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re reading...

速写主义

圣诞实录

圣诞可以复杂,也可以简单。2007年的圣诞,我随意地记录。

(一)平安夜。数万人安静地涌向约旦河西岸城市,传说中的耶稣诞生地—伯利恒,祈祷庆祝,上帝没有忘记早在诺亚方舟就与人类达成的契约,他派圣子来拯救众生。马槽广场、圣伯多禄大教堂、教皇本笃十六世、秉烛祈福的信众,以及在圣歌与钟声中祥和的子夜弥撒,圣诞从来都不是一个普通而喧嚣的节日。

(二)浓缩的节日。以下是一个国人对圣诞典型的理解:12月24日晚,平安夜;12月25日,圣诞节;12月26日,狂欢夜。他们无从得知Christmas Tide是从12月24日到次年的1月6日。

 

(三)喧嚣。对于像Eric(我的美国友人)这样的天主教徒来说,成都过圣诞节的方式令他跌破眼镜:十几万人涌上街头手拿充气塑料棒,甭管认识不认识见一个敲一个;而西方传统的烛光、圣歌、火鸡、团聚似乎从来没有进入过这些狂热的“圣诞爱好者”的脑海。他会摇摇头,但还是报以善意的微笑。一群疯子,他其实想说。

 

(四)三巨头。圣诞期间,成都市教委规定,中小学生严禁上街狂欢;成都市公安局规定,严禁任何个人和组织在天府广场、春熙路区域搞各类活动和集会;成都市交管局规定,实行严格的交通管制,行人严禁车道滞留。三大组织联手“做掉”圣诞。春熙路一带冷冷清清,多年未遇。就怕中国人扎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是潜台词。

(五)山城“棒棒军”。虽然彼此有些看不惯,但成都、重庆很多地方都是一致的。蜀水的充气棒大军被成都警察的改锥扎破,而巴山涌入大量拿着棒棒敲打出声的要过圣诞的农村打工仔。重庆警察哭笑不得。

(六)倒数。香港人在圣诞平安夜的时候,就开始玩时间倒数。元旦不会放过,除夕更甭说了。连续玩三次,香港人太有才了。

(七)杨二车娜姆。世界级的钻石王老五法国总统萨科齐携新女友超级名模布鲁尼12月25日高调亮相埃及。曾公开向老萨求爱、又八杆子挨不上的中国丑星杨二成为有史以来最贱的艺人。

(八)其他。那群自小学开始就拉我去教堂过圣诞的死党,到现在为止没有读过一页《圣经》。那帮笑容可掬的商家彻底拥护一个过度商业化的圣诞节,其实他们喜欢天天黄金周。那些在酒吧觥筹交错,酩酊大醉的人们,圣诞还是诞圣,完全不成为问题。

一个更像是狂欢节、元旦前夜、万圣节的混合体的中国式“圣诞节”,不管上帝如何看待这些连异教徒也称不上的人们在那里宣泄,在那里狂欢,它真实地融入我们的生活。我不会忘记与别人交换圣诞的问候与祝福,因为它很好,很强大。

Technorati 标签:

 

>>声明: 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 来自道天如是觀◎西岸
>>本文链接: http://farbank.net/2007/12/27/reflections-upon-the-christmas-day/

Discussion

December 2007
M T W T F S S
« Nov   Jan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Statistics
    • 日志数:254
    • 页面数:7
    • 分类数:5
    • 标签数:360
    • 评论数:3876
    • 总字数:345662
    • 建站时间:2006-12-1
    • 最近更新:2017-9-6 3:17pm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