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凝视动物?

约翰-伯格(John Berger) 在其影像阅读代表作之一的《看》(About Looking)伊始提到一个非常有趣的话题:Why Look at Animals? 除了去动物园,似乎我很少会关注动物,凝视它们的眼睛。比如,在街上看到一条德国牧羊犬走进时,通常我会选择脸朝向另外一个方向。不过狗好像可以阅读我在试图掩饰内心的恐惧,往往都会凑上前来,把我打量!

约翰-伯格说道,动物看人时,眼神即专注又警惕。它看其他种类的动物,当然也有可能如此。动物并非在看人时才有这种眼神。但是唯有人类才能在动物的眼神中体会到这种熟悉感。其他动物会被这样的眼神震撼,人类则在回应这眼神时体会到了自身的存在。

在钢筋混凝土构筑的都市森林中我们已经很少见到动物(原始与野性)的影踪。午后,那些被驯化的服服帖帖的家养宠物们都和人一样睡起了午觉,退化的超强的听觉与视觉使它们也对这次8.0级强震毫无警觉。当然,这不是它们的错。

动物无法和人类进行语言交流,但很明显,它们属于人类经历的每一个角落,即会灭亡也会永生。这或许是最早的二元论,并反映在我们对待动物的态度上:它们被驯服,同时被崇拜;被赡养同时也被献祭。我们粗暴地将动物从它们原始的栖息地里驱逐,动物成了食品、宠物、吉祥物和动物园里的物什。那支被惯坏的胖胖的加菲猫甚至会在圣诞节收到一大包精美的礼物。然而它们丧失的是物种的活力,当人类以自身的维度去打造动物时,它们的原始经历和秘密都被清空了。一个惊人的结果是这样的,动物成为被观察者,而它们也能关注我们的事实变得毫无意义。人类知道动物越多,反而就越疏远它们。最终它们被捕获,被圈养— 这宣告了边缘化,同时也揭示了人类自身的冷漠。

人类并不总是可以高高在上。卡夫卡在《变形记》当中写道,“当格里高·萨姆莎从烦躁不安的梦中醒来时,发现他在床上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跳蚤。他的背成了钢甲式的硬壳,他略一抬头,看见了他的拱形的棕色的肚皮。肚皮僵硬,呈弓形,并被分割成许多连在一起的小块。肚皮的高阜之处形成了一种全方位的下滑趋势,被子几乎不能将它盖得严实。和它身体的其它部位相比,他的许多腿显得可怜的单薄、细小,这些细小的腿在他跟前,在他眼皮下无依无靠地发出闪烁的微光。”而蒂姆·伯顿的电影《人猿星球》描绘的则是,在一个平行的世界中,人类和动物关系(权利)正在被逆转。人类持久地关注动物的一个吸引力是显示人类可与大自然平起平坐,并且加强我们超越曾有的动物属性的至高权力。

约翰-伯格提到,动物是在19世纪城市工业化兴起的时期逐渐消失的,随之消失带来的是公立动物园的成立。例如,1828年伦敦动物园成立,1844年柏林动物园成立,它们给这些国家带来极高的声望,是皇权和财富的象征,也是殖民势力的背书,就像同样古老的博物馆一样。这里似乎存在着一种悖论,博物馆的展品是无生命力的,而动物园则不然。然而所谓的自由,是人造的,人类以一种欣赏博物馆展品的心态(as if they were dead) 来关注这些动物。在一个人工模拟的自然世界中,草地、岩石树木都是人为的— 就像舞台道具一样。动物孤立,与其他物种也毫无互动可言。它们依赖于园区和饲养员的所有安排,喝水、吃食、散布,游玩甚至包括相亲。动物园成了生存权和生命权的坟墓,成了历史性损失的纪念碑。

1840—1842年,格兰维尔(Granville) 出版了一套连载画集《动物的公私生活》(Public and Private Life of Animals),约翰-伯格这样评价道,“动物不是用来提醒人类的来源,也不是道德上的隐喻,它们是作为整体在适应人类化处境。这个趋势的末端就是庸俗的迪斯尼乐园,但在开端之处的格兰维尔作品却是一种令人不安、预言式的噩梦。”[注:此链接可以欣赏格兰维尔的部分作品]

边缘化是约翰-伯格所作的结论,动物到处都在消失,而动物园只能令人失望。人与动物的相互凝视本来可以成为一种契约,然而随着工业化和对大自然不停地索取,一切都不存在了。只身前往动物园的游客,在观看一只又一只动物后,他会感到自身的孤单。

PS:顺便补一个介绍。约翰-伯格(1926-  )是英国当代著名的艺术批评大师、小说家(布克奖获得者)和画家。以其沉静、睿智、散文化的艺术批评风格深受西方知识界、艺术界追捧,并且拥有大量的跨领域读者。

Technorati 标签: ,

 

>>声明: 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 来自道天如是觀◎西岸
>>本文链接: http://farbank.net/2008/06/06/why-look-at-animals/

admin

Hello, the Matrix.

