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re reading...

文心雕龙

《长航》(金子晴口述 @第7章至第12章)——电视剧《深海利剑》续写

(七)短信
旁白:海上航行赶上了春节,大家喜气洋洋,舰队难得地靠岸修整,金子晴终于有机会和卢一涛直接联系了。

口述:这一天好期待。除了问候父母,还能抽空和卢一涛发几个短信。我感觉他无时不刻不在我的身边,但是又好像分别了很久很久。

大年三十这一天一大早起来,我精心地打扮了一下,卢一涛虽然看不到我的样子,但是他可以体会我此刻的心情。心中有点忐忑,他会和我说什么呢?上午9点,他的短信如期而至。

卢:子晴,新年快乐,你还好吗?

金:一切都好,我过得很充实。你也好吗?

卢:我很好。我今天和母亲、老杜通了电话,他们一切都好。我和老杜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聚在同一个屋檐下,就是命运的安排,是缘分。有这老两口在,家就在,我也就知足了。

金:嗯,你都快成哲人了。祝福你和家人。

卢:子晴,很久没有你的消息,我。。。很想你。。。

金:我有什么好想的。。。

卢:我脑子里现在有千言万语,可我激动地不知道该说什么?

金:那天集体婚礼上,你不是挺能说吗?台词背的好熟,“痛苦、执着、牵挂”。。。

卢:那不是台词,是心声。。。

金:。。。。 有没有新年礼物送给我?

卢:有。我送你的蓝色水晶潜艇不是不小心打碎了吗? 我已经给你买了一个新的。

金:谢谢,真想现在就看到。

卢:好久才能回来?

金:不知道。可能还要大半年。。。

卢:回来后,我能第一时间看到你吗?

金:也许吧。不过,我以后可能要长期出海执行任务,就像你们潜艇兵一样。部队哪里需要我,我就去哪里。

卢:子晴,我也需要你。。。

金:卢一涛,我们都是军人。

卢:我明白。子晴,我待会就要走了,出海执行任务,新的极限测试。

金:注意安全。你多多保重。

卢:你也要珍重。我没觉得你离开,好像一直在我身边,给我信心和快乐。我走了,部队集结了。

我最后一句话还不及说。眼泪已经夺眶而出。。。

 

(八)眺望

旁白:金子晴回到甲板上,任海风吹拂着面颊,她眺望着浩瀚的大海。

口述:刚刚和卢一涛的最后一个短信我还来不及发出去,我知道他已经关机随部队启程了。泪水止不住地滑落,我都快抽泣起来。赶紧想找一个没人的角落疗伤。如果此刻他站在我面前我一定会不管不顾,毫不犹豫地和他紧紧拥抱。

不知道为什么,认识他以后莫名地平添了很多伤感。张琳说女人的软肋是感情,而我的软肋是卢一涛。是的,他是我的软肋,唯一的软肋。

母亲总对我说,女孩子要选择平静安稳的生活才能幸福。不过,对于像我这样一个特招入伍,从海军陆战队魔鬼兽营走出来,经历过生死的特战队员来说,很多时候,我只能让悲伤止步。

对于我而言,人生就是感受和体验,我的性格需要挑战和任务,选择了就要坚持,不后悔。

想象我和卢一涛如果现在组成了家庭,一纸文书,我们便天各一方,他下海执行命令,我出海完成任务,见不着面,说不着话,彼此都沉默消失,重逢也没有个准数。

而平淡的生活不是使命和任务,是柴米油盐和锅碗瓢盆,各种牵挂关怀和磕磕绊绊。

那些挑战和使命我从没有畏惧,反而平淡的生活会让我感到一丝丝恐惧。

我在问自己:我真的准备好了吗?

 

(九)醋意
旁白:护航编队再次起航,又是两个多月的征程。金子晴没有再过分沉迷于自己的小感伤,而是更加专注地工作。她一直坚信时间会给出答案。今天她收到了张琳的电邮,但看完之后却有点不淡定了。

口述:刚收到铁杆闺蜜张琳的电邮,好开心。感受到她和韩冰洋真挚热烈的爱,搞不好下次再见,他们俩口子就有宝宝了。

尚堂从上次极限测试回来以后,突然感到身体不适,可能是为卢一涛挡子弹留下了一些后遗症。目前他已经去基地疗养院修养,一时半会上不了艇了。而卢一涛因为在历次航程中的优异表现,经海军政治部批准,被破格任命为801艇代理副艇长。我没看错他,他是天才,是传奇,下一次再见,我就得称他“卢副艇长”了。嗯,他会不会斗志满满,一飞冲天?

