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re reading...

相对无语

秋雨式

重庆读书的时候,不喜欢雨天,因为所有人都知道重庆的雨具有腐蚀性,撑开伞,唯恐避之不及。

哪怕是浪漫的秋雨,过早谢顶可不是闹着玩儿的。此秋雨和彼秋雨并不一定划等号。

携几卷经书,好为人师,誓做大师的秋雨在青歌赛上以全能先知的姿态盖过众多参赛选手。其实很纳闷:如果说文学文化还行的话,那么伦理学、心理学、艺术、外语、IT,等等,怎么全懂啊?若说上下五千年就诞生这么一位大师中的大师也不为过吧。

大师不过瘾还要做大仙,云,“有佛学大师告诉我,有十几亿人护持,这些往生者全都成了菩萨。”很多大腕都有明确的宗教信仰,曾多次发表宗教思辨作品的秋雨是否也是在自我暗示呢?

仿佛看到了秋雨在做法,“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来显灵……”基本上,方生术士玩弄的皆是幻象,民众顶礼膜拜的却是虚无。民间有一法谓之“叫魂”。此法除了可以找回收到过度惊吓的人都魂魄以外,却也被不少心术不正的人滥用,有吸魂的恶念。

如果可以马上就给大家喝孟婆汤有多好啊,什么都立刻忘却,无论是家园毁于一旦,还是骨肉灰飞烟灭。于是乎,天空仍然是湛蓝的,笑脸还在迎着秋风,一切都不曾发生。

打碎的牙齿就自个儿下咽吧,这是秋雨式的逻辑。哀嚎、绝望,也要分时间和地点。当天地也会为至亲阴阳相隔动容侧目的时候,秋风化雨冰透人的心— 你丫闭嘴。

想起一个很寻常的情景,领导们都会说,大家畅所欲言,有意见就照直说。— 其实,只有神经错乱的人,才会去诤言。还有一种情况例外,出离愤怒之后。

秋雨眼中,把媒体等同于政府,于是外面的全是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何以不见别人捐款捐物,不见多国都愿意派出精锐的搜救队呢?心理阴暗的人才会把一切善举视为别有用心。“学贯中西”的大师成天在西媒故纸堆里搜集“铁证”,而且终于高声起来,“我找到了!同志们,这才是目前我们必须旗帜鲜明要反对的。”

大抵秋雨过后,天气反复阴晴,让人迷惑。一路走到黑,虽不见得通向罗马,但也不会岔道踩上粪便被人笑话。秋雨有一本奇书,《天灾神话》,摘录几段:

人世间的小灾难天天都有,而大灾难却不可等闲视之,一定包含着某种大警告、大终结、或大开端。可惜,很少人却能够领悟。

这次唐山大地震,包含着什么需要我们领悟的意义呢?我想,人们总是太自以为是。争得一点权力、名声和财富就疯狂膨胀,随心所欲地挑动阶级斗争、族群对立,制造大量的人间悲剧。一场地震,至少昭示天下,谁也没有乾坤在手,宇宙在握。只要天地略略生气,那么刚才还在热闹着的运动、批判、激愤,全都连儿戏也算不上。

天地自有天地的宏大手笔,一撇一捺都让万方战栗。这次在唐山出现的让万方战栗的大手笔,显然要结束一段历史。

我最喜欢的一个比喻是《围城》中的猴子上树。下蹲的时猴子特有城府,可沾沾自喜上树的时候,红屁股便会暴露无遗,而且再也无处遁形。

码字儿到此,说得虚了一点,就来点更实在的。秋雨出于可预见的考虑关闭了该帖的评论功能,随后转贴了一系列其粉丝的日志,仿若这个世界只有一种声音,此法实为大谬。貌似淡定的外表下被压榨而出的是阿Q式的精神胜利以及头上悬着一把达摩克利斯剑的惶惶不可终日。

名人大腕不可轻易开博,一不小心神秘面纱就被人揭穿,说白一点,遮羞布被人拿下,一切就完蛋了。为了再加一撮名气?多不划算啊。

如果一个年轻人犯了错误,上帝都会原谅。但对于一条癞皮的落水狗,鲁迅先生说了,还是痛打为宜。

 

>>声明: 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 来自道天如是觀◎西岸
>>本文链接: http://farbank.net/2008/06/12/a-typically-despicable-literati/

Discussion

June 2008
M T W T F S S
« May   Jul »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Statistics
    • 日志数:255
    • 页面数:7
    • 分类数:5
    • 标签数:361
    • 评论数:3876
    • 总字数:345889
    • 建站时间:2006-12-1
    • 最近更新:2017-12-8 4:09pm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