12 Comments

  • 广西师大最近出版的一套约翰伯格的影响阅读丛书,看起来就很不错。得空找来读一下。

  • 是的,我买了其中两本。写得非常棒!

  • 没有看过,不过感觉挺有意思的。

  • 怎么说呢,总是感觉人类太过自大了。总认为自己的生命高于一切。其实广义上说人也是动物。

    有点跑了,我在想换一个环境,倘若在野外遇到一只狮子或者老虎,双方对视。人类还有心思考虑那些事吗?凝视或许本身就是建立在一种不对等的关系上的。

    PS:地震当天上午,我们影棚的狗狗有异常反映,只是我们当时都没有察觉,我觉得退化的不是我们的宠物,而是我们自己。

  • @today:约翰伯格的书十分耐读,有心理按摩的作用。

    @evacuee: 凝视主要基于人类文明与动物之间的互动关系。人类到底该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方式和心态来面对我们周遭的世界,当然也包括动物,以及人类千百年来尚未抛开的动物属性,这是一个很重要和现实的问题。

    对了,你很喜欢艺术(摄影),或许伯格的影像阅读系列书籍对你会有裨益。

    可能有些狗还保持着警觉,但是我所知道的大多数宠物都已经被 或许可以这样说 同化了。

  • 我感觉这个话题具有两面性,没有决对的谁对谁错。我到不应该认为把这所有的一切都说成是人类的错误,当然人类在对待动物,甚至自然上确实现在比以前残忍很多,当成宠物被人们玩耍,制成食物被人们食用,放到动物园里供人观赏…

    什么事物的发展都是有他的规律的,就是开始最原始的社会开始的时候,那个时候所谓的人都没有力量和较大的的动物进行搏斗,甚至成为他们的美餐。然而经过一代代的发展直到现在,其实有时我感觉这价价是一种社会发展的结果,以及人们生活方式,生活观念的改变。就像那些小的宠物狗狗,猫猫,我真的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出来的,这些小东西们以前有吗?

    作为动物有时候可能它们都在想,现在环境污染这么厉害,绿地植被破坏的这么严重,到处都是工业设施,它们都可能找不到栖息之地了吧。

    归根到底还是科技力量的发展结果,以前哪有什么这个动物保护组织,还是那个动物保护项目。也就是像那个《人猿星球》里人类失去了强大的科技的工具,在力量强大的猿类面前人类也是那么的渺小,承受着我们怎么对待现在的动物的一切。

  • 谢谢,西岸的推荐。明天就去书店找找。

    说到“人类到底该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方式和心态来面对我们周遭的世界”我最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只是以我的学识只能停留在表面上,无法深入。不知道怎么进入,怎么表达。

  • 怪了,我们的头像怎么不显示了???

  • @goomoo: 人类自诩为“万物之灵长”,其文明的发展必然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这包括自身以及无辜的(手无寸铁)动物们。我想当今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意识到了这个星球并不仅仅只属于人类。

    另外,我觉得约翰伯格的思路及其广阔,思想也极为深刻,我的解读可能会有一定偏差。

    @evacuee: 约翰伯格的书真是很棒,越看越舒服。我不是一般性地向你推荐了,而是郑重向你推荐。

    我今天在淘宝网上又定阅了他的《另外一种讲述的方式》,大概是6折左右。你一定会喜欢他讲述的作品以及他唯美的文字的。

  • 合适我也找来看看。

  • 关于人与自然关系的讨论,从西方强调个体的以人为本到东方强调集体的以人为本,二者丰富的内涵都包括对人类之于自然角色的认知.人类从野蛮过度到文明的过程,以及目前新兴的科技文明让我们越来越认识到人和其他动物和自然必须和谐相处.

    很支持动物保护者对生物多样性所做的孜孜不懈的努力,我们每一个人也都应该从自身做起保护自然环境.作为发展中国家,中国也应该处理好发展和环保的关系,好在现在不少人环保意识挺强.扯的有点远了,闪~

  • 该文由挖泥巴用户“细细”通过手机推荐到挖泥巴首页,现已发表,请您审核!

    也欢迎您推荐好文章给我们!

    挖泥巴 编委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