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re reading...

相对无语

我在想什么?

那之后,我喜欢发愣,游离的双眼不知道在看什么,虚空的大脑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切都没变吗?重新收拾好的房间,整齐的案头,该吃就吃,该睡就睡,该工作就工作?

还是变了,到处都是[地震],收音机、电视机、网络、报纸,铺天盖地,人在此中无处可逃。更为清晰的是,我体会到了鲜活的恐惧和痛苦,彻骨一般。

生死的哲学,人类的宿命,找不到准确的表达,但一切所谓的哲理都在残酷的事实面前显得虚伪和肤浅。

生,好象是从石头缝里蹦出的;死,却是有血有肉的漫长折磨。

那些瞬间就被[豆腐渣]工程摧毁的花一般的笑脸,此前他们是朗朗读书声,捉迷藏的嘻嘻声,逝去的是青春和希望。再看一下他们的脸庞,一柄尖刀生生地在剜我的心。

有太多的人正经历着我无法想象的苦难,甚至无助地走向终点,我还能做什么?

我得麻醉我自己。

活着的人会好起来,逝去的人已经没有痛苦;无论生死,都蕴含希望。

服一颗安眠药,我沉睡下去。

醒来之后,街上人头攒动,车水马龙,好像没有多少变化。然而我没法再麻醉我自己。

有人已在搞笑这场灾难,说什么“四川人的幽默”。在经历了9000多次余震,整个世界都像钟摆一样摇晃后,换了你,可能大小便都要失禁。还有嘛心情幽默?

有人已在宣扬文治武功,说什么“最后的胜利”。十万骨肉同胞刹那间化为飞灰,近半大好河山夷为平地,这样的胜利又有何用?

对不起,那个被人为神化的火把,在炎热八月的蜀地游街中,与我无关。

留下来的是幸运儿,人在安逸中不会想到上帝。

在大自然的能量面前,人太微不足道;它小小地吼一吼,我们的心脏就会重重地抖一抖。连说一句豪言壮语的时间都没有,“人定胜天”,“与天地斗,其乐无穷”?!

但有时也不得不承认,这微小的生命也有不屈的时刻,只要看一下那些在硝烟中穿梭的坚毅的身影,还有这个星球上其他同类发出的问候和悲悯。

明天是否真有希望,还是交给明天来说。

在烟雾中进入我的黑夜,它象蒙娜丽莎的微笑那样,神秘而不可捉摸。

我情愿什么都不想。

Technorati 标签: ,,

 

>>声明: 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 来自道天如是觀◎西岸
>>本文链接: http://farbank.net/2008/05/30/what-on-earth-am-i-thinking-about/

Discussion

May 2008
M T W T F S S
« Apr   Jun »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Statistics
    • 日志数:254
    • 页面数:7
    • 分类数:5
    • 标签数:360
    • 评论数:3876
    • 总字数:345662
    • 建站时间:2006-12-1
    • 最近更新:2017-9-6 3:17pm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