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s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4 posts

Reveal Light

山水氤氲的柔晨,推开朦胧的窗,迎面而至的是远方欲滴的翠绿,近处婆娑的树影,泥土的芬芳也赶集似的纷至沓来,天地间疏疏朗朗形成一道道风景,你欣欣然张开了眼,用力的吸吮着这第一缕晨光。这连着心与万物的窗户啊,他们作诗咏歌: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谢灵运《登池上楼》];要看银山拍天浪,开窗放入大江来。[曾公亮《宿甘露寺僧舍》];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杜甫《绝句》]…… 可如果一间屋子没有窗户呢?恰逢黑夜,房门紧锁,好似鲁迅先生描写过的景象,”假如一间铁屋子,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不久都要闷死了……” 以上其实是我的乱弹。在设计者Adam Frank 那里看到这神奇的玩意儿,给windowless rooms 添加窗户!室内普通灯光的运用都会带来不少弥散的阴影,而Adam Frank 设计的奇妙光影给房间带来扩展的维度,”家徒不再四壁”。Adam Frank 将此力作命名为 “Reveal Light” , 整合室内光线,辅以恰如其分的树影表现力,令人不禁联想到午后懒洋洋的阳光洒满你的房间,窗外的树枝儿随风摇曳,姿态婀娜。绝妙的构思,设计理念首先是创新,其次是创新,最后还是创新!

意大利摄影师西蒙尼来访

网络真的很神奇!就在我昨天發了一篇名為《柏林》的日志後不久,文中提到的意大利知名攝影師西蒙尼-薩巴帕迪(Simone Sbarbati)竟然找到了我的博客而且還留了言,足令我驚異地無話可說。我納悶了:他是如何找到這個地方的呢?思前想后,故事可能是這樣的:西蒙尼昨天閑來無事兒,在搜索引擎當中輸入自己的名字,結果發現了一位中國的博客提到了他,很自然地他點開了那個鏈接。我的博客被收錄得很快! 😆 用Google 搜索選擇中文網頁,這篇日志排在第二(如果選擇中國網頁,排第一)不知道這位老兄會不會用百度,如果是的話,也排在第一。 我是在一本線上電子雜志看到的西蒙尼的部分作品,沒有更多的介紹。我只知道他酷愛柏林,作品多以黑色呈現。該日志的文字介紹其實我根據這些圖片描繪出自己的感受,也不知道符不符合作品的主旨。西蒙尼給我留言以后,對我竟是一種考試。如果自己一點都闡釋不出其作品的意蘊,那顯然就很丟臉了。 🙁 自我感覺還表現地可以,各位感興趣的話請參見該日志後我的英文描述。

Wilbur

簡析:小小蜘蛛巧奪天工,飛越”天塹”構建新居。細膩的紋路,金屬的質感,黑影俠客使出”縱云梯”似的上乘輕功。也如悠閑的詩人,胸中藏有絕妙好辭,輕揮珠筆委婉道來…… 注:本圖片來源于全美2005年度最佳攝影博客-悄無聲息,文字為本博添加。 Wil·bur, Richard Purdy. Born 1921. American poet whose works, including Things of This World (1956), adhere to formal conventions of rhyme and meter. 影像指拍摄对象留在胶片上的正像或负像。被摄体通过摄影机镜头形成光学图像,聚焦在摄影机里的胶片上,通过曝光形成潜影,再经过冲洗,在胶片上形成由银粒或染料组成的被摄体负像,负像经过复制在正片上便得到正像。负像和正像都叫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