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re reading...

文心雕龙

《长航》(金子晴口述 @第25章-大结局)——电视剧《深海利剑》续写

(二十五)唯有爱(大圆满结局)

旁白:今天,阳光明媚,一碧万顷。卢一涛随航母编队返航,金子晴手捧着蓝色妖姬站在人群当中,清风微拂她洁白的裙衣,她在盼望着,盼望着。。。

口述:摄氏26度的午后,我站在廊桥上,这恬适的喧嚣渐渐淹没在心的空灵。

淡咸的海风卷过来一阵阵清脆的鸥鸣和汽笛声—— 点儿,线儿,风把声铸成圆的,方的,长的,短的。

尽是灿烂的,敞亮的,倾泻在波涟里,澄蓝而凝匀。

海的明净穿透了我的心田,鲜艳,缱绻,流水,流水,流入我无尽的似生的梦寐里。

轻轻地呼唤那将要靠岸的战舰,你再快一点,你再慢一些。

涛,你在哪里?你不在这里,你不在那里。

你在白云的光明里,你在瞻远的新月里。

你在怯露的花蕾里,你在莲心的露华里。

你在膜拜的初心里,你在烂漫的天真里。

你不在这里,你不在那里。你在我的至粹里。

(旁白:卢一涛走出来了,两人四目相接,他们深情凝望着彼此。。。)

等待如此漫长,重逢何其宝贵。

我一定是用了前世三千次的回眸才换得和你今生一次的相聚。

涛,今生今世,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金子晴和卢一涛再也忍不住,向着彼此跑去。卢一涛紧紧抱住了金子晴。金子晴的泪水像决了堤的洪水,肆虐汹涌。。。

卢:子晴,是你吗,真的是你吗?我不是在做梦吧!

金:(哭得比泪人还泪人)

卢:子晴,别哭了。你看你把我的衬衫都打湿了。

金:我好害怕再也见不到你了。

卢:怎么会?我好好的。

金:(继续哭,哭吧,哭吧,不是罪)

这时闺蜜们,哥们们都聚拢了过来,大家一起起哄:

亲一个,亲一个!

卢一涛一本正经地说:这事儿,得先回家!

不过,他还是当着众人的面轻轻地吻了吻金子晴。。。

时光为他们停驻。一切的等待和期许最终都是那么美好。

(全剧终)

——————————————————————————————————————

PS:最近一口气码了这么多字,我发现是因为《深海利剑》抒情的部分带自己好像进入了一种早期博客火热时的那种状态,一种书写表达的欲望,一种感知内心的意图——用更好的文字表达更准确的心情和感悟。不过,讲故事的人真的熄灭了,而我曾经的博友和观众都已经远离这片土地。感伤其实也没有,把博客当作私家花园早已是我们这个圈子所有人的现状。再见了,明天应该开始追寻新的影视,新的书籍。回忆总是美好且纯粹,人生大抵如此。

再PS:15000字左右,不负情怀,我可能又会蛰伏很久了。

 

>>声明: 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 来自道天如是觀◎西岸
>>本文链接: http://farbank.net/2017/08/19/the-farthest-voyage4-2/

Discussion

August 2017
M T W T F S S
« May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Statistics
    • 日志数:254
    • 页面数:7
    • 分类数:5
    • 标签数:360
    • 评论数:3876
    • 总字数:345662
    • 建站时间:2006-12-1
    • 最近更新:2017-9-6 3:17pm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