类数:5
    • 标签数:360
    • 评论数:3876
    • 总字数:345662
    • 建站时间:2006-12-1
    • 最近更新:2017-9-6 3:17pm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