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re reading...

文心雕龙

《长航》(金子晴口述 @第19章至第24章)——电视剧《深海利剑》续写

(十九)飞奔

旁白:金子晴手里紧紧抓住卢一涛的书信,生怕滑落,她飞奔向司令办公室,在喧嚣人群中她只听到自己的心脏在嘭嘭地跳动。。。

口述:为何我的眼泪在飞,一直在飞?它们飞出一朵朵盛开的花,刻在脸上,长在心里,感念世界曾经那样残酷待我却还是为自己留下最后一片心的净土。

期待曾经就像模糊的夜的眸子,告诉自己时光在低吟中翻涌,彼岸的瞬间,过去的,永似走不到故事续集的前面。

过往,我成了生命中的局外人。在某个物是人非的路口,那些停留过的,还有那些匆匆走过的,坐着,站着,我只能看着它们流逝。。。

而今,讲故事的人不再熄灭,那近在咫尺的念怀终究在点滴蒸发前,载入希望的快乐之舟,聚源成溪流,奔涌向海子。

涛,我要加快脚步,奔向无处不在的你。。。

涛,我有些倦了,牵着我的手,让我找到回家的路。。。

(旁白:金子晴终于赶到了司令办公室,司令看着她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很疑惑)

司令:金医生,你没事吧,怎么出那么多汗?来,赶快喝点水。

金:我,没事。我,我有个文件想让您签个字。

司令:刚回来就工作啊,金医生,你应该好好休息。工作不着急。

金:不是文件,是报告。。。

司令:文件和报告有区别吗?

金:都不是。。。 是,是我的结婚申请。。。

司令:啊,你要结婚了? 和谁啊? 好事啊!你先别说,让我猜猜。是尚堂吧?

金:不是。是,是,是我和卢一涛。

司令:哈哈,对不起,金医生。没想到是这小子!金医生,你这么一说,我好像想起来了。每次闲谈提到你,那小子的眼神就不对嘛,早就有情况了是不是?

金:司令。。。

司令:金医生,你的眼光很准。卢一涛是我们海军重点培养的优秀潜艇指挥官,他绝对是个人才。我非常开心,恭喜你们!要是吕艇长还在就好了,看着他的徒弟和你在一起,天作之合。打算什么时候举行婚礼?我们全基地可得为你们好好庆祝一下。

金:卢一涛还在海外基地执行任务呢。

司令:瞧瞧我,老糊涂了,把这茬给忘了。好吧,等他回来。我们一定要热热闹闹地庆祝一下。我可要当你们的证婚人。

(旁白:金子晴的脸都红到耳根了,不胜娇羞。)

 

(二十)心路

旁白:卢一涛和金子晴的结婚申请已经正式递交组织、备案,等待有关部门的审核和批准。金子晴离开了司令办公室。

口述:漫长的十月航程,亦或人的心路,如同站在一个未名的码头。

等待着让人们退离黄色的警戒线,在窒息的空气中迎来彼此的告别。

踏上舢板,无奈地向在乎的人或事,挥手道别,一声珍重,此一去海角天涯。这滋味贯通五丈六腑。

突然感到一种挣脱的力量,试图抓住空气中残留的熟悉的味道。

感谢命运的眷顾,分离,反而让我们彼此感受到了心与心的碰撞,让我避免重新走向荒芜和迷茫。

再远的航程终将返航,再远的心路,只要有爱指引,也总将找到繾綣的归程。

好一阵陶醉,都有点不能自已。

从返航到现在,时间其实仅仅过去了1个多小时,而我和涛即将走入婚姻的殿堂。

我到底是什么时候爱上卢一涛的呢?

哎呀,搞不清楚,我现在脑袋有点晕。一见钟情,不会,他一直一副永远长不大的样子。

好像是潜院毕业典礼那天,他担心母亲被醉醺醺的继父殴打偷偷地离开学校,而后他被打住院,我好担心一个天才的前途就此毁掉,不自觉地为他掉眼泪。

其他学员都能上艇,他一个人孤零零地被“下放”到修理厂,和他分别时,我吐口而出“我一定会去看望你”。。。

啊,那个时候我就爱上他了,真的有这么早吗?

可是,爱,谁又能说清呢? 它不是一直保持着糊涂的温度吗。

“明天我要嫁给你了”,我还是得掐自己一下,到底是不是真的?

天啊,我真的就要嫁给你了!

