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re reading...

相对无语

就这样挣扎

这几天很惨猫儿,屁大的博客差点把我搞成神经病。自以为万无一失,但phpadmin备份出了问题,wp 自带xml无法导入。已经准备"冒天下之大不讳",手动添加所有的文章和评论;贴了五六篇日志和七八条评论过后,这才发现原来我是愚公移山,这事儿是mission impossible.

忽如一夜暴雪来,满目疮痍,哀鸿遍野。弱势bloggers,草芥一般,哪能幸免?我想到了去做一回孙子,搞了一个友情提示(deleted),大意为每日三省其身,诚惶诚恐,求爹爹告奶奶,但求贵手高抬。身处一个渐欲陌生迷离的世界,其实当孙子也不灵。于是乎,说咔嚓就喀嚓。抢救整理中,发现我的博客其实充斥的是大量无关痛痒、无病呻吟、风花雪月的东西,如果说它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无害- 于自己,于他人,于社会毫无损害;换句话说,也无甚劳什子用处,任何时候都会象风一阵刮过,空气中没有异样的味道。

宗教之于我很神奇,所以有时我会虔诚地去做一些事情,比如矢志不渝地去信产部搞passport,每天不厌其烦地登录邮箱盼望着通知,好像恋爱时的青年等待着邮差准时传递,"她爱我吗"?一次一次的失落而归,原来我们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中间隔着异次元。

independent bloggers 是一群身心脆弱的人,他们随时都会被误以为耗子而被驱赶被追打,永无宁日,其实很多时候他们只想安静地找一个可以呢喃的地方。

这两天读了一点历史,据史籍《尚书·甘誓》夏启讨伐有扈氏时宣布:"弗用命戮于社,予则孥戮汝。"所谓孥戮,即对犯罪者除惩罚本人外,还罪及池的妻和子。哦,连作原来远古流长啊。有趣的是,唐天宝年间,杜甫写下反诗: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咦,怎么没有"有吏夜捉人"?

特别鸣谢- 感谢在停摆期间,瓶子无私分享空间,heeye给予技术指导,还有centeur,没有他的妙手回春,只怕我现在还在万里长征的起点处……以及在第一时间传递问候的各位博友,认识你们是我人生的一大财富!

 

>>声明: 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 来自道天如是觀◎西岸
>>本文链接: http://farbank.net/2007/09/07/blogging-is-troublesome/

Discussion

September 2007
M T W T F S S
« Aug   Oct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Statistics
    • 日志数:255
    • 页面数:5
    • 分类数:5
    • 标签数:361
    • 评论数:3876
    • 总字数:345889
    • 建站时间:2006-12-1
    • 最近更新:2017-12-8 4:09pm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