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re reading...

一地鸡毛

年终总结

要码字了,有些茫然,非无话可说,而是小小的日志承载不了太多的情绪。2008像一剂过期的春药,在试图证明“我能”未果以后,留下“重症肌无力”的后遗症,并一直怀疑DNA出错的心理缺失。还能怎样?其实已完全不能怎样。

在国人赋予8有几多吉祥之意后,2008却证明了数字迷信原来如此不靠谱,且完成了一次彻底的颠覆。还记得那些让人快要神经质的过去吗?雪灾、Tibet、汶川、牛奶、股票、房地产、周老虎、俯卧撑、“我给你一个说法”、城管等等。两鬓斑白的吾父也不禁唏嘘,六十载人生尚未有如此经历!

依稀中看到一群人在放肆地喝酒猜拳,“两只小蜜蜂呀,飞到花丛中呀,飞呀,劈啊,飞呀,劈啊……”也不怕被苍蝇拍一把给拍死。在相信小蜜蜂的翅膀同样具有“蝴蝶效应”后,一种古老的习俗死灰复燃,谓之“冲喜”。08-8-8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饕餮盛宴如期上演,是珠光宝气,是满城尽带黄金甲,无奈也是纸醉金迷。一片曾经满目疮痍的大地,一个自诩为勤俭矜持的民族,在决心显摆后同样会不顾一切。好酒好肉过后,甭管真好假好客人照例得恭维主人一番,truly exceptional,你愿意就把它裱起来吧,以后出门天天挂在脖子上。我倒想起了《围城》中的一段描写:

辛楣瞧鸿渐夫妇站着,防她无礼不理他们,说:“方先生也在招呼你呢,”文纨才对鸿渐点点头,伸手让柔嘉拉一拉,姿态就仿佛伸指头到热水里去试试烫不烫,脸上的神情仿佛跟比柔嘉高出一个头的人拉手,眼光超越柔嘉头上。

发表”truly exceptional”的那位不时地提醒伦敦的胖子,不要试图和这帮花钱不要命的人比阔。胖子看起来有点傻兮兮,其实心中跟明镜似的。于是他蓬头垢面,开了一辆破大巴就来贺喜了。回过头来再看看什么叫“冲喜”:

男方未娶先病,或生的孩子多病,有“冲喜”民俗,取“喜神临门,诸邪回避”之意。如男方款娶先病,先请媒人说服女方,穿戴半新,乘轿来府。步入华堂时,姑娘对准四方,洒去红米一升,喜钱(专用小钱)半贯,这叫“打鬼”,然后与病夫假拜堂,午宴后回去。若刚生不久的孩子病了(专指南方的男孩),则攀亲上门合婚,也叫冲喜。

毫无疑问“5.12”将是我辈永远的心灵恐惧和创伤,在大自然摧枯拉朽的力量面前,一切都是纸糊的。还活着的人之所以没有被碾成齑粉,只因为上天总归有好生之德。月祭的时候,聚集在广场的人们振臂高呼“雄起”之类的口号,他们似乎忘记了敬畏自然。一个忘却敬畏的民族会走向何方?不用再发布网瘾成精神病之类的搞怪规定了,因为很多人的确已经疯了。一个从未走出洞穴的人是不会感到恐惧的,一个永远被禁锢在黑屋子的人同样如此,可我们偏偏曾经看到过外面的世界。迷途的小姑娘找不到回家的道路,黑暗必将赤裸裸地袒露。当还来不及意识,恐惧其实早已经成为身体的一部分。John Cale如是说,Fear is a man’s best friend.

驱动人在简单化和机器化道路上奔跑,象征着工具理性的工业主义都市将我们异化了。还是来感知洋溢人性的浪漫激情吧。华兹华斯倡导回归质朴的田园乡村,诺瓦里斯号召亲近泛神论的自然,威廉布莱克选择返回宗教的神秘主义,或者如拜伦期待一种爆炸性的非凡生活体验。相信什么和不相信什么,人生有大不同。

忘却的救世主快要降临了,2008,你快滚蛋吧。

 

>>声明: 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 来自道天如是觀◎西岸
>>本文链接: http://farbank.net/2008/12/16/summary-of-2008/

Discussion

December 2008
M T W T F S S
« Nov   Jan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Statistics
    • 日志数:254
    • 页面数:7
    • 分类数:5
    • 标签数:360
    • 评论数:3876
    • 总字数:345662
    • 建站时间:2006-12-1
    • 最近更新:2017-9-6 3:17pm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