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re reading...

速写主义

不能回头

关于回头,佛说,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俗话则言,好马不吃回头草。看来,人尚可进退自如,然,真如此自由吗?

柏拉图有一天问苏格拉底什么是爱情?苏格拉底让他走一趟麦田,在途中摘棵最好的麦穗,且只能摘一次。柏拉图自觉容易,然而最终空手而归。他说,看见一些不错的,却不知是不是最好,因为只可以摘一次,便放弃;再看看有没有更好的,结果已到路之尽头。苏格拉底告诉他,那就是爱情。

一种挥之不去心戚戚的感觉,即便历经多年,仍然历久弥新。可你最多只能回眸,而无法回头。许多理想化的东西,虽如此唯美,却很容易错过。

放眼开来,“不能回头”已成为人类文化中的一条法则了,虽然也可能是潜规则,但誓要回头的代价是惨痛的:

希腊神话中,俄耳普斯为救被毒蛇咬伤致死的欧律狄刻,以阿波罗所赐的七弦琴,一曲最终安魂曲催眠了冥界凶狠的三头犬,也感动了阴森可怖的冥王和冥后,得以有机会将欧律狄刻带出冥界而重获生命。但条件是:在通过地狱之门时绝对不得回头看欧律狄刻。一路上的恐怖哀嚎,终使得俄耳普斯回头了,然而这一眼便使得欧律狄刻重陷冥界。

这个故事蛮有戏剧性的。首先人们会怀疑冥王是真想让俄耳普斯得偿所愿,毕竟俄耳普斯以七弦琴的神力严重干扰了冥界的秩序,此乃一个危险的先河;再者,俄耳普斯充斥了过多人性的软弱,因为人们都无法想象或者不敢想象这种失而复得,人性先天的缺陷使得俄耳普斯终究会回头一望。神话必然凸显文化的象征,那么冥王便算准了俄耳普斯的弱点,于是人从来都无法回头。

《圣经-旧约》中也有这样的记载:索多玛(Sodom)城乌烟瘴气,罪孽深重,上帝决定摧毁之。天使将义人罗得和他的妻子和女儿救了出来,警官他们不要回头看。耶和华将硫磺与火从天上降与索多玛与蛾摩拉,把那些居民,连地上生长的一切都毁灭了。罗得的妻子不听天使的告诫,顾念索多玛,回头一看,就变成了一根盐柱。

无独有偶,在中国的民间传说里,有“人身上有三把火”的说法。鬼魅取人性命,就拍一下肩膀,人一回头便取走一把火,重复三次,人则亡。因此,走夜路的人,若有人唤你的名字,切不可回头答之。

其实人是擅于缅怀过去的,未来充满了变数,只有过去,诸般经历真真切切,仿佛一闪念便触手可及。只可惜时间像一个张大嘴巴的怪兽,它吞噬了你所有的印迹,你重返前一秒都无法做到。

“想要回头”实际上是我们怀着对生命或者生活的一切潜在的深层的恐惧,倚靠过去的经验,企图穿越或者彼及不可知的未来。可,连“七弦琴”都没有,还怎样回头呢?

 

>>声明: 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 来自道天如是觀◎西岸
>>本文链接: http://farbank.net/2009/07/11/there-is-no-way-back/

Discussion

July 2009
M T W T F S S
« Jun   Aug »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Statistics
    • 日志数:255
    • 页面数:7
    • 分类数:5
    • 标签数:361
    • 评论数:3876
    • 总字数:345889
    • 建站时间:2006-12-1
    • 最近更新:2017-12-8 4:09pm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