来吧,锅碗瓢盆,磕磕碰碰,还是聚少离多,无所谓我准备好还是没有准备好,路都是人踩出来的,走着走着,就看见路了。

卢一涛,你可别高兴得太早了。我对你的考验其实现在才算正式开始。

我可是严厉的金子晴教官。

 

(二十一)闺蜜

旁白:有女人的地方,话多。金子晴回到宿舍,黄小夏和张琳早已在此恭候,看来今天的“审问”是少不了了。

黄/张:欢迎子晴平安归来!哦,不,现在得改口了,应该叫“卢夫人”。

金:别贫了。还不帮我拿行李。不对啊,你们怎么知道的?我刚从司令办公室回来。

张:卢金CP的消息已经快上互联网头条了。司令办公室不是有个李姐李参谋吗?她早就在我们的微信群上咋呼了。她说:金子晴刚刚下艇,宿舍都没回,就气喘吁吁地跑到司令办公室,然后说“请求组织批准,我要马上结婚!”

金:哪有那么夸张。

张:行了。子晴,结婚申请都交了,还装!

黄:准新娘子,快说,快说一下你此刻的心情。

金:我。。。 我倒时差呢。

黄:得,好姐妹做不成了。张琳,咱们走。

金:别走。。。你们要我说什么?

黄/张:老实交代,如果隐瞒半个字,直接拉出去枪毙!

金:卢一涛写信让我嫁给他,我考虑了一下,然后,我就同意了。

黄/张:是早盼着这一天吧。哈哈。

张:你说这卢一涛吧,对待感情一直像个傻子似的。怎么突然就开窍了?

黄:是啊,以前读大学,卢一涛天天抱着代码睡。后来到了潜艇部队,又天天抱着潜艇睡。一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我打光棍我自豪的架势。这会儿倒好,神不知鬼不觉,要抱得美人归了。

张:早在修理厂的时候,我就发现你们不对了。我和卢一涛在潜艇里谈工作,你走进来看到我和他在一起,第一时间转身就要走。后来我伸手想和你打个招呼,你老大不乐意理都不理我。知道你脑门刻着什么吗?“吃醋”。我看你啊,就喜欢吃飞醋。

黄:一贯打着“良师益友”的旗号!

金:好吧,我投降。。。

黄:像卢一涛这样的天才儿童,也只有你这个心理医生才能够收服。完了完了,你们属于互相治愈,一辈子都跑不了。

张:还记得前一阵那个导弹部队的菲雨吗?卢一涛老乡,校友。我可是替你们捏把汗。那个菲雨天天缠着卢一涛,整的全世界都知道。好在卢一涛经受住了考验。真心替你们祝福。现在真好。

黄:你不在的这段日子,卢一涛真的长大了成熟了。先不说这次海外任务他是我们基地的唯一代表,他除了工作开始研究菜谱!经常邀请我们品尝他的手艺,我说他怎么突然对美食感兴趣。敢情是为了将来做准备啊,上的厅堂下的厨房。

张:那次帮厨搞大乱炖是故意的吧。我看就是想你和他一起做饭。以前真的小看卢一涛了,原来套路太深。子晴,你要小心了。你们家男人,很危险!

金:。。。

(旁白:屋内的99朵蓝色妖姬散发着迷人的芬芳,和闺蜜们畅谈着隐秘心事和远航经历,金子晴对未来充满无限向往。)

 

(二十二)母亲
旁白:入夜,送走闺蜜,金子晴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屋子,然后躺下来稍事休息。她出神地望着天花板,虽然航程疲惫,但心里满是幸福的感觉。然而,她突然意识到自己遗忘了一件大事:她竟然还没有告知母亲自己要结婚的消息。她赶紧拨通电话。

妈:子晴,这么晚了打电话,出什么事了?

金:妈,我,我要结婚了!

妈:结婚?你发什么神经?

金:妈,我真的要结婚了。结婚申请报告都交上去了。

妈:我都不知道你有男朋友,怎么突然就要结婚了?男的谁啊?

金:是我的同事,战友,咱们基地的,叫卢一涛。

妈:这卢一涛什么情况?

金:他是我们海军基地的指挥官,非常优秀。

妈:到底做什么的?

金:潜艇部队。

妈:潜艇?就是一有命令就出海,猫在海里几个月失去联络那种?

金:。。。

妈:子晴,你找什么海军不好?研究所、机关、军医,什么不好?非要找一个见不着人的。你想想等你们结婚以后,两口子经常不在一起,那还是家吗?而且潜艇多危险,要有个三长两短你怎么办?