电邮读到后面,感觉不对了:

基地来了一批导弹工程师,要给潜艇装配新型可射防空导弹,其中一位叫菲雨的上尉女军官最近老缠着卢一涛,菲雨年轻漂亮,和卢一涛是老乡,还是大学校友。张琳说是展开了积极的“攻势“,卢一涛当然没有答应,但是碍于和菲雨同学的身份,吃个饭聊个天总不好拒绝。在基地都看到他们好几次一起散步聊天。就算不是恋人,但太过招摇。

我从没有想过木纳的卢一涛还会有其他女孩喜欢。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联合大炼钢。而且菲雨年轻漂亮颇有才华,卢木涛能经受住考验吗?

我的脸上现在刻着“吃醋”两个字。这种感觉让我有些烦躁。

对了,菲雨到底什么样啊? 张琳你傻不傻,干嘛不给我发张她的照片??

 

(十)针毡
旁白:没来得及再详细向张琳打听这位从天而降的菲雨,又接到舰队首长布置的新任务,搞官兵中期心理测评。金子晴不敢怠慢,马上开始测评前的各种准备,问卷设计,表格制作等等。

口述:累死我了。中期心理评估是本次远征的最重要任务之一,我现在必须全力以赴做好准备。官兵们的数据收集上来以后,还要经过大量地科学分析,推演模型,最后得出有关测评报告,一来一去可能个把月就过去了。

这事儿虽然辛苦,但总归是按部就班,只要花时间,细心就能做好。

可菲雨的事情呢,现在彻底悬了。卢一涛可能又出海了,现在张琳也联系不上。

卢一涛为什么不找个时间向我报告菲雨的存在?难道他想隐瞒什么?

(旁白:金子晴试图回忆着卢一涛的各种政审资料,有没有关于女朋友的报告。)

没有,一个也没有。卢一涛从小性格孤僻,独来独往,他的世界只有潜艇和代码,他从没有交往过任何女生,除了我。

刚才虽然想给张琳回信,让她抽空搞一张菲雨的照片,我就要看看菲雨是何方神圣?她怎么会对情商着急的卢木涛感兴趣。可我不好意思这么做。我毕竟还是一个中校,为了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女生我就如此紧张那不被张琳黄小夏她们嘲笑? 我得稳住。

不过,我怎么了,我的心情怎会如此的糟?思绪在飘,似飘零的云无依无靠。

是我太在乎卢一涛,还是我害怕再度失去?

无论卢一涛出任何状况,潜艇故障(我要打自己耳光!不说这个!)还是有一天有人试图从我身边夺走他,我想我可能真的会彻底崩溃。。。

卢一涛,我给你一个机会向我解释。否则,我饶不了你。

 

(十一)菲雨(1)
旁白:专业闺蜜,心有灵犀。张琳到底还是给金子晴发了一张菲雨的照片。菲雨和张琳描述的差不多,毋宁说,比张琳描述的还要清丽脱俗。金子晴对自己的容貌其实一直蛮自信的,不过当她看到菲雨,她也有点点慌了。

口述:真是活见鬼了。菲雨比我想象的还要漂亮,怎么感觉我是卢一涛,我都不一定能抵挡呢?哈,开个玩笑。

但张琳说的一点没错,她的威胁太大。

装配新型导弹,菲雨他们可能要在基地待上好几个月。战友、同事,加上校友,老乡,再搞一出哥哥妹妹邂逅,这是菲雨的必杀技吗?卢一涛,卢木涛,等我回来,难道你就被菲雨KO了?

可现在怎么办?还有十多天才能靠岸休整,到时候可以直接给卢一涛打海事电话。不过,如果到时候他出海,又找不到人,我不得急死。

卢一涛,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蓝色妖姬掐掉!

 

(十二)菲雨(2)
旁白:终于靠岸修整了。金子晴第一件事就是给卢一涛打海事电话。

口述:这十多天好漫长,怎么感觉比前几个月航程还要漫长。卢一涛我现在就给你打电话。

卢:喂喂,是你吗,子晴?

金:是我。

卢:运气好,明天又要出海。你最近怎么样,一切都好吗?

金:还行。嗯,你现在办公室吗?怎么会有音乐?你好像从来都不会在办公室听音乐。

卢:哦,我没听。是别人在放。

金:如果我没听错的话,是理查德弹奏的《献给爱丽丝》,难道鹿宁高迪他们也开始喜欢这种调调?

卢:不是。是一位导弹部队来的工程师在放。。。

金:是个女的,叫菲雨吧。

卢:啊!你怎么知道?

金:我猜的。看来你们合作亲密无间。

卢:子晴,你误会了。

金:什么什么就误会了?我什么都没说。你好自为之吧。我挂了。

卢:喂喂,子晴别挂。

。。。。。。

 

>>声明: 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 来自道天如是觀◎西岸
>>本文链接: http://farbank.net/2017/08/17/the-farthest-voyage2/

Discussion

August 2017
M T W T F S S
« May   Dec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Statistics
    • 日志数:255
    • 页面数:7
    • 分类数:5
    • 标签数:361
    • 评论数:3876
    • 总字数:345889
    • 建站时间:2006-12-1
    • 最近更新:2017-12-8 4:09pm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