妈以前由着你的性子,你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你不当学者特招入伍,参加特战队出生入死,但是婚姻、家庭就不能这样瞎折腾。

女孩子要幸福,就得稳定。稳定,懂不懂?

金:妈,我都知道。

妈:你知道什么?老大不小了,怎么越来越不懂事? 那个卢一涛什么军衔?年龄?家庭背景呢?

金:卢一涛是少校。。。

妈:少校?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现在已经是中校了。怎么会找一个比自己级别低的?

金:他今年26岁。。。

妈:26岁?你有没有搞错!你今年多大了?你不找一个年纪大一点的会疼人的,反而去找一个小弟弟?以后到底是他照顾你,还是你照顾他?

金:妈。。。

妈:家里面呢?

金:他父亲很早就去世了。现在是他母亲、继父还有他。

妈:得,全凑一块儿了。

金:妈,我坚信,我的选择是正确的。

妈:好吧,女大不由娘,随你吧。自己的路自己走,你可别后悔。我明天就过来看你们。

金:卢一涛还要三个月左右才能回来。

妈:瞧瞧,我说什么来着。那到时候我和你爸爸再过来。我告诉你,如果我们不满意,我可没好脸给他看。

金:妈,他不会让你们失望的。好了,妈,早点休息。

妈:还睡什么睡?你说我把你养那么大,就不能让我省点心?

 

(二十三)请战
旁白:金子晴经过一段时间调整,重新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敬职敬责。她每天都在数着日子,三个月,两个月,一个月,十天,距离卢一涛回来的时间越来越近了。这一天,她在内网上看到了一则通知,新的一期护航编队即将起航,周期4个月,他们需要2名心理医生。

口述:没想到就在卢一涛快要回来的时候,遇到这个通知。基地有多名心理医生,但是他们都没我有远航经验,我是最适合的人选。

可是,如果我报名,就意味着我和涛会再次错过。重逢显得那样遥遥无期。

我好想在第一时间和涛相聚,好多好多话想说。

我想问他到底什么时候爱上我的?

我想问他什么时候感受到我是如此在意他?

我想问他在我远航的日子,他是如何思念我的?

我想问他如果我不在结婚申请书上签字,他会不会打一辈子光棍?或者,干脆就和潜艇领结婚证!

我想问自己,我们重逢的那一刻,我会不会哭泣得不能自已。。。

心底的话,三天三夜都说不完,一辈子也不到尽头。

不过,请原谅我,涛,我要再次报名参加护航编队,履行一个军人神圣的使命。

我知道你会理解的,就如同你理解自己的使命一样。

感恩生命让我遇见了你,无论怎样,我们总会相聚。

(旁白:纵有万般不舍,但金子晴还是毅然报名参加新一期护航编队。她的请战报告已经呈递司令部)

 

(二十四)命令
旁白:金子晴的请战报告就放在司令办公桌上。司令看了以后,若有所思。在基地党委会上,他们做出了决定。。。金子晴接到司令部电话,她赶过去,一路上她在想新的征程马上开启,又将是漫长的分别。

金:报告!

司令:金医生来了,快请进。

金:司令,是不是我的请战报告组织已经批准了?

司令:来,快坐下。今天就是要给你聊这个事儿。

金:好的。

司令:你的报告,基地党委已经慎重研究了。我们一致同意,不予批准你报名参加新的一期护航编队。

金:为什么?

司令:金医生,你和卢一涛都是好样的。你们舍小家顾大局,时刻不忘履行军人神圣的使命,个人做出了重大牺牲。正因为我们的军队有着千千万万你们这样的人,我们才会如此强大!

金:司令,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国家哪里需要我们,我们就去哪里!放心,我没问题。

司令:和卢一涛分别有一年多了吧? 你们也该重逢了。你不用担心,基地还有其他心理医生,他们也可以完成任务。

金:远航我有经验,我是最适合的人选。

司令:金医生,下周卢一涛就会回来,你的任务就是和他重逢。

金:司令。。。

司令:这是命令!

 

>>声明: 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 来自道天如是觀◎西岸
>>本文链接: http://farbank.net/2017/08/19/the-farthest-voyage4/

Discussion

August 2017
M T W T F S S
« May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Statistics
    • 日志数:254
    • 页面数:7
    • 分类数:5
    • 标签数:360
    • 评论数:3876
    • 总字数:345662
    • 建站时间:2006-12-1
    • 最近更新:2017-9-6 3:17